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3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9章

    总的来说, 安国公府里出的这件事, 倒也没有继续闹大,因为那几个少年后来主动承认了, 说是因为他们喝酒了,在戏台前放肆,巴着栏杆拼命摇晃,才导致今次事件发生,宾客们也都将这当成一场意外,私下里议论更多的还是有人受伤, 然后一个姑娘上前给人救治的事情。小说

    陈氏从大陈氏那里出来,就听吴嬷嬷来回禀了,陈氏没想到今儿这事儿还能跟忠平伯府扯上关系。

    “受伤的是哪家的小子?”陈氏拧眉问道。

    “据说是陆大人家的, 首辅大臣家的嫡长孙。”吴嬷嬷压低了声音禀告。

    陈氏眯起了眼:“怎么是……那青竹可把人治坏了?”

    吴嬷嬷不确定的摇头:“这个没听说, 奴婢只听说小姐当众把陆小公子的裤子给割了。伤着腿了。”

    “什么!”

    陈氏震怒。心血一下就上头了,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呢。就算学了几日医术, 可先不说那三脚猫能不能治得了陆小公子,她当众割了一个外男的裤子, 单这点而言,今后流言涌起来, 就够她喝一壶的。

    怎么能这么糊涂呢。

    “伯爷那里知道了吗?”陈氏现在关心的是这个。

    吴嬷嬷想了想:“老夫人,这事儿奴婢都知道了, 伯爷哪有不知道的道理。就算伯爷身边没人多嘴,可府里不还有个……夫人在嘛,夫人能放这事儿在肚子里不说?”

    陈氏也觉得不可能, 自从上回沈家来讨嫁妆的事情之后,秦氏对青竹恨之入骨,这回青竹犯了错,秦氏怎么可能放过她。

    “派人去伯爷身边盯着点,喊了青竹,咱们就先回吧。”

    陈氏对吴嬷嬷吩咐之后,再次转身去了大陈氏的院儿,她要早走,还得跟寿星说一声才行,原不该如此,奈何家里要出事儿。

    大陈氏心里也烦着,听陈氏说了事儿,便不留她,让她早些回去,叮嘱着要把青竹看顾好,万不能让那个妾算计了去。

    陈氏出来,吴嬷嬷喘气跑来:“老夫人,伯爷和夫人,还有公子小姐们全都已经回去了,跟国公招呼一声就走了,走的挺急的,只留老刘他们几个在外候着您。”

    心念一转,陈氏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定是秦氏以此为由,在伯爷面前告了青竹一状,伯爷糊涂,又对青竹怀恨在心,哪里有不处置的道理,急急忙忙的回去,都没来跟她说一声,摆明了不想让她早回去干涉。

    “快回去。”

    那边陈氏从国公府赶回来,这边青竹已经被带回顾家。

    厅里,顾知远怒不可遏的拍桌子,指着顾青竹怒道:“我们顾家的颜面,都让你给丢尽了!你还知道不知道你是个姑娘家,如今传出那样有辱家风的传言,你让我顾家今后怎么做人?”

    顾青竹往嘴角勾着笑的秦氏望去一眼,秦氏挑衅般对她扬眉,顾青竹收回目光,鼻眼观心,并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或者说,她并不想在顾知远面前辩解什么,他由来便是如此,对沈氏及沈氏留下来的孩子哪儿看都不满意,沈氏将顾家打理的有声有色,他看不到,满眼皆是沈氏的市侩,不如他的宠妾有才气。

    连带对沈氏的两个孩子,顾青竹和顾青学都是如此,她们想要获得顾知远的信任和赞赏,必须付出比顾衡之,顾玉瑶他们更多的努力才行,而且要在顾知远面前低眉顺眼,言听计从,这样才能满足顾知远那病态的自尊。

    若是上一世,顾青竹还愿意为自己辩驳两句,只是现在嘛,可没那个兴致了。

    “伯爷消消气,二小姐年纪小,不懂事,做错了也是难免。只是这回确实太鲁莽了,要知道那个受伤的是首辅陆大人家的嫡长孙陆小公子,寻常人遇到这种事,躲避还来不及,二小姐倒好,上赶着去露脸,殊不知这样的脸是她可以露的吗?若是陆小公子因此而有个好歹,陆家又怎么可能放过我们呢,回头陆大人把这笔帐记到伯爷您头上,那伯爷您不就太冤枉了。”

    秦氏是挑起事端的一把好手,几句话的功夫就切中顾知远的要点,她知道顾知远软肋在哪里,也明白他最在乎的是什么。

    顾知远最重礼教,上下尊卑看的极为重要,平日里就算遇到个比他大半级的,也会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行礼,如果顾青竹只是自己作风有问题,顶多让顾知远骂一顿,不会怎么着,可这回顾青竹惹上的是首辅大人家的小公子,秦氏故意把事情往严重了说,就是要让顾知远下狠心惩治。

    果然顾知远听后,瞬间就爆炸了,拿了墙上挂的家法就要对顾青竹动手,顾青学拦在顾青竹面前,主动给认错:“爹,姐姐知道错了,您别打她。”

    顾玉瑶从旁点火:“知道错什么呀?知道错她还会给家里惹祸吗?”

    顾青学怒目瞪她,顾玉瑶看着他们这样,只觉得解气极了,顾青学还想在说什么,被顾青竹拉到旁边,顾青竹迎着顾知远的家法上前,冷哼嘲讽道:

    “我没做错,我是个大夫,救人治病是应该的,至于有没有给顾家招祸,就凭她们三言两语能下结论吗?爹,我真是要劝你一句,人可以没本事,但不能是非不分,披着一层羊羔的皮就能掩盖她是狐狸的事实吗?”

    顾青竹这番话一骂就骂了两个,说顾知远没本事的同时,又说秦氏是狐狸。

    把两个人都得罪了,顾知远气的鼻孔几乎都要冒烟了,秦氏也是恨得咬牙切齿,顾青竹继续厉声道:

    “爹你想想清楚再打不迟!她们要你打我存的是什么心?我娘的嫁妆我刚要回来,要你失手把我给打死了,知道的说你教训孩子做人,不知道该说你谋财害命了。到时候外人该怎么说你?你一直说,新夫人是个读书人,知书达理,可她遇到这事儿不是先顾及的顾家颜面,而是巴不得将事情闹大,她只想看到你教训我,却不想要顾家好。这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人会做的事儿吗?”

    顾知远有些犹豫,往旁边秦氏看了一眼,手里的家法捏了又捏,最终还是扔到地上:“把她给我关到柴房去。不许送饭,不许送水,饿她个三天三夜再说!”

    说完这话,顾知远就怒极去了内间。顾青竹与秦氏对望一眼后,便转身出去。

    顾玉瑶拉住秦氏的胳膊,兴奋的一阵猛晃,被秦氏瞪了一眼才消停下去。

    顾青学跟着顾青竹到了柴房,等房门上锁之后,才小声对顾青竹道:“姐,你明知道是那个女人挑唆的,你干嘛还跟爹硬顶,这不是自讨苦吃嘛。这下可怎么办?不过你放心,待会儿我就给你送吃的来,我看谁敢拦我。”

    站在栅栏门后的顾青竹颇为感动,笑道:“你有这份心,姐姐就知足了,从前我想与你说道理,可又怕你听不进去,现在你自己看见了,今后得掂量着,不能再冲动了,该学的学,该做的做,爹那里咱们是依靠不上的,得自己上进才行。”

    顾青学抓住顾青竹的手:“我知道了姐姐,我从前糊涂,今后不会了。”顿了顿又问:“可如今咱们该怎么办,真的要在柴房里待三天啊?”

    顾青竹勾唇一笑:“放心吧,过不了夜的,等祖母回来就成了。”

    顾青竹一语点醒梦中人,顾青学明白过来,一击掌:“对啊,还有祖母呢。瞧我这脑子,一着急就什么都给忘了,祖母断不会不管的。”

    在门边找了一处稍微干净些的地方坐下,让顾青学回去,他却不肯,非要留下来陪她,顾青竹拗不过,从栅栏门里伸出一只手,与顾青学握住,看着醒悟过来的弟弟,顾青竹心中别提多欣慰了,上一世他开窍较晚,办了不少糊涂事,这一世定能有个不同的未来。

    姐弟俩依靠着们并肩而坐,顾青学与顾青竹说着小时候的事儿,有些顾青竹能记得,有些就记不得了,但不管怎么说,今天虽然有些狼狈和意外,却能让姐弟俩敞开心扉,怎么说都是值得的。

    陈氏回府,听说顾青竹给关进了柴房,当即就把顾知远给喊了过来,让顾知远放人,可顾知远被秦氏一番洗脑,根本听不进去,一个劲儿的咬定了顾青竹丢了顾家的脸,要给顾家招惹灾祸。

    “娘,这事儿您就别管了,儿子自有分寸。”

    陈氏气急:“你有什么分寸?还不是听信了你那个新夫人的话?她的话是片面之词,做人不可偏听偏信,你读书读书,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两人正发生争吵,门房老刘就过来回禀了:“老夫人,伯爷,外头有陆家的人找来了。要见伯爷和老夫人呢。”

    顾知远一听,立刻弹起身来:“娘,您看看,我说什么来着?陆家这就来找茬儿了。”

    陈氏眉头蹙起,对外老刘问道:“陆家什么人来了,他们可有说来干什么的?”

    “回老夫人,陆家的老管家来的,拿了好些个谢礼,说是要谢谢二姑娘的救命之恩。”院子里头回事的老刘如是说。

    顾知远急的团团转:“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这……等等,你说什么?陆家是拿着谢礼来的?”声音中透着极度不敢相信。

    作者有话要说:  再来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