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5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8章

    祁暄逃走之后,顾青竹起身将自己先前挣扎时被揉皱的衣服, 坐在栏杆凳上纳闷祁暄怎么会突然流鼻血,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前襟,似乎有所觉悟, 可脑中怎么也不敢相信, 祁暄会因为她这身材而……

    心中五味陈杂,湖面上吹来一阵微风,让顾青竹稍微清醒一些,呼出一口气, 勒令自己不去想那些事儿。

    湖心亭的路口传来脚步声, 顾青竹立刻回头, 戒备的看过去,生怕祁暄去而复返, 假山后走出一个婢女, 拿着茶水来到亭子里, 对顾青竹福身行礼之后,便将茶水放在石桌上,再次行礼要走, 顾青竹看着那茶水,蹙眉喊住她:

    “等等。这茶谁让你送来的?”

    那婢女一愣,赶忙低头回答:“回姑娘的话,是武安侯世子吩咐的。”

    顾青竹心上一紧:“他怎么吩咐的?你一直在?”

    这湖心亭虽两径相通,但往那头皆为矮树,藏不了人, 只有这边入口处的假山后可以藏人,顾青竹就怕先前那些被人看了去。

    “不是的,姑娘,奴婢是南边园子里伺候的,武安侯世子经过那里,像是要离府,急匆匆的都走过去了,还折返回来,让奴婢给湖心亭的顾小姐送一壶茶水来。许是这边园子里伺候的两个婢女去前院支应了,招呼不周,还望顾小姐见谅。”

    世家侯府,公府里的丫鬟,只要主家稍微讲究,都是要经过训练的,待客之道相当周全,尽量让客人宾至如归。

    顾青竹听了丫鬟的话后,心下稍定,点头让她下去,祁暄先前敢那样放肆,可见是做了准备的。但饶是如此,顾青竹依旧难以释怀。

    气鼓鼓的将一杯茶一饮而尽。

    贺平舟带着顾玉瑶他们游湖回来,艄公下了锚,船停靠岸边,顾青学对顾青竹挥手,顾青竹过去,就听顾玉瑶高兴的夸赞府里有这样大的湖泊特别好。

    几人正相约下面去哪里玩儿,便有一个小厮过来传话,说是侯爷让在饭厅摆了饭,请公子,小姐们前往。

    顾青学问顾青竹一个人在亭子里是不是无聊,顾青竹瞪了他一眼,他就不敢再问了,心中暗自反省,自己确实不太应该把姐姐一个人留在岸上,早知道留下陪她了。

    崇敬侯府一日游,在下午申时结束,崇敬侯贺荣章与侯夫人段氏亲自送他们出门,两家互相道别,并象征性的邀请崇敬侯夫妇去忠平伯府做客。

    在马车上,顾青学被顾知远叫到前面一辆马车上说话,顾玉瑶便换到后面的马车里,与顾青竹一起,顾玉瑶不是看向蔫蔫儿的顾青竹,心里得意极了,觉得今天崇敬侯府一行简直太爽了,既见识了将来她要生活的地方,又让顾青竹看到了差距,有崇敬侯府这样的珠玉在前,将来她若挑的相公门第不高,心中定不舒服,顾玉瑶就是想看顾青竹不舒服的样子。

    顾青竹心情不好,被祁暄那样轻薄了,最关键是他力气太大,直到现在,胸口还臌胀的疼,回到伯府以后,顾玉瑶兴致不减,又拉着秦氏出门逛街去,听她的意思,是想去选一选布料之类的婚嫁物品。

    顾青学看着那母女俩离开的马车,嘀咕一句:“还有一年多呢,她急什么?”

    对上顾青竹的警告目光,顾青学才闭嘴,见她捂着胸口,神色不善,顾青学凑上前问:“姐,你今儿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她嫁的好?其实没必要!二公子虽然和气,但在我看来,性情未必好,看着对人热情,可言语行为多有轻浮。”

    顾青学送顾青竹回琼华院,在路上觉得自家姐姐的情绪有些不对,特意压低了声音和她这般说道。

    顾青竹往顾青学看去,对上他故作了然的目光,伸手挽住顾青竹的胳膊,煞有其事的继续说道:

    “没骗你,你没上船,所以没看见,二公子在船上,但凡有跟玉瑶姐身体接触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亏得我和大哥还在船上呢。”

    对于顾青学的‘安慰’,顾青竹觉得有些无语,虽然有些词不达意,但顾青竹听了心里还是暖的,至少这说明了,学弟现在是真的向着她的。

    顾青学把顾青竹送到了琼华院,见姐姐心情还未好转,也不知道再说点什么了,只得叮嘱她好生休息。

    顾青竹回到房间里,让红渠帮着换衣裳,衣服解开之后,顾青竹自己都没注意,还是红渠看见了问的:“小姐,您这儿怎么了?像是有点青呢。”

    红渠指着顾青竹腋下肚兜遮蔽不到的地方问,顾青竹抬起胳膊看去,果然有一块青的露出来,她背过身子,将肚兜稍稍拉开,小肉包的一侧,果然青了一大块,可见祁暄那家伙有多用力。本来这段日子,她身体在跟着发育,胸前涨涨的,他倒好,勒那么紧。

    “是撞哪儿了吗?这地方也没法找大夫看。”红渠拿了一套干净的内衫过来,嘴里嘀咕着。

    顾青竹接过内衫,躲到屏风后面换去了,边换边说:“先前脚滑撞到假山上了,我就是大夫,不碍事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把祁暄给埋怨到死。

    是夜。

    武安侯府沧澜居的后院竹林里,祁暄已经耍了六套拳,两套剑法,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仍旧没有想歇的意思,李茂贞来劝,非但没有效果,还给祁暄拉着当陪练,给摔了个腰酸腿疼。

    祁暄衣襟敞开,大汗淋漓,跑去浴池冲了个凉水澡,拿了一把兵书,早早躺到床上休息去了。

    可兵书越看越没意思,满脑子青竹在对他笑,满脑子都是他们那些为数不多的亲密接触,越想越烦躁,摔了兵书从床上坐起来。

    顾青竹睡觉前,觉得胸口涨的难受,深呼吸一口气,干脆把肚兜给解了睡觉,小肉包正在长身体,这两年约莫都会有些涨,看见边侧的那一抹青,顾青竹又想起白日里祁暄的混账,将被子盖过头顶,气呼呼的睡去。

    做了一个很累很累的梦,梦里面她被人追杀,一直在跑,跑几步就摔,跑几步就摔,摔到后来都已经累得爬不起来了。

    早上难得睡晚,还是红渠进来喊她才缓缓转醒,捏着被角挡住胸口,顾青竹一边揉眼睛,一边问红渠什么时辰,红渠告诉她之后,顾青竹都吓一跳,慌忙伸手到枕头底下摸肚兜,昨晚为了轻松些,她将肚兜脱了睡觉的,可是在枕头底下摸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找到。

    红渠拿着干净的衣裳过来,要伺候她换衣,见顾青竹在找什么东西,赶忙问道:“小姐找什么呢?”

    “找肚兜啊。”顾青竹疑惑的回答。

    红渠也帮着她找了一圈,没有发现,问顾青竹:“昨儿晚上小姐穿了吗?”

    顾青竹摇头,红渠想了想便明白了。

    “昨儿我进来拿小姐的衣裳去洗房,莫不是给我卷走了吧。我重新给小姐拿一件吧。”

    顾青竹迷迷糊糊的,明明她是睡下以后才解的肚兜,难道她睡着了,红渠进来拿衣裳的?不过也就只有这个解释了,要不然她肚兜能去哪儿呢?

    穿上红渠给拿来的另一件,顾青竹起床洗漱过后,连早饭都没吃就去仁恩堂了。

    最近仁恩堂里没什么事,有些小毛小病,良甫和昀生都能看,更多的是抓药,这顾青竹也帮不上忙,没病人的时候,顾青竹就在后面小宅里看看医书,研制研制跌打损伤的药膏。

    顾青竹正用脚踩药槽,就见面前人影一闪,怀里落下一样东西,慌忙接住,抬头就看见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到自己的秋千上了。

    祁暄坐着顾青竹的秋千,两手抓着绳索,对顾青竹挑眉一笑:“我在对面等你好久,这么晚来,肯定没吃早饭吧?”

    顾青竹看见他就头疼,手里是个还很热乎的纸包,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五香斋的酱肉,鼎丰楼的三鲜包子,都是刚出炉的,快吃。”祁暄腿长,顾青竹的秋千他根本荡不起来。

    顾青竹合上纸包,抬起手就要扔掉,祁暄老神在在的追加一句:“你要扔了,我可是要喊人的。”

    赤果果的威胁让顾青竹停止了动作,祁暄无奈从秋千上下来,蹲到顾青竹面前,把油纸包打开,送到顾青竹鼻前:

    “闻闻,太香了。跟我过不去,别跟肚子过不去。你不吃这些,我又不会少块肉,但是你会少啊。是不是?”

    祁暄拿起一只三鲜包子递到顾青竹嘴边,顾青竹瞪着他,就是不张嘴,祁暄只好又来一句:“想我喊人来看,是不是?”

    所有的哄骗方法,都没有这句话来的管用,顾青竹眉头虽然依旧紧蹙,可手已经下意识的把祁暄手里的包子给夺过去,原本是想抗争到底的,可手里包子太热乎,又散发着诱人的肉香,顾青竹肚子里的饿虫被勾了出来。

    吃还是不吃?吃,太没面子,还会让某些人得寸进尺;不吃,简直就是酷刑啊。

    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心里斗争以后,顾青竹还是决定不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量祁暄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在给她吃的东西里下毒。

    顾青竹背对着祁暄,小口小口的吃起了鲜香无比的三鲜包子,祁暄把酱肉也推送到她面前,美滋滋的看着她吃东西的背影,心中很是欣慰。

    多吃点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竹子正在长身体,大家真的不要给她多留言多撒花,让她长得白白胖胖一些吗?看我星星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