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167.第16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67章

    余氏将碗重重放下:“别哭了, 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暄儿去漠北不仅仅是为了给别人看咱祁家的父子之情,而是他身为人子必须这么做。他是武安侯世子, 同时也是你和正阳的孩子,这一去, 纵然有损伤, 却也势在必行。”

    云氏不敢忤逆余氏,硬生生将快要崩出的眼泪给咽了回去, 看着余氏,委屈道:“可暄儿是世子, 若是他也有个闪失, 咱们祁家可如何是好呀……”。

    余氏耐着性子回她:“一则暄儿不会有事, 漠北那么多军队镇守,他既不是主帅, 也不是前锋,出事儿也轮不到他;二则就算他们爷儿俩真的出了事, 祁家也有后继。”

    云氏吸着鼻子,嗡嗡道:“我和侯爷就这么个儿子, 暄儿刚成亲没多久,青竹肚子里还没声儿, 哪来的后继有人?”

    “晨儿。他也是正阳的孩子。若是晨儿也不济了, 还有宗族旁支, 祁家百年基业, 哪那么容易说倒就倒了?”余氏的口气不是很好,甚至有点激愤, 倒不是存心让云氏难过,只不过余氏真的不太擅长面对云氏这种哭唧唧的性格,遇到事情光哭和自怨自艾有什么用,还不如想的长远些。

    云氏怎么也没料到余氏会说这些,本来丈夫在边关受伤,生死未卜她就伤心,儿子和儿媳连问都没有问她一声,半夜不声不响的就离府而去,现在老夫人与她说的又是这些话。是,她祁家的百年基业不会这么容易倒,可是她的丈夫,她的儿子又算什么呢?

    “侯爷和暄儿在老夫人眼中,难道就是谁都可以替代的吗?只要祁家不倒是不是就没事儿了?侯爷和暄儿的命就没人在乎了是吗?”

    云氏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崩塌而下,这是她与祁正阳成亲以来,第一次敢当着老夫人的面儿与她分辨争吵,往常就算老夫人说了什么让她难受的话,云氏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这一回,老夫人说的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他们是她的天,若是两人有个三长两短,纵然她还是京城里显赫的武安侯夫人,那又有什么用呢?

    余氏意识到自己触到了云氏的伤心处,见她眼泪不止的样子,余氏有点后悔,深吸一口气后,劝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身在其位,便要担起那个位置的责任,否则便是尸位素餐,饱食终日。他们是你丈夫和儿子之前,首先是武安侯与武安侯世子,咱们祁家是武将世家,军人行军,武人打仗,天经地义,老祖宗留下来的基业,不是让后世子孙龟缩享福的,他们是我的儿子和孙子,难道我心中就不心疼他们?”

    余氏很少有耐性教育云氏的,从前云氏哭泣,余氏一般训斥几句就让她走了,可这回她看的出来,云氏是真的伤心,才不免多说几句,可她天生不会安慰人,虽然说的都是道理,但云氏一下子未必能全然理解。

    云氏没说话,起身让嬷嬷扶她入内休息,连告退礼都没有跟余氏行一下。

    若是以前的情况,余氏定要教训她一番,可今天,余氏没有。因为她能设身处地的理解云氏此刻的心情。

    看着眼前的早饭,余氏忽然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便站起身,大步走出去,却正好撞见了来请安的祁晨,祁晨从左侧回廊来,没看到余氏出门,差点撞上。

    祁晨赶忙跪下给余氏请安:“祖母走的好急,没撞上吧?”

    祁晨对余氏展颜一笑,爽朗清举,列列如风,余氏蹙起眉头,沉声一句:“撞没撞上,你没感觉?假模假样,多此一举。”

    丢下这么一句话,不等祁晨起身,余氏便甩袖离去。

    祁晨从地上爬起来,有些无奈的盯着余氏离去的背影,一大早来给嫡母请安,没想到却遇到心情不好的祖母,也是触霉头,得了这么一句。

    祁晨来请安,在外求见云氏,云氏让人出来回了一句身体不适,便将祁晨打发走了。

    顾青竹和祁暄从城门出来,一路狂奔,不敢停歇,终于在二十多天后,抵达了漠北。

    漠北气候不好,六七月就开始闷热的不行,天地像个火炉子,烧烤着众生。天气一热,好长时间几乎没什么雨水,地上的尘土吹上天,到处灰蒙蒙一片。

    他们风尘仆仆,一路换了七八匹马,虽说在京城待了几年,但漠北五年的行军生涯早已深入骨髓,哪怕是顾青竹这个别人看来娇滴滴的女流之辈,在终日颠簸赶路中也没有说一声苦。

    李茂贞对这位世子夫人那是敬佩的不行,他与世子约定好了,他傍晚出城,在城外守候,世子为避人耳目,天亮出发,本以为是世子一人,没想到世子的马上还带着他的小夫人。看见顾青竹的时候李茂贞心里纳闷极了,心里腹诽过,世子又不是去游山玩水,漠北那地儿环境极差,要么热死人,要么冷死人,世子夫人一个京城伯府出身的,娇滴滴的小姐,怎么能受得了。

    但路途过半之时,李茂贞心里的怀疑就彻底没有了,世子夫人看着娇滴滴,实则比他还爷们儿,有时候错过了店,要露宿山林都毫无怨言,吃的也不讲究,只要东西烤熟了的,不论味道好坏,她都能下咽,着实令人佩服。

    祁暄将马缰勒住,马儿在原地转了两圈,顾青竹再一次感受到了漠北黄沙漫天,她和祁暄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了整整五年,从一开始的厌恶到后来的习惯,每一处似乎都见证了他们的成长。

    进了玉塑关便是一条中央大道,道路很宽,在路上走得大多都是过客和商贾,道路两边支着布帆,当地人做一些买卖,灰扑扑的东西,让人提不起购买的兴致。

    玉塑关离军队驻扎的营地还有四五里地,他们在玉塑关内补充了些水,找了家还算干净的饭庄,吃了些东西,便再次策马西行。

    漠北的天儿夜的很慢,所以当三人赶到营地的时候,看着还不算太晚。

    祁暄自报家门,守关将领疑惑的入内通传,目光在脸上包着布巾,却穿着男装的顾青竹身上看了两眼,然后又转去看李茂贞和他马背上挂的东西。

    不一会儿,祁正阳身边的副将张黎急急忙忙跑了出来,身后跟了两名副官,守关将领见到他,赶忙退到一边行礼,张黎老远就看见高坐马背之上的祁暄,加快脚步迎过来:

    “世子?您怎么来了?快快快,开门。”

    张黎将三人迎入帐中,顾青竹将面巾取下抖落几下,张黎瞧见她一愣,对祁暄问:“这位是……”

    帐中没有别人,祁暄未曾隐瞒:“内子。”

    张黎惊讶,上前对顾青竹行礼:“不知是世子夫人,多有怠慢。”

    顾青竹勾唇一笑:“张将军不必多礼,出门在外,皆从军礼即可。”

    “世子和夫人一路颠簸,是否要稍事梳洗歇息?”张黎真是没想到他们会来,言语还有些激动。

    祁暄摇头:“不必,我爹怎么样?听说受伤了?”

    提起祁正阳,张黎就一声叹:“确实受伤了,现在终日浑浑,躺在那儿似醒非醒。”

    能够让张黎这样说的,那就说明祁正阳伤的太重了,顾青竹不解问:

    “侯爷不是中了刀伤,怎会到今日都似醒非醒的?”刀伤若是伤及筋骨,确实难愈,可也不会终日浑浑,似醒非醒,顾青竹直觉有问题。

    果然,张黎揭晓答案:“侯爷受了伤,还中了毒。伤口不好愈合,每日只能服用清毒散,可效果实在缓慢。军中医士都尽力了。”

    张黎说完,顾青竹便一步上前:“劳烦张将军带我去瞧瞧。我也是大夫。”

    张黎看向祁暄,祁暄拧眉:“带我们去吧,她确实通晓医术,试试无妨。”

    有了祁暄发话,张黎不敢怠慢,领着他们便走出营帐,迎面而来一威武将领,身高八尺,国字脸,竖八眉,看着十分威严,身着盔甲,腰配重剑,看见祁暄,走过来行礼。

    “兵荒马乱,世子不该来这儿。”

    祁暄与之回礼:“宋叔不必多礼。带我去看看我爹。”

    这位是祁正阳身边另一副帅宋铁成,出身将军世家,祖上三辈都在武安侯麾下当差,从小兵做起,几辈人努力之下,有了如今他将军的地位,带兵打仗,颇为勇猛,是祁正阳的左膀右臂。

    宋铁成和张黎两人带路,将祁暄和顾青竹带去了主帅营帐,掀开营帐便一股药味喷涌而出,提醒众人,帐中主帅仍在病中。

    祁正阳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比之在京城中时,不知瘦了多少,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单,旁边的水盆里盛着干净的水。

    祁暄见他这样,跪在床前,轻声喊道:“爹,爹。”

    原本闭着眼睛的祁正阳手指动了动,随后紧闭的双眸微微睁开,看见祁暄,眉峰微蹙,虚弱的吐出一句:“你不该来,回去。”

    祁暄见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心中焦急万分,顾青竹从旁凑过来,弯腰执起祁正阳的手腕,替他把脉一番,顾青竹的眉头蹙起,将祁正阳身上的薄被掀开,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顾青竹仿若未觉,凑上前去看。

    作者有话要说:晚了。今天有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