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90章 第9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90章

    祁暄回到武安侯府, 门房的人全都愣住,世子什么时候出门的?

    祁暄直接去到主院, 云氏见他进来,面上一喜, 迎上前去:“暄儿,你……”

    话还未问完,祁暄就打断了她:“娘,我要成亲。”

    云氏被这话给噎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成亲?跟, 跟谁啊?”

    “顾青竹。忠平伯府二小姐。”祁暄毫不隐瞒,直接说道。

    云氏愣在当场,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儿子的这个要求, 武安侯祁正阳从外面回来, 看见祁暄站在那儿,夫人云氏却惊愕万分的盯着儿子, 跨进门问道:

    “哟,母子谈心呢?”

    云氏看见祁正阳, 像是看见了救星, 上前抓住祁正阳的胳膊, 悄悄对祁正阳指了指祁暄:“那孩子真魔障了。说要成亲呢。连人名都有。”

    祁正阳对这事儿也很讶然:“成亲?”

    儿子这是病糊涂了, 还是魔障了?前些天病的一塌糊涂,好不容易醒过来, 就士气低迷, 颓废失落, 这看起来才突然好了那么一点点,居然变得更不正常了。

    “今生今世,我非她不娶。我不瞒你们,前阵子之所以病就是因为她拒绝我,我受不了,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要娶她,说什么都要娶,明天准备聘礼,后天去提亲。”

    祁暄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并不是要征得父亲母亲的同意,而是来知会他们一声,让他们知道,他要娶青竹过门的事情。

    说完这些祁暄就要走,被祁正阳给拦住了:“站住,你把话说清楚咯。提什么亲?人我们都没见着,准备什么聘礼?真是越大越胡闹!婚嫁之事岂同儿戏?”

    祁正阳十分讶异,自己的儿子居然是个情种,能说出‘非她不娶’的话来,祁正阳倒是想知道,哪家姑娘有这本事,把他给迷得失了魂儿。

    “我不是胡闹,我现在就进宫请旨。若今生娶不到她,我宁愿去死。”

    祁暄本就不是来跟他们打商量的。

    其实在他去白马寺看见青竹之前,还只是打算远远的看她一眼,如果她真的不愿与自己在一起,那祁暄尊重她的选择。可是当他在花园深处,看见青竹和那个男人远远走来,浅浅微笑,其乐融融的样子,他就后悔了。

    青竹怎么能喝别的男人在一起。别的男人会好好对她吗?他真的可以放心,把她交到另一个男人手上去吗?不,他不能!他做不到。

    把青竹交给任何人,他都不放心。

    所以在那一瞬间,他冲了出去,对青竹做了那件事,目的就是用行动告诉那个男人,青竹是他的,旁人绝无插足的机会。

    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这么做,不管青竹年纪大小,早些娶回来,安置在身边,那样就不会有别的男人觊觎她,也就不会有现在这种烦恼。

    若是把青竹强娶回来,青竹顶多也就是恨他几年,只要他坚持不懈的对她好,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可能捂不热她,可是他偏偏要装大度,给了她自己选择的机会,可真的让她自己选择了之后,祁暄又发现,自己根本接受不了。

    去他娘的大度!若大度的代价是要失去心爱的女人,那祁暄宁愿做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没有比让青竹待在身边,更正确的决定了。

    祁暄走到门边,祁正阳拦住他:“你真是疯了不成?现在这样子怎么入宫觐见?皇宫是你家的后院吗?你总得把事情原委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帮你判断,你能不能成亲。”

    祁正阳真是担心儿子会冲动之下做出傻事,对一旁云氏问:“他刚才说的是哪家姑娘来着?”

    “忠平伯府二小姐,叫什么顾青竹的?”云氏回答。

    祁正阳眉头蹙起:“忠平伯府?顾知远的女儿?那个庸碌之辈,他女儿竟能入你的眼?”

    自家儿子素来眼高于顶,从来都看不上外面的庸脂俗粉,这回竟然为了那个顾家姑娘,做出这般冲动之事,祁正阳说什么也不能仓促同意,更何况,看上的还是顾家的姑娘,顾知远那个庸才,说难听点,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他教出来的女儿,能好到哪儿去?

    定是少年冲动,见女孩儿生的美貌,便对人家动了心思,可这种见色起意的心思,又能维持多久?若真如他所愿,娶了人家,将来再后悔,可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我要娶的是顾青竹,跟顾知远庸碌与否又有什么关系?总之,我娶定她了,聘礼我自己准备,提亲的人我也自己找,不劳你们费心。”

    祁暄说完这话,便一把挥开了祁正阳拦着他去路的手,急急冲了出去。

    祁正阳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祁暄,赶忙追上去,云氏站在廊下,看着他们父子消失的方向,忧心忡忡,在厅里踱步两圈,才派人去把李茂贞给喊了过来。

    李茂贞一来,还未行礼,云氏就对他问道:“世子是怎么回事?那个顾家二小姐又是怎么回事?你自小便跟着世子伺候,你倒是与我详细说说。什么姑娘,能把你家世子迷成这副模样了。”

    李茂贞看着云氏愣了愣,然后才斟酌着将一些情况告诉云氏知晓:

    “是世子单方面喜欢顾二小姐,顾二小姐似乎对世子态度一般。她是忠平伯府的嫡女,母亲三年前去世了,她便自己在朱雀街上开设一家医馆,医术很是不错,已经有两年多了,前阵子还有好些个百姓去忠平伯府门上给她送匾额呢。都说她妙手回春什么的。”

    云氏听得难以置信,里面太多信息了。

    但就这样浅淡听来,便知道这姑娘可真不简单,伯府出身的小姐,居然抛头露面开设医馆,不说其他的,就冲这份胆量,也不是所有女子都有的。

    “你是说,她不喜欢世子?世子单方面喜欢她?莫不是欲擒故纵吧?现在的小姑娘可真不得了,年纪轻轻的就知道那些勾引男人的手段。”云氏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觉得自己儿子是最好的,就没有姑娘不喜欢的,哪怕有,那也是假的,是做做样子,欲擒故纵的。

    可李茂贞一句话,将云氏的这个猜想给彻底打断了。

    “夫人,属下觉得顾二小姐并不是欲擒故纵。她前几天,已经定亲了。若她对世子欲擒故纵,应当不会这样做的。”

    云氏眉头紧蹙:“你说什么?她,她都定亲了?这,可,你家世子他……”

    “是啊。所以才说是世子单方面喜欢顾二小姐嘛。”李茂贞没有把自家世子和顾二小姐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云氏,只是挑选了一些说,并且把这件事的责任,全部推到了世子身上。

    作为从小伺候世子的护卫,李茂贞哪里看不出来,自家世子对顾二小姐的态度有多认真,哪怕抢亲都势在必得,所以,顾二小姐今后有很大的可能是要做他主母的。

    若是将其他事情一一吐露给夫人知晓,那夫人说不得将会误认顾二小姐是个狐媚子,勾引了世子,可现在他说一切是世子单相思,这样夫人总不能怪到顾二小姐身上,而世子也肯定很乐意为顾二小姐挡去这份麻烦。

    云氏一劲儿的深呼吸,只觉得气息都不安稳了。

    “那,那他想怎么样?人家都定亲了,他还能怎么样?难不成真想抢亲吗?他把武安侯府放在什么位置上?他是真不怕惹事吗?”

    这个儿子,从小就倔强,要强的很,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就是性子太真,太容易被欺骗,也容易率性而为,决定了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若他真做了抢亲的打算,那势必不会有所顾忌,这也正是云氏担心的地方。

    祁云芝和颜秀禾听见了主院的声响,两人关系很好,住的也近,便一同前来。

    祁云芝和她的双生哥哥祁晨,从小便是养在云氏身边,不是亲生女儿,胜似亲生女儿,云氏对这两个孩子都很照顾。

    “母亲,先前我怎么好像听见父亲在与大哥争吵呀?”

    云氏坐在软塌上,一手扶着头,正心烦,听了祁云芝的问话,气急道:

    “你大哥真是疯了!疯了!彻底疯了!”

    祁云芝和颜秀禾对视一眼,祁云芝坐到云氏身旁去给她顺气,颜秀禾亲自斟茶:“姨母,表哥做了什么,惹您这般生气。喝口茶润润喉咙。”

    云氏现在哪里有喝茶的心思,不耐烦的挥挥手:

    “放着放着。现在哪里是喝茶的时候。你们大哥突然回来说自己要成亲了,挑的还是个丧母之女,哎哟,我这心里头啊,堵得慌。”

    颜秀禾与祁云芝全都手一抖,对云氏话中的‘丧母之女’颇有感慨,因为两人都算是这样的,云氏说话素来不顾及什么,两人也都习惯了,而现在更让两人吃惊的是云氏说的关于祁暄的话。

    颜秀禾满脸震惊:“姨母所言当真?表哥要成亲了?”

    祁云芝也不敢相信:“母亲,大哥要和谁成亲?也没听说过这事儿,太突然了吧?”

    云氏提起这个更气:“谁不觉得突然?莫名其妙的,回来就说要娶那什么忠平伯府家的二小姐,谁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呀,哎哟,听说还自己在外面开医馆,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会自己在外抛头露面开医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