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178|第17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78章

    就在云氏抱着顾青竹大哭特哭的时候, 其他人也赶了出来,就连深居简出的余氏都出来了。

    祁暄看见了, 赶忙上前行礼:“祖母,孙儿回来了。”

    余氏忍不住笑意, 将祁暄扶着起来:“快让祖母瞧瞧, 嗯,瘦了不少, 黑了不少。倒是有点少年将军的气度了。”

    “祖母这话说的,难道我从前就没有气度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祁暄故意这般说, 逗得余氏直笑, 顾青竹安慰好了云氏, 扶着她走到余氏面前,对余氏福身:“祖母, 我们回来了。”

    余氏对顾青竹伸出一只手,顾青竹与之握住:“这段时间, 辛苦你了。”

    顾青竹微微一笑,依旧是那端庄的样子, 可突然却对余氏问了一句:“我不在家里这段时间,祖母可有控制饮食吗?”

    上来就这么个问题, 让余氏哭笑不得, 两人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一行人浩浩汤汤的进门, 祁暄和顾青竹在门外已经见过余氏, 所以进门后就直奔主院去了,祁正阳的身子已经调养的差不多, 失血过多加身中剧毒,幸好解救及时,才勉强让他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命回来,在府里养了几个月,终于可以下床走动走动。

    听说祁暄回来了,便让人扶着他在门口等着,祁暄进院门,看见祁正阳便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领着顾青竹在祁正阳面前跪下,朗声道:

    “爹,儿子回来了。大胜而归。”

    武安侯世子领着漠北军大挫大梁,把大梁打的几十年都没有能力进犯,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在京城传开了,祁正阳在府里休养,也不时能听到这样的消息,满心快慰,披着衣裳亲自出门把儿子扶了起来。

    直到这一刻,祁正阳才清楚的感觉到,儿子终于长大了,从前只担心他一生顺利,没有雄心,走不好武将之路,还成天担心他误入歧途,成为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如今看到了儿子出息,作为父亲而言,再没有比这更欣慰的了。

    扶了祁暄,又去扶顾青竹,此行武安侯世子夫人的事迹也广为流传,一介女流,巾帼不让,能够鼓起勇气与夫一同留在险恶的战场,吃尽风沙之苦,没有半句怨言。看着这两个瘦了的孩子,祁正阳老泪盈眶,口中说不出其他,只一个‘好’字,重复说了多少遍。

    祁暄拜过父母之后,还得入宫去复命。

    余氏和云氏得知顾青竹和祁暄今日归来,早就让厨房备下了接风宴席,两个孩子一出门便是半年之久,立下了汗马功劳,说什么都要好好的犒劳犒劳才行。

    云氏问顾青竹想吃什么,顾青竹想了半天,说道:“气候渐趋严寒,若是能吃锅子的话就好了。”

    “青竹想吃锅子呀?成啊。你是想吃羊肉还是猪肉的?我这就让人准备。”

    云氏现在已经将顾青竹埋怨完了,满心满眼都是心疼,听到顾青竹说想吃涮肉锅子,二话没说就去准备了。

    顾青竹谢过云氏,然后跟着余氏往益寿居去,余氏被她拉着坐到椅子上,口中不觉说道:

    “哎呀,你放心吧,我还是很克制的,吃了那一个月的素斋,我胃口早变小了些,肉已经很少吃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青竹坐在余氏身旁,替余氏把脉,一会儿后才放下心来,余氏收手,说道: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顾青竹抿唇一笑:“没有骗我。不过,也不是说祖母今后一点都不能吃肉了,只要适量就成,吃肉能让身体健壮,您又不是信佛的,没必要茹素。之前请您吃素斋,那是因为您的身子需要调理,现在调理的差不多,饮食稍微恢复些,也是可以的。反正还有我在,我每过几日都来给您把脉,有情况我当时就告诉您。”

    余氏就那么噙着笑,看着顾青竹,顾青竹喋喋不休的交代,余氏没有半点要反驳的意思,桂嬷嬷来给她们上茶,就看见自家老夫人的神情。

    自从老夫人开始茹素,一直到今天,看着是清瘦了些,可脸色明显没有从前油腻了,身子轻快了许多,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世子夫人的坚持,当时若非世子夫人尽一切努力让老夫人改了饮食习惯,若一直拖到今日,老夫人的身体还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呢。

    若说老夫人一开始不喜欢世子夫人,那么经过改变饮食这件事情,必然已经不讨厌世子夫人了,而这回,世子夫人跟随世子去漠北战场,更加显现出了与她纤细外表完全不符的勇敢,如今的老夫人对这个孙媳妇,那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了。

    顾青竹说了半天,也没听见余氏像从前那样与自己辩驳,觉得有些奇怪,抬眼看了看她,就见余氏目光如炬盯着自己,一度让顾青竹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

    余氏将顾青竹的手握在掌心,笑吟吟的对顾青竹说道:

    “青竹丫头啊。”

    余氏腻歪歪的开口,声音温柔的让顾青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扬眉盯着余氏,只见余氏拍了拍她的手背,接着道:

    “替祁家生个胖小子吧。”

    顾青竹:……

    愣在当场,不知如何作答。尴尬一会儿后才勉强笑道:“那个……这事儿也不是急的来的。”

    “嗯~”余氏横了顾青竹一眼:“你们得先急,才能有啊。”

    余氏若有所指,顾青竹有些心虚,若是被老夫人知道,她和祁暄至今还未圆房的话,真不知道她会作何想。

    祁暄去宫中复命,一切顺利,将漠北战事一五一十回禀皇上,皇上听了在乾元殿中高兴的只踱步,夸祁暄是个奇才,是个将才。若非祁暄坚持回府尽孝,皇上还要留祁暄在宫里吃酒说夜话呢。

    祁暄回来的时候,正好华灯初上,主院里的大圆桌上,支起了两口热锅,祁暄搓着手进来,瞧见桌上的架势,惊喜极了:

    “这天儿吃锅子最好,娘,您想的可真周到。”

    云氏在监督下人们摆桌子,听了祁暄的话,不禁笑答:“哪是我周到,是你媳妇儿周到。”

    正说着话,顾青竹亲自拿了一篮子洗净的菜走进来,见着祁暄,四目相对,顾青竹眼波流转,闪避到一旁,经过祈暄身边时,软软的说了句:

    “去换衣裳,待会儿就能吃了。”

    祁暄的目光跟随顾青竹走,换上居家衣裳的青竹怎么看怎么水灵,好不容易收回了目光,祁暄傻傻的吸了吸鼻头,回沧澜居换衣裳去了,并且把李茂贞喊到面前,吩咐了几句话,然后才回到主院饭厅里。

    一家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上,祁晨和祁云芝,祁秀芝已经等在厅中,看见祁暄,几人皆起身,纷纷对祁暄表示祝贺,祁晨在祁暄身旁问了好些漠北的事儿,祁暄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着话,余氏和祁正阳来了,他们才停了话头。

    十一月的天儿已经相当冷肃,外头的风呼呼直吹,家里头暖烘烘的,锅子里的浓郁汤汁被烧的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儿,薄薄的肉片儿撒入锅里,没一会儿就能捞起来大快朵颐,沾上酱料,裹入口中,说不出的滋味。

    顾青竹吃了一口肉,幸福的眯起了双眼,祁暄不住看她,见她吃完,就赶紧给她捞下一块,送到碗里,殷勤备至,让顾青竹都有些不好意思,悄悄在桌子底下踢了踢他的脚面儿,让他低调些,祁暄才收敛。

    祁正阳受伤不能喝酒,祁暄今儿也难得没要求喝酒,不住给顾青竹夹肉吃的同时,还能跟祁正阳他们说漠北这半年来的情况,祁正阳听他说的很入神,到关键处不禁拍桌叫好,有些遗憾自己没有亲身参与这一场旷世之战,更加为儿子的机敏感到欣慰。

    提起他中毒的事儿,祁正阳中毒之后,就已经猜到身边的内奸是宋铁成,只不过身中剧毒,有口难言,提起这件事,祁正阳又问他们是从哪里找到解毒用的月千草,过程如何。

    “便是军营西南部的一处毒瘴林中找到的,青竹素日里爱读书,知道那里的气候适合月千草生长,我们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找来着,没想到还真给我们找到了。也是爹你吉人天相,我们在毒瘴林里找月千草的时候,还遇到了一条比这锅子还要粗的大蛇。”

    祁暄说的绘声绘色,让人立刻就想到那样的画面,祁云芝和祁秀芝两个小姑娘胆子小,听到大蛇就吓得抽气,云氏也掩唇惊呼:“那,那后来呢?你们可有受伤?可有被咬?”

    祁暄摇头:“没有没有,青竹去那月千草,被那蛇尾巴缠住了小腿,把青竹给甩了出去,我没多想,就把剑插在那蛇的尾巴上,趁它挣扎的时候,背着青竹就跑了。若再纠缠下去,说不定就真得受伤了。”

    那时的情况,就是现在空口说着都让人胆战心惊,顾青竹想起那条蛇的血盆大口,想到自己仅一步之遥就有可能葬身蛇腹,周身顿时一身冷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祁正阳举起面前的茶杯,对顾青竹道:“青竹啊,我这条命算是你捡回来的,我以茶代酒,先谢谢你了。”

    顾青竹一愣,赶忙站起来,腼腆一笑:“父亲言重,都是一家人。”

    将茶水饮尽,顾青竹不自觉的往祁暄看去一眼,只见祁暄的目光一直就没有从自己身上挪开,顿时又是一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