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嫡妻在上 > 181|第18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81章

    顾青竹已经在房里待了三天了。

    她其实很想出去,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跟某人对上视线后, 身子就软了,再没有点自己的意识, 竟然真的, 跟他在这里耗了整整三天。

    如此这般折腾的后果就是……两人全都蔫儿蔫儿的趴在床上,祁暄一条胳膊搭在顾青竹的后背, 看他们这样儿也知道刚经历过什么,顾青竹是连手指都没有力气抬起来了, 往祁暄看去, 见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由衷劝了一句:

    “咱悠着点吧,别回头把命给搭上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祁暄翻动身子, 胳膊一使劲儿,还有力气把顾青竹搂到怀里, 紧紧的搂着,顾青竹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好不容易挣扎出点缝隙来,与祁暄面对面的躺在枕头上, 互相凝视着对方。

    他俩的情况那就好比是素了好多年的人突然开荤, 渴了好几天的人喝到清水, 确实有点狠了。

    突然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先是浅笑,到后来大笑, 笑了一会儿后,干脆就是捧腹笑,好不容易停下来,可看见对方乌青的眼底,就更加觉得好笑。

    祁暄将顾青竹重新搂入怀,在她额头上轻吻了几下:“睡吧,咱再休息休息。”

    这句话,这三天里顾青竹听到了很多回,而每一次休息过后,等待她的就是变本加厉的疲累,连忙惊呼:“真不行了。骨头都散架了。”

    祁暄失笑:“紧张什么。都这么些天,我就是铁打的也挤不出什么了,你现在让我行,只怕我都未必行。”

    这话这么丢人,能从祁暄嘴里说出来,可见是真心话了。

    顾青竹松了口气,把自己往他怀里钻了钻,贴着他的胸膛,搂过他的腰,心满意足,甜甜蜜蜜的说道:

    “既然不行了,那就别勉强,睡吧。我是真的困了。”

    祁暄低头看她,睡在自己怀中,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嘴角带着温柔的笑,这样的青竹多美好,可是他却花费了这么多年才发现她的美好。他们之间的这份感情来之不易啊。

    “睡吧。醒来之后,我带你去吃鼎盛楼的蹄?和酱鸭。”

    祁暄睡去之前,在顾青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顾青竹只是呜咽两声,便再没有反应。

    窗外寒风侵袭,房内温暖如春,怀中有爱人,心中有暖阳,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

    顾青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感觉像是被饿醒的,醒来后,下意识往旁边看了看,原本应该睡着人的地方,此刻却空了,顾青竹迷糊了一阵,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

    一道声音自她头顶响起:“你是想穿粉色的还是想穿浅蓝色的?”

    顾青竹循着声音望去,祁暄手里拿着两套明艳欢快的襦裙站在床边对她发问,顾青竹从床上坐起,觉得胸口凉飕飕的,低头一看,闹了个大红脸,赶忙用被子遮住,祁暄错失春、光,正兀自遗憾,顾青竹问:

    “你在干嘛?”

    祁暄将两手扬了扬:“显而易见,在给你挑衣服啊。”

    顾青竹的目光在两件衣服上打量了几眼,果断摇头:“你挑衣服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祁暄总爱给她挑那种比较明艳的颜色,可顾青竹却觉得自己穿素衣好看些,谁知道祁暄对她的反驳不以为意:“你觉得我的眼光好,还是你的眼光好?”

    顾青竹不假思索的说道:“自然是我的眼光好了。只有我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呀。”

    祁暄却跟着摇头:“我觉得不是。论眼光,还是我好些。你从前挑的都是什么人啊。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连现在的我都瞧不上自己,你怎么就看上了呢?”

    顾青竹原本还不懂祁暄在说什么,是什么意思,可听他说到后面,突然就明白了,这人还真是损起人来连自己都不放过,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祁暄见她不说话,便当她是承认了。

    往手里的两套衣裳重新看了一眼,最终替顾青竹选定了粉色底的那套襦裙,拿到顾青竹面前。

    顾青竹的目光在裙子和祁暄之间回转,最终无奈一叹,接过衣裳。

    将内衫穿上,顾青竹从床上下来,忽然腿上一软,头脑一晕,居然一下子没站起来,又坐回床上,祁暄过来扶住她,分享他的经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得慢着些,我刚起来的时候也头晕,扶着床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的。”

    顾青竹嗤笑一声:“听你口气,还觉得挺光荣哈?”

    她现在已经不敢想象,待会儿出去的时候,将迎接别人怎样的眼光了。

    这三天里,他们两个在房中待着,哪儿都没去,一天三顿都是红渠她们送到外面,然后祁暄抽空出去拿一下,顾青竹更是连面都没露,纵然他们什么都不说,外面的人也知道他们俩这些天在房里干什么,就算是夫妻,被人这样臆想,也是难为情的。

    “没什么不光荣的。三天呢,这天底下有几个男人能有我这战斗力?够可以了。”

    祁暄言语间似乎还在回味,顾青竹没好气的戳了戳他的腰,祁暄立刻就晃了晃身子,顾青竹没说话,只抿唇轻笑,意思再明显不过,祁暄干咳一声,摸了摸鼻头,又道:

    “当然了,也确实有点纵欲过度。”

    顾青竹横了他一眼,随手抓过一样东西往他丢过去,祁暄顺手一抓,顾青竹的脸色就变了,谁想到她随手一扔的东西,居然是贴身穿的肚兜,祁暄拎着在顾青竹面前晃了晃,顾青竹想拿回来,可速度又不够快,祁暄玩性大发,故意去逗顾青竹,还说话刺激她:

    “不得不说,你这肚兜款式还成,比你两年前穿的那些好看多了。”

    顾青竹正卯着劲儿抢自己的东西,听他这么说,忽然就愣住了,看向祁暄:“什么意思?我两年前穿的什么肚兜,你又看见过了?”

    “不说全部吧,八、九不离十,什么粉紫底白芍花的,鹅黄底玉兰花的,还有一件灰底小白狗的,还有……”

    祁暄一连说了七八件儿肚兜的款式,每多说一件,顾青竹的眉头就紧锁一分,一直以来,困扰在心头的疑团,终于在今天被解开了谜底。

    “我少掉的那几件肚兜,是你拿的?”

    顾青竹没出嫁前,总是丢肚兜,开始的时候还没在意,可后来,红渠发现她晒一件就丢一件,足足丢了七八件以后,才敢跟顾青竹说起此事,顾青竹当时也没有头绪啊,后宅里住的全都是女人,而且就她和顾玉瑶年岁相当,想当然顾玉瑶不可能要她的这些,还以为是后院哪些小丫鬟动了心思,不是什么光彩事,就没有声张过,可谁想到,日防夜防怎么也没有防到祁暄身上去啊。

    祁暄吸了吸鼻子,没有否认,反而恬不知耻的来了一句让顾青竹喷饭的话:

    “相思难耐。”

    顾青竹简直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身心疲惫,脑中不由自主就想象着,在那月黑风高的夜晚,某人拿着她的贴身肚兜,做一些这样那样的羞人之事,她就被气的肝疼。

    祁暄自知理亏,伺候起来越发殷勤,又是给她穿衣裳,又是给她梳头发,最后居然连上妆都会,虽然动作有些笨拙,可胜在够仔细,还是顾青竹坐不住了,才将他手里的胭脂盒夺下。

    “我肚子饿了。”顾青竹说。

    祁暄对她伸出手,顾青竹乖巧的放上去,两人牵着手往外走:“我带你去吃鼎盛楼。”

    顾青竹听了眼前一亮,暂且忘记某人以前那些不靠谱的行为,挽着祁暄的胳膊,狮子大开口:

    “我要吃酱肘子和酱鸭,还有桂花鱼,四喜丸子,香葱爆肚,再加一壶桃花酿,另几样时鲜小点。”

    别说这些东西,现在顾青竹就是想吃一头牛,祁暄也是乐意之至的,两人浓情蜜意的打开房门,被突然刺入的天光闪耀到了眼睛,不约而同往旁边眯了眯,跨出门槛,两边突然传来整齐的请安声:

    “恭喜世子得偿所愿。”

    带头的声音是李茂贞,紧跟着的就是红渠和翠娥,顾青竹吓了一跳,羞红了脸,躲到祁暄背后去了,悄悄环顾一圈,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因为房门外围着的除了李茂贞和红渠,翠娥之外,还有桂嬷嬷,李嬷嬷和云氏身边的贴身丫鬟柔儿和凤儿,这些人什么时候在外面的顾青竹根本一点都不知道,暗自掐了一下祁暄的后背,听见祁暄倒吸一口气,顾青竹也没好意思把脸露出来。

    祁暄牵着顾青竹,用宽大的袖子替她把脸遮住,对于周围那些存心起哄看热闹的人表示驱逐:

    “去去去,有你们什么事儿。该干嘛干嘛去。”

    柔儿和凤儿忍着笑说:“夫人让奴婢们来提醒世子和世子夫人,注意身体。”

    说完,柔儿和凤儿便将头偏到一旁暗笑起来,她们说完,便是桂嬷嬷和李嬷嬷上前:“老夫人也是派咱们来嘱咐二位的,新婚燕尔,得节制。”

    被这些人当面说这些,顾青竹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躲在祁暄背后,没有其他法子,顾青竹就只在祁暄的腰上暗自掐着,都怪他,都怪他,要不是他的话,顾青竹怎么可能会沦落到如此丢脸的地步呢。

    而相较于顾青竹的羞涩,祁暄的表现就从容大方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