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第123章 第12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23章

    亲戚们今天第一天见面, 也就是互相认识一下, 真正能说到的话很少。认识完了, 亲戚们没什么别的要求, 顾青竹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两人离开客厅, 顾青竹觉得有些头疼,昨天晚上拜某人所赐没睡好,现在若有机会, 回去补一觉也是好的。

    走在回廊上,祁暄死乞白赖非要拉着顾青竹的手, 甩都甩不掉,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唤:“表哥, 表嫂请留步。”

    两人停下脚步, 祁暄捏着顾青竹的手有些发紧, 顾青竹也料到身后来的是谁, 嘴角勾起一抹笑,往祁暄看去, 仿佛用眼神在说‘紧张什么’?

    颜秀禾小跑着追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只小包袱,在祁暄和顾青竹面前屈膝行礼, 祁暄不耐烦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对于祁暄摆在脸上的厌烦, 颜秀禾有些委屈,顾青竹上前一步, 对她笑问:“你是颜家表妹吧, 总听世子提起你的。”

    颜秀禾微微一愣, 表哥总是在表嫂面前提起她吗?飞快往祁暄扫了一眼,祁暄却双手抱胸,并不理会,颜秀禾便不敢再看他,目光落在这位近看之下越发清丽的表嫂身上,将手里的包袱送上,温和有礼道:

    “这是我给表哥和表嫂亲手做的鞋子,我不会其他,做这些手艺却还算说得过去,表嫂莫要嫌弃。”

    说着将包袱打开,里面确实是两双鞋,一红一黑,鞋面儿绣工不错。

    祁暄不知道颜秀禾想干嘛,正要打发她走,顾青竹倒是爽快收下了颜秀禾的包袱,将里面那双黑色的靴子拿出来比划着看,对祁暄道:

    “世子你瞧,表妹好俊的手艺,将你的尺寸做的分毫不差呢。”

    祁暄有些尴尬,摸着鼻头,对顾青竹小声道:“青竹,咱们回去歇吧。”

    顾青竹却来了玩性,明显看出祁暄的尴尬,却还继续跟颜秀禾说话,对祁暄道:“世子急什么,难得与表妹说话,若不然……请表妹去沧澜居坐坐,正好我可以向她请教请教做鞋的手艺。”

    颜秀禾受宠若惊,往祁暄看去,祁暄眉头紧锁,显然不愿意,可看起来这位表嫂对她的印象很不错,为人也相当单纯好客,颜秀禾正在犹豫要不要随她去,不管怎么样,跟这位新过门的表嫂打好关系,对她来说总没什么坏处就是了。

    可她刚要点头应允,就听祁暄在一旁凉凉说道:

    “表妹这黄花闺女去沧澜居,只怕有些不合适。关键昨儿晚上太累了,几乎一夜没怎么睡过,精神不好,怎么招呼表妹。”

    顾青竹满头黑线,颜秀禾一脸懵逼。

    祁暄这话有歧义,顾青竹心里明白,他们俩昨天晚上为什么没睡好,可颜秀禾不知道啊,当然会往那方面去想,顿时满面通红,尴尬一笑:

    “是,是表妹鲁莽。就不打扰表哥与表嫂休息了。”

    说完之后,颜秀禾便转身埋头离开,顾青竹想喊她都喊不回来了,往旁边祁暄看去,某人正一脸得意对她挑眉,顾青竹冷下脸,把手里的小包袱丢到祁暄手中,祁暄低头看了一眼,将不远处一个经过回廊的丫鬟喊了过来,丫鬟行礼,祁暄把包袱抛给了她,说道:

    “送你了。”

    小丫鬟有些懵,不知道世子是什么意思,无端端的送她一对男女的鞋做什么,小丫鬟不敢多言,只躬身道谢,祁暄拥着顾青竹往沧澜居去。

    顾青竹不想与他这么亲近,可在屋里她尚且奈何不了他,在外面更加奈何不了,祁暄见她面带愠色,脸颊处仿若桃花花瓣一般鲜亮,凑到她耳旁,低声问:

    “青竹莫不是吃醋了?”

    顾青竹往旁边一闪,没好气道:“我吃什么醋。那是你表妹,你们青梅竹马,两相生出情义也是应当的。从前有我这么个不解风情的人夹在中间,没能让你们成事儿,棒打了一对苦命鸳鸯,我后来心里头别提多后悔了。既然能重来,我是很愿意成人之美的。你若有什么想法,千万别顾忌我,直接做了便是,父亲母亲那里我给你顶着。”

    她说的这些算是心里话吧。

    上一世顾青竹放着祁暄像是防贼似的,祁暄跟其他女人说说话,她都能吃好几天闷醋,用尽一切方法和手段,阻止祁暄和颜秀禾搅弄在一起,兴许就是顾青竹的不断阻拦,才让祁暄对颜秀禾越发有种求而不得的心痒难耐,男人就是这样,得到的永远比不过得不到的。

    现在顾青竹想通了,与其阻隔他们,不如早早的成全他们。

    若她上一世能有这样的觉悟,兴许武安侯府最后也不至于落得那样的危险局面。若颜秀禾成了祁暄的女人,祁暄后来就不会因为她而卷入淮海海寇案,武安侯府便不至于被牵连,她也不需要跟着祁暄去漠北五年。

    所以说,有时候想想,为人处世就不能太轴,得有远见才行。

    祁暄盯着顾青竹,目光中透着危险,顾青竹调转了目光,心中嘀咕,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又不是奚落的话,祁暄干嘛这副神情。

    以为他不相信,于是再追加一句:

    “我说的是真的。与其你以后放不下她,为她做出一些傻事,不如现在就要了她,放在身边日日看着,也省的将来武安侯府因这事儿而受连累。”

    祁暄缓缓贴近顾青竹,吓得顾青竹连连后退,祁暄将她抵在回廊上的一根柱子上,一手撑在顾青竹的头顶,声音带着极度危险:

    “你看着我的眼睛,把刚才那些话,重新再说一遍。”

    顾青竹白了他一眼:“好话只说一遍,你听见了便听见了,没听见就算了。让开。有人看着呢。”

    祁暄满不在乎:“看着就看着好了,咱们是夫妻,怕什么?”

    懒得理他,顾青竹推开祁暄:“别跟我在这儿打哈哈,你心里想的事儿,不用压抑,我又不是没见过她,又不是不知道你对她的心思,我愿意成全你们,等明日回门之后,后天我就跟母亲提,让你纳了她做妾,若是你愿意的话,过两年把我休了,将她扶正做你夫人也成。”

    顾青竹一边说,一边往前走,武安侯府的路,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根本不需要祁暄带路,走了几步以后,发现身后没声儿了,回头一看,整个人就被祁暄给横抱而起,顾青竹吓坏了,搂着祁暄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来。

    “祁暄,你干什么呀。”

    顾青竹在他手中挣扎,被祁暄在臀部打了一下才算老实,祁暄勾唇对怀中人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心里想的事儿不必压抑,我真办了啊。”

    说完这些,不等顾青竹反应过来,祁暄便抱着她健步如飞,奔向沧澜居,沿路的仆婢皆往两旁让开,不知道世子与世子夫人这是唱的哪一出,有那经历过人事的则心知肚明,看自家世子亟不可待的样子,他们能是去干什么的呢。

    回到沧澜居中,祁暄抱着顾青竹入房,房里的丫鬟来行礼,被祁暄屏退出去,沧澜居的丫鬟个个都是有眼力劲儿的,最后一个出去时,总是很体贴的替他们把门儿关上。

    祁暄把顾青竹放到软塌之上,顾青竹迎面就给了祁暄一巴掌,倒不是成心打他,只不过手甩的急了些,祁暄的脸只是动了动,像是给苍蝇叮了下,完全没反应,反而抓住了顾青竹的两只手,放在自己脸颊上,笑容晏晏的问:

    “我想的事儿,真能办吗?”

    顾青竹蹙眉,祁暄这样子,她若还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也就妄为重来一世了。

    “想都别想。起开。要办就办颜小姐去,你现在只要点个头,这事儿我保证给你办的很妥帖,不仅仅是颜小姐,你若有其他看中的妾侍,跟我说一声,多少我都给你纳。”

    祁暄将她一只手移到唇边,细细的亲了两口,亲的顾青竹手心里痒痒的,想抽回手,却被他拽着。

    “多少你都能替我安排妥了?”

    祁暄问。

    “那当然!我从前是不愿意替你办,若我愿意,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你只管说,用不着客气。”

    顾青竹答。

    祁暄一个反扑,就将顾青竹给扑倒在了软塌上,压着手腕就凑上去堵住了某人不可爱的嘴,说一句两句也就罢了,他只当听着玩玩,可像这样接二连三的说,并且还表现的这般无所谓,祁暄是可忍孰不可忍,总得教训一番才是,免得她今后不知道分寸,总说这些让他伤心的话。

    他从前确实混账,可在女色这方面,还算是很克制的。除了对颜秀禾动过小春心,亲亲抱抱过,其他事儿,也就在她身上办过,至于纳妾不纳妾,他自己清楚的很,那些妾纳回来,多半就是为了气她,从没有一个是他真心喜欢才纳到身边的。

    不过祁暄有点不确定,他纳妾的□□青竹是否知道,他知道自己根本没碰过那些女人吗?若是不知道的话,看来有必要找个机会跟她说道说道,免得她老是在这件事上误会自己。

    好不容易寻着个机会,借‘惩罚’的理由,跟他的青竹亲近亲近,祁暄说什么也不肯起来,挨踢挨踹挨巴掌,那都不叫事儿,能多啃一口是一口,迎难而上,才是真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