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7章 第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章

    果然,顾青竹话音落下,在门外等候了近半个时辰的人们无一脸上不现出惊喜的神色。

    大小姐也太大方了,刚回来就每人赏赐二两银子。要知道,府里主子身边的一等丫鬟的月钱也不过就八百纹,二两银子得是一个一等丫鬟三个月的月钱啊。若是以每月只有一两百纹的门房和杂役,那就是一年多的月钱啊。

    他们今日出来迎接大小姐可真是来对了。

    这边下人们交头接耳,一个个眉飞色舞,喜笑颜开,就连王嫂子带领的那一队丫鬟都忍不住雀跃,被王嫂子一记眼刀扫过去才低下头,不再说话。

    秦氏从马车上下来,正好听见顾青竹的话,每人二两银,今日出门迎接她的有一百多人啊,为了今天这阵仗,秦氏在府里交代了好些天,才全都把人给通知聚集起来,为的就是想给顾青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知道,伯府如今是谁当家,可谁会想到,顾青竹一来就是一记反杀。

    这下别说让下人们对她产生意见了,只怕今后府里上上下下,看见这位大小姐都要感恩戴德了。

    一出手就是几百两银子,回想自己这一年来抠抠缩缩的样子,秦氏就恨得牙痒痒,这位大小姐好大的手笔。

    顾青竹走在早已从她记忆里淡去的忠平伯府回廊之上,她已经有足足二十多年没回来了吧,自从嫁去了武安侯府,除了三日回门那天她一个人回来坐了片刻,那之后基本就没回来过吧。

    顾家有事是直接找到武安侯府去的,她看心情,愿意帮的才帮那么一下两下,不愿意帮的连搭理都不搭理,没想到因果循环,如今她又回到了起点。

    伯府的院子中规中矩,不是很大,但基本上能保证一人一座小院子,区别是有的带花园,有的不带。

    顾青竹的院子叫‘琼华’,与主院右后侧假山林的水榭并排,琼华院是当年沈氏花重金为她专门建造的两层小楼,因为顾青竹不喜欢潮湿,所以她的闺房在二楼,推开房间南边的窗户,能看见花园,北面的窗户打开,则能看见府外的郁郁葱葱和长安街上的牌楼。

    顾青竹住在琼华院的时候,花园里有不少奇花异草,自然也是沈氏给她搜罗过来的,只是一年不在,有些花草已经枯萎,有些则连花盆儿都给挪了地方,不知道去了哪里。

    红渠好不容易发完了赏赐,嘴里念叨着小姐真大方,都是些强盗之类的话,来了琼华院,见顾青竹正在院子里走动,还没换衣裳,红渠就赶忙小跑过来:

    “小姐,您怎么还没换衣裳,回来后得去老夫人院子里请安呢。”

    琼华院在顾青竹回来之前已经收拾过了,秦氏再怎么恨顾青竹,这些表面文章上面却是不会怠慢的。

    顾青竹的行礼在她之前就送到了房间里,还没收拾,红渠将事先准备好的衣裳取出来,伺候顾青竹换上,房间里有一面比人还高的西洋镜,顾青竹从小十分爱美,沈氏就给她打了这么大一面镜子来,让她进出之时都能时刻注意到仪表。

    之前在庄子里还不觉得怎么样,回了顾家,处处都是沈氏的影子,尽管在顾青竹的印象里,母亲沈氏已经离开二十多年了,可有些东西,有些摆设,乃至于房间里的布局,每一处都是沈氏亲自为爱女布置的,顾青竹又怎会没有触动。

    这个顾家,除了母亲之外,唯一让顾青竹惦记的,也就是祖母陈氏了。

    顾青竹穿着一身素底兰花的衣裙,梳着普通的堕马髻,轻轻便便的往祖母陈氏住的松鹤园去。她爹顾知远虽然是个糊涂的男人,但是对母亲却很孝顺,松鹤园自然是伯府里风景最好,面积最大的院落。有凉亭,假山,池塘,池塘里种着荷花,每到夏季,荷花开了之后,陈氏都会命人做荷花饼给府里人用,那清香的味道,顾青竹至今怀念。

    陈氏的院子里今儿很热闹,二房婶娘宁氏和三房婶娘武氏围着老夫人陈氏坐着说话,顾玉瑶和二房姐姐顾娇凑在一起也有说有笑,五岁的顾宁之跟三房的小少爷在地上追追打打,吵闹的很。

    看见顾青竹的身影出现在门边,大家都看了过来,只见她肤白胜雪,眉目如画,一双眼睛湛黑明亮,清澈见底,五官搭配起来正是标准的美人坯子,尤其是长颈窄肩,四肢修长,每走一步皆有风度。

    顾青竹的仪态那是连宫里出来的礼仪嬷嬷都无可挑剔的,嫁入武安侯府,无论她怎么努力,祈暄就是不喜欢她,顾青竹从自身找原因,特意学了一年多的仪态,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闺秀的风范。

    陈氏似乎有点激动,对顾青竹伸出来的手都有些颤抖:“好孩子,快些起来,让祖母看看你。”陈氏的腿脚不太灵便,平日里都是坐着与人说话的。

    顾青竹走过去,见陈氏的眼眶里含着泪,抽出帕子给她擦拭,全然没有被送去庄子住了一年的怨气,一丝一毫都没有,就这份喜行不于色的隐忍,就足以让那些质疑她的人闭嘴。

    顾玉瑶打量着顾青竹,见她衣着普通却难掩出色的外貌,心中酸楚的厉害,表面上却不得不装作姐妹情深的样子:

    “大姐,你总算回来了,你不在府里这段日子,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顾青竹看着她,微微一笑:“既然想我,怎的不去庄子里瞧瞧我?”

    顾玉瑶心虚的垂下眼睑,不敢再多言,她的模样与秦氏很像,看着都很知书达理,小小年纪就有才名传出,是京中贵女圈中出了名的小才女,上一世嫁的是崇敬侯府嫡次子贺平舟,交往不多,因此不知道夫妻感情如何。

    “如今好了,青竹回来了,姐妹又能相聚了。”三房婶娘武氏替顾玉瑶解了围,大家笑笑,这个话题也就揭过去了。

    外面婆子进来传话,说是大公子和二公子听说大小姐回来了,在老夫人这里,特意过来见面。

    大公子是秦氏所生的庶长子顾衡之,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伯府的嫡长子,地位水涨船高,反而是从前顾青竹的母亲沈氏生的嫡长子顾青学变成了嫡次子。

    家里所有人顾青竹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同胞弟弟,她不能不在乎。

    门外走入两个高瘦少年,左边的是顾衡之,他一身书卷气,文质彬彬,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儒服,气度颇为风雅,在外据说有‘溯玉公子’之称,便是从他举手投足的风仪而来;与他相比,学弟就显得有些吊儿郎当了,穿着一身土色圆领直缀,若非脸生的不错,这颜色的衣裳可真不敢穿,走路略有些躬腰驼背,就算挺直了也站不住多会儿,手上不住有些小动作出来,一会儿摸摸衣角,一会儿抓抓袖子,总之心不在焉的。

    跟陈氏请安,他都敢敷衍了事,更别说对她这个他并不太喜欢的姐姐了,简易问了两句她在庄子里过得如何,便此作罢,主动退到顾衡之身后去了。

    反倒是顾衡之,谦谦君子,对顾青竹嘘寒问暖,尽显大哥风范。与他相比,学弟表面上几乎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但若比内在的话,顾青竹又觉得顾衡之比不上学弟。

    当年他与一贫家女暗度陈仓,至对方怀孕,后来却转娶了工部侍郎之女为妻,那贫家女受不了这份打击,连夜在顾家门前悬梁自尽了,一尸两命。

    顾青竹回府,除了顾知远没有见着,其他基本上都打了个照面,陈氏留她在松鹤园里吃饭,吃完饭以后,顾青竹才回到琼华院,红渠已经帮她把衣裳之类的常用物品全都收拾摆放出来,先前还有些空的屋子,看着像是填补了一些。

    站在二楼回廊往前看,顾青竹从脖子里抽出一根金链子,金链子的底下有个金坠子,金坠子是把钥匙,沈氏去世之后,把这私库的钥匙交给顾青竹,顾青竹平日里都贴身藏着,吃饭,睡觉,洗澡的时候也不离身。

    红渠抱着一床被褥出来,见顾青竹把金链子掏出来了,赶紧凑过来提醒:

    “小姐,快收起来,这可是夫人留给你的宝贝,可不能被人拿了去。”

    顾青竹把要是重新放入衣襟里,问红渠:“谁会拿?”

    红渠没有说话,用下巴朝下努了努,刚才下面是李嬷嬷提着包袱经过,暗示再明显不过,顾青竹自然明白。

    趁着红渠她们收拾屋子的时候,顾青竹踱步走到内间,有一只一人高的柜子,这也是随顾青竹的行礼一同被抬回来的,是顾氏的私库,之前在庄子里,顾青竹一直没敢打开,现在既然回来了,总算可以打开看看,巩固一下当年的印象。

    柜子被打开,里面确实有不少宝贝,珠宝首饰不用说,银票是论沓算的,全都是五十两小面额,两沓加起来约莫有个三四万两吧,加上珠宝首饰,玉雕金像等物,约莫不超过二十万两的样子,虽然这些和沈氏真正的嫁妆相比不算什么,但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还记得上一世她打开这私库的时候,只看见这些实物东西,三四万两的银票却从未见过,还有珠宝首饰,只有几个刻了母亲名字的东西留在库里,其他全都不见了,至于拜谁所赐,顾青竹现在心里门儿清的很。

    第二天一早,顾青竹就让红渠拎着个食盒,去了顾青学所在的‘安常院’。顾青学还没起床,问了他的丫鬟,说是昨晚玩蟋蟀玩的太晚,刚刚睡下没多久,顾青竹没把他喊醒,留下食盒就离开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说一百句都不如学弟自己亲身经历一回来的有说服力,所以这一世,顾青竹打算换种管他的方法,少一点参与,多一点放纵,早晚学弟会明白谁亲谁疏。

    作者有话要说:  回府啦~~~~

    ps:这章继续发红包,截止到明天十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