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5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6章

    祁暄从亭子那头直接走到顾青竹身后,眼里容不下其他, 周围顾家兄妹惊讶的看着他, 都忘记了行礼。

    顾青学下意识拉扯了一下顾青竹的衣袖,顾青竹才发现身后站了个人, 回身看向他, 祁暄还没开口,顾青竹就蹙起了眉头。

    真是冤家路窄,这人又想干嘛?

    “上回多亏你帮忙,我的朋友已经好了, 托我谢谢你。”

    祁暄语调真诚, 外人看来真的像是碰巧遇见来道谢的样子。

    顾玉瑶和顾衡之对视一眼, 顾衡之眼中疑惑,仿佛在问顾玉瑶她什么时候认识武安侯世子的?顾玉瑶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并不知晓。

    顾青竹没有说话, 只是盯着祁暄看着, 顾青学见她没反应,赶忙上前对祁暄拱手回道:

    “我姐姐不善言辞,世子不必客气。”

    自从上回顾青竹把陆家小公子的腿伤治好, 陆家的管家亲自携礼上门道谢,顾青学就明白自家姐姐有真本事,所以现在,他虽不知姐姐之前帮过武安侯世子什么忙,但人家来道谢,总不能像姐姐似的瞪着人家吧。

    祁暄往顾青学看去, 微微一愣,因为他对顾青学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不修边幅的胖胖掌柜的印象上,上一世顾青学没入官场,守着几家铺子当掌柜,看起来没什么本事和血性的样子,混混度日,可有一回,正是那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顾青学在一家酒楼外堵他,趁他醉酒脚步虚浮之时,上来连揍他两拳,把祁暄的醉意立马给打醒了。

    祁暄的护卫将顾青学擒住,顾青学被护卫打掉了两颗牙,满嘴的血,却还不忘对祁暄咆哮:你混蛋!祁暄你就是个挨千刀的混蛋!

    那时祁暄刚把秦氏送的两个妾收房。

    这件事情,青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她一直以为自己弟弟和她离心离德,从不亲近,但也只有这弟弟,愿意为她出面讨公道,即便明知自己与对方实力悬殊,也无所畏惧。

    就冲着这小子对青竹的姐弟情谊,祁暄都要对他另眼相看,更别提他和青竹被贬离京城之时,正是这弟弟,给了一件缝满银票的衣裳,让他和青竹在漠北的日子不至于过的太凄惨。

    “你是……顾二小姐的弟弟?叫什么名字?”

    祁暄将顾青学上下打量,如是问道。

    顾青学受宠若惊,没想到武安侯世子竟会主动问他姓名,赶忙笑答:“是,我叫顾青学,世子有礼。”

    祁暄满意的看着这个小舅哥,很满意他对自己的态度,连连点头,言笑晏晏:

    “顾、青、学。我记住了。将来有机会……”

    话还没说完,就见顾青竹伸手将顾青学拉到身后,像只护犊子的羊妈妈般,拧眉对祁暄冷道:

    “舍弟天资愚笨,不劳世子记。”

    顾青学没想到姐姐会说这个,在后面拉她衣袖,被顾青竹冷冷的瞪了一下才老实。

    旁边的顾衡之和顾玉瑶也觉得顾青竹实在太无礼了,人家世子也就是说句客套话,她还当真了,上纲上线,把自己当个人物。

    顾衡之眼看顾青竹这般无礼,好不容易当面能和武安侯世子说上话,就算不能获得世子青眼相看,但也不可把关系闹僵,上前一步,拱手从容道:

    “世子,我二妹心直口快,您千万别与她一般见识。”

    祁暄往顾衡之看了一眼:“你是……”

    “在下顾衡之,是忠平伯府嫡长子,给世子请安。”顾衡之也很意外,武安侯世子竟也开口问他了,不管怎么样,能在武安侯世子面前混个脸熟,将来他在与身边那些朋友说话时,都能有点底气。

    “我怎么记得忠平伯长子是庶出。”祁暄慢悠悠的开口,说了一句让现场都有些尴尬的话。

    顾衡之脸色微变,贺平舟听见了,对祁暄轻声解释:“世子有所不知,这位顾大公子从前是庶出没错,不过去年他的生母便做了忠平伯的继室,故确是嫡长不错。”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不过院子里安静,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就是了。

    顾衡之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心为武安侯世子解围,却被他当面用这样的方式奚落,半点颜面都不给,偏偏贺平舟也不懂事儿,非要当众提起他的身世,看着虽是在替他解释,却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祁暄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哦’了一声。

    贺平舟也察觉气氛不对,呵呵干笑:“那个……这冰山也看过了,要不我再带你们去别处逛逛吧,崇敬侯府还有不少妙处呢。”

    顾家兄妹巴不得赶紧离开,闻言应声,顾青学转身对祁暄恭谨一礼,被顾青竹拉着就走,差点一个踉跄摔下来,想说说姐姐,今天态度不对,却想着在被人家里,还是少说两句,姐弟俩有话,回府再说不迟。

    祁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亭子里,魁梧的周六爷捻须一笑:“贺世子觉不觉得一向稳重的祁世子,在顾家小姐面前似乎有点不同?莫非他……”

    贺绍景没有说话,他当然看出来祁暄对顾二小姐的不同,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便默不作声的喝茶。

    祁暄目送人离开之后,回到亭子里,见周六爷指着他发笑,祁暄嘿嘿一笑,拱手道:“让六爷见笑了。”

    周六爷是个四十多的汉子,孔武有力,穿着一身劲装,手指关节粗大,一看就是个武夫。

    “年轻就是好,看到你们,让我想起年轻时跟我婆娘认识的时候,可惜她福薄,没跟着我过上几天好日子就撒手人寰了。留下我一个孤家寡人,也是寂寞啊。”

    周六爷的话让祁暄垂下眼睑,心里感同身受。

    贺绍景给祁暄续杯茶,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感觉幼清你对顾家二小姐特别关注呢?”

    祁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我关注她,你不开心了?”

    贺绍景一愣,随即摇头:“幼清说的什么话,寻我开心也就罢了,可别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说完这些,贺绍景也拿起杯子,从容淡定的喝茶。

    “答非所问,我问你是不是不开心了?”祁暄放下杯子,目光凝视贺绍景,给他精神施压,让他避无可避。

    贺绍景眸光一动,放下杯子,轻甩衣袖,笑答:“你关注她,我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是作为朋友提醒你一句,那姑娘不像是个宜家宜室的人,武安侯府的门庭,约莫她是攀不上的。”

    祁暄听着他当面胡诌,不动声色:“攀不上我武安侯府的门庭,那攀得上你崇敬侯府的门庭吗?”

    这小子两面三刀的厉害,原来年轻的时候就这样,他上一世居然傻不愣登的被他骗了那么长时间,以至于后来付出了惨痛代价,青竹太出色,引得别人惦记,可这惦记的人,背后却妄加非议她,足见人品。

    贺绍景见祁暄这针锋相对的样子,周六爷笑眯眯的瞧着他们,一副看戏的姿态,多少有些不自然,干咳一声:“幼清,咱们言归正传吧。”

    祁暄却不依不饶:“你得回答我的问题,咱们才能继续聊下去啊。”

    贺绍景觉得今天的祁暄有些无理取闹,目光灼灼盯着他,不知打的什么主意,难道是试探?试探他对顾二的意思?

    好整以暇的回道:

    “你的问题,没法准确回答,但只有一句,她那样的身份和做派,攀不上咱们这样的门第。”

    如果祁暄是试探他,那贺绍景这么说了,想必祁暄也该明白他的意思,若不是试探,他这么说也没什么影响,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忠平伯在他父亲面前,费尽了这么多年的老脸,才把顾三硬塞给了二弟,那还是因为二弟不用袭爵,而顾三又性情温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比一般闺秀都要来的知书达理,父亲才勉强同意。

    至于顾二嘛。贺绍景也曾在脑中想过,将来有没有可能娶她为妻,但只一瞬间,这个念头就被赶出了脑子。

    贺绍景说完之后,对祁暄摊手:“我回答了,咱们可以继续了吧?”

    祁暄哼笑一声;“可以。当然可以。不过,我先前想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剩下的就是你和六爷的事儿,我代表武安侯府,你代表崇敬侯府,六爷代表北阳侯府,咱们三家只要联手,放眼整个京城,自然所向披靡。”

    贺绍景和周六爷听了祁暄的话,都未曾开口,祁暄站起身来,两手撑在桌沿上,对两人说道:

    “既然我说完了,那您二位继续,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语毕,转身即走,贺绍景想拦都没拦住,只好作罢,给周六爷添茶:

    “幼清这个人素来我行我素,眼高于顶,周六爷莫要见怪,咱们两个谈也是一样。”

    祁暄走后,周六爷倒有些意兴阑珊:“咱们两个怎么谈,说句实在话,北阳侯府位处西北,当初我家侯爷为朝中文臣所伤,愤然离京,如今既然收了诏令,下半年得回京述职,这京中还得仰仗两位世子帮衬,但说到底,崇敬侯府亦是文臣,没有半点兵力,将来若想在京城做点什么,只怕还得依仗武安侯府吧。”

    周六爷说的直白,就差指着贺绍景的鼻子说,你们崇敬侯府比不上武安侯府,商量事情的话,武安侯府不在,那就连商量的意义都没有了。

    贺绍景不动声色,敛眸喝茶,一只手指在桌面轻敲,气定神闲的扬起一抹好脾气的笑。

    作者有话要说:  哟哟哟,正面对上了。

    小剧场:

    渣男一号:哼哼哼,有些人就是渣男一个,我说的没错吧。

    渣男二号:若论渣,我甘拜下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