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5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3章

    李茂贞带着顾青竹入内, 房里的床铺上躺着个人,被绳子困住了身体,在床上游, 顾青竹看了一眼就停住脚步, 李茂贞把药箱放在桌子上,也觉得有些尴尬,来到顾青竹身旁, 说道:

    “中了香, 世子用水泼过他,没用。不知道是什么香。”

    祁暄和贺绍景也跟着进门,贺绍景委实尴尬:“那个……这种地方实在不该你来,我送你出去吧。”

    祁暄拦着:“别呀, 好不容易请来的。”

    贺绍景凑到祁暄面前拧眉:“这不胡闹嘛,你知道她是什么人,来这种地方若是被人知道了, 于她名声可没好处。”

    没好处就没好处。祁暄在心里说, 面上还不能流露。

    倒是顾青竹最为从容, 在房间里回顾一圈,目光落在案上的香炉里,走过去看了看, 香已然燃尽, 用旁边挑香的勺子挖出一些放在掌心,送到鼻端轻嗅,两指捏起一小撮揉了揉, 残渣再闻一闻,便抽出帕子擦手了。

    看来一眼床上那人,顾青竹对李茂贞道:

    “黄柏一两,玄参八钱,牡丹皮九钱,知母十二钱,加生地黄,用热水泡,一刻钟就能解毒。”

    李茂贞听着药名儿一头雾水,顾青竹从药箱里拿出纸笔,把药方写了下来,递给李茂贞,在拿出针灸袋,抽出两根银针,来到床边,对着那人的两个穴道扎下去,不断游动的身体终于缓和下来。

    顾青竹施针结束,东西收好就要走。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走了。”

    祁暄立刻应声:“我送你。”

    顾青竹背起药箱,头也不回:“不必。”

    床上的陆思明渐渐转醒,看见祁暄就拉着他不放了,祁暄想跟着顾青竹出去,却没办法,贺绍景见状直接追上去,顾青竹正要上马车,被贺绍景喊住了。

    “顾公子留步。”

    顾青竹将药箱放在车踏板上,回身对上贺绍景:“还有事?”

    贺绍景见她面若寒霜,看得出来她是在生气,无奈摊手,二话不说,直接道歉:“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幼清会直接去找你。让你踏足这种地方,委实过分。”

    顾青竹看着他,知道贺绍景误会了。以为祁暄是因为他才去找她的。

    “无妨。既然选择做大夫,就不会挑地方和挑人医治,贺世子无需介怀。若没有其他事情,告辞了。”

    贺绍景见她态度果决,神情清冷,五官秀美动人,一袭男装穿着似乎不辨雌雄,却别添一番英气,满身的傲骨,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像青竹,宁折不弯。

    这样特立独行的女子,他以前从未见过:“等等。那个……这回你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想谢谢你,不知道顾公子喜欢些什么?”

    顾青竹看了一眼天香楼的匾额,当然知道今天祁暄和他一同再此是在办事,他们办什么事,顾青竹一点都不想知道,也不想有牵连。

    “大夫救人,天经地义,要谢也该是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谢我,与贺世子又有什么相干。对了,等你们那位朋友醒来,你们得告诉他,这种香太霸道,若不想损及元气,今后还是少用为妙。不仅是他,你们亦然。”

    贺绍景一愣,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顾青竹指的是什么,下意识的解释:

    “哦,不是。我,我没来这儿,就是来这里办点事情,里面的人被关了,我和幼清是来救他们的,我们没……哎呀,反正就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青竹见他这样,忽的浅笑:“你不用跟我解释。你们来与不来,跟我没多大关系,就是提醒你们一下。”

    说完这个,便不管贺绍景,径直爬上马车,绝尘而去。

    贺绍景看着那马车,无奈笑了,真是越解释越乱,心里也是纳闷,自己干嘛非得跟她解释呢。

    祁暄从里面追出来,正好看见马车疾驰而去,贺绍景回身,想起了正事:

    “这事儿你真不该把她牵扯进来,原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再说了,她一个姑娘家来这种地方也不合适。”

    祁暄收回投在马车上的目光,看向贺绍景,勾唇说道:

    “正因为不光彩,所以才去找她。不说这个了,我跟陆三是朋友,陆家那边我去交代,徐家,褚家还有那些贡生们,都交给你了。”

    祁暄说完,里面李茂贞就扶着憔悴的陆昌明出来,把他搀扶上了马车,祁暄也翻身上马,干脆利落的离开了天香院。

    贺绍景站在门外看着祁暄他们离去,心里有些纳闷,祁暄无缘无故的给他卖了这么大一个人情,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动用这么大的阵仗,果真只是为了救陆昌明一个人吗?

    徐家和褚家,虽说都与崇敬侯府沾着姻亲,但平日里并不往来,祁暄发现了这桩事情,有人要拿京中文臣府邸开涮,绑了这些纨绔子弟,在天香楼里过夜,使了香,让他们放浪形骸,然后第二天,也就是今天让京兆府直接带兵来抄,如果这件事情真被对方做成功了,那朝中文臣府邸定然有很大的冲击,至少在明面上就站不住理儿。

    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救了这些纨绔子弟,并且将他们安然送回家中,粉碎幕后之人的险恶用心,可想而知,各府将会对他多感谢,祁暄又怎会让贺家来做这个好人呢。

    难道真如他所言那般,贺家是文臣府邸,武安侯府是武臣府邸,平日里文武大臣皆对立,他去做这个好人,兴许有些迂腐的老大人还不会愿意接受,所以祁暄就喊了贺绍景,送了他这份大大的人情,他救人之后,让贺绍景把这些文臣子弟送回去,解释缘由的同时,也让那些府邸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

    这道理听起来逻辑没问题,实际上有么有问题,贺绍景现在还不敢确认,但如果祁暄真的有心送他这么一大人情的话,那绝对是很够意思的。

    对于现在的贺家而言,实在太需要这份人情了。

    崇敬侯府已经有两辈儿人没有在朝中担任实际职务,全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位置,士人有才,抱团着更甚,每一朝恩科出来,上头有实权的文臣们都会亲自挑选自己的班子,外人很少能插进去,贺家虽说是文臣,可到底不是清贵,文臣有所排斥,但如果,贺家此时站出来,帮了这么多户人家的忙,那今后就算是还人情,他们也该接受贺家了。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大到让贺绍景都不愿深思,不管祁暄是真情假意,这件事情对贺家而言,似乎百益而无一害,就算将来祁暄想明白了反悔,那些人情也已经被贺绍景给送出去了。

    思及此,贺绍景便哼笑一声,转身进了天香楼中,准备好好的部署一番。

    顾青竹坐在回仁恩堂的马车上,脑中不自然的去想祁暄和贺绍景在天香楼里做什么,看样子,真是他们的朋友被人算计了,可若只是一个朋友被算计,又怎会清理了整条烟柳巷呢?

    而且若是从前祁暄和贺绍景在一起,顾青竹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毕竟他们年少一起长大,反目之前,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但是现在不一样,祁暄回来了,他不可能忘记贺绍景从前对武安侯府做的事情,既然记得,又怎么会继续跟贺绍景混在一起,并且看起来还像是合作在做什么事情。

    今天让她解毒的那个是祁暄的朋友,顾青竹一时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不过看样子,那人是被算计了,并不是自己情愿留在天香楼的,能够让祁暄和贺绍景一起出动救人,可见那人也是官宦子弟,祁暄做的隐秘,周围满是护卫,说明他不愿让别人知道。

    到底有什么事情是祁暄必须和贺绍景必须在一起联手做的?

    顾青竹想不明白。

    马车停在仁恩堂门口,红渠站在门边急急的等,见了马车,赶忙迎上前来:“公子,你可算回来了。我正担心呢。”

    顾青竹回身将药箱交给了红渠,对赶车的车夫道了声谢,便入了仁恩堂,昀生和良甫也迎上来:“去了这么会儿,可是有什么疑难杂症?”

    顾青竹脑中在想事情闻言摇头:“没什么疑难杂症。一个男人中了春香,我给他解毒去了。”

    此言一出,红渠和昀生他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抽气,将顾青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只见他们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顾青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干咳一声,左右观看两眼,医馆里也没人在等着医治,顾青竹交代两声后,就去了后面的小宅。红渠和昀生他们一直盯着顾青竹的背影,昀生不由自主的对红渠竖起了个大拇哥:

    “红渠,你家公子,真是这个!”

    帮男人解春香的毒,若他自己真的是个男人也就罢了,偏偏他们都知道她是个姑娘家。姑娘家的话,就够惊世骇俗了。

    红渠难为情的笑了笑,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顾青竹去了后院,看不进书,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脑中还在疑惑,到底祁暄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是不是想给贺绍景挖个什么坑,然后把贺绍景给除了?毕竟上一世两人间的恩怨,可不是一笔两笔可以说的清的。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在打什么歪脑筋?嘿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