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是攻是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玄挺收揽裴弘策的兵败残兵,一路进军至金墉城下。金墉城是三国魏明帝时筑,乃是洛阳城的东北门户。城中兵马众多,守卫金墉城的乃是右武卫虎贲郎将裴仁基。

  裴仁基骁勇善战,善于骑射。杨玄挺兵少,几次攻城不下,遂选择围城,等待杨玄感主力的到来。

  杨玄挺和杨积善二人连战连胜,大大增强了杨玄感叛军的势力。也同时导致河南各地对于杨玄感越发看好,景从者比比皆是。

  杨玄感大军从荥阳一路向西,到了洛阳城下,已经有超过十余万的大军。

  杨玄感此时麾下十余万大军,其人意气风发,壮志凌云,与数日前生死难料的情景已大不相同。

  杨玄感屯兵于洛阳城东北的上春门唐上东门外,每日前来投奔于他的人络绎不绝。河南一带的父老乡亲们竞相送牛送酒,慰劳杨玄感。

  此时杨玄感也知道拉拢人心才能得胜,因此常常于大庭广众之下对众人说道:“我杨玄感身为上柱国,家累钜万金,至于富贵,无所求也。今日不顾灭族之事,愤然起兵,是为天下解倒悬之急耳!”

  众人闻之,大呼叫好!

  虽然大隋仍然实力强大,但是民心已经不在。大隋立国三十年,虽然之前政局平稳,但很显然杨坚、杨广两代帝王并不知道大隋百姓需要的是什么。因此父子二人虽然文治武功超群,但却徭役繁重,民生疲敝,百姓苦不堪言,终于酿成今日之苦果。

  历史上两宋时期无论是崇文抑武还是推崇理学,讲究“君君臣臣”,实在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唐朝藩镇格局,五代十国诸国征伐,老百姓被剥削压迫的已经麻木了,根本不在乎谁是皇帝,那年头皇帝多如狗,王爷满街走。

  插一句,咪咪阅读appimiread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此时的老百姓,还是充满心气的。

  弘农杨氏,天下名门。杨玄感,名臣之后,再加上无论是下层老百姓还是上层的统治阶级,也希望推翻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杨广,因此这场叛乱迅速在大河以南开展起来。每天自发来投奔杨玄感的超过千余人。

  杨玄感也知道速战速决的道理,他虽然兵多,但都是乌合之众,只能唬人,打下洛阳城却是很难,因此杨玄感乃亲自休书一封,命人送给樊子盖。

  接到劝降书的樊子盖看到杨玄感在信中,数帝罪恶,又云“今欲废昏立明ꓹ愿勿拘小礼ꓹ自贻伊戚。”怒不可遏ꓹ当场便将劝降书撕扯的粉碎,又命人将杨玄感使者的头颅砍了下来,送给杨玄感。

  樊子盖资历不高,年纪不小ꓹ但却是一个强硬的人ꓹ他当即便命令战败的裴弘策再次引兵出战。

  裴弘策虽然害怕樊子盖ꓹ可他之前五战五败ꓹ早就被吓破胆了ꓹ哪还敢再次出城。裴弘策觉得樊子盖就是在故意坑他,之前他八千大军都打不过三千人的杨玄挺,这一次让他跟有着十几万兵马的杨玄感再战ꓹ不是故意置他于死地。

  裴弘策坚决推辞。

  樊子盖正准备拿人立威,裴弘策就自己跳了出来。

  裴弘策之前战败ꓹ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ꓹ樊子盖也不能杀了他。但此次裴弘策推辞,樊子盖便以大敌当前,畏惧不前,乱我军心为由,直接将裴弘策推出去斩首,悬在城门之上。

  裴弘策的脑袋立刻震慑住城内大部分蠢蠢欲动之徒。

  樊子盖虽然是杨广信任之人,但毕竟由外臣至京,京中之人,根本没人信服。虽然明面上没人敢与之作对,但背地里都等人看他的笑话。

  樊子盖曾跟随黄明远不短的时间,倒是对黄明远杀人立威的做法非常赞赏。在樊子盖看来,最好的立威方式便是杀人,之前他虽为留守,但也不能杀朝臣,这一次他却是想让众人知道他的决心。

  樊子盖毕竟不是黄明远,擅杀朝臣使得他背负了很大压力,洛阳城中的官吏也对此议论纷纷。国子祭酒杨汪是老臣,素来有威望。樊子盖杀了裴弘策之后,他便当着众人的面指责樊子盖滥用刑罚,是为罪也。

  樊子盖杀一人也是杀,杀十人也是杀,这时候当然不能失威,因此便让人把杨汪也杀了。杨汪大惊,终究是畏惧死亡,因此下拜谢罪,叩头叩出血来。实际上樊子盖也不敢杀杨汪,对方毕竟是三品官员,但他还需要用杨汪来杀鸡儆猴,因此便将杨汪关押了起来。

  至此,樊子盖用裴弘策的脑袋和杨汪的下狱初步树立了自己的威望。城中三军没有不怕他的,将官们不敢抬头看他。

  这时樊子盖又招张方翼等人议事,他希望张方翼和虎贲郎将刘长恭一起出战。

  刘长恭哪敢出战,当时就想拒绝,但是看到裴弘策的下场,他哪敢再言。

  “刘将军可有异议!”

  “我我没没有!”

  刘长恭面对樊子盖的横眉冷对,吓得吱吱呜呜,根本说不出话来。

  其余朝臣也不敢言,只得在心中暗骂这樊子盖真是一个“活曹操”啊。

  众人不言,但张方翼却站了出来,对樊子盖说道:“樊公,我军不能出战应战。”

  众人一愣,而樊子盖脸上也是一寒,却是冷冷地说道:“张少尹,难道今日你也惧了,想和裴弘策一样推辞。”

  言语之中,止不住的冷厉。

  但张方翼却并不畏惧,他从通事舍人做到今日的河南少尹,虽然有黄明远提携,但一身的能力却是不虚于任何人。

  “樊公,今洛阳城城高池深,兵多粮足,但我军士兵却是训练较差,战力较弱。若是坚守城池,还能发挥作用,但若是出城与敌交战,却是必败。今若是出城与敌一战,正好合了杨玄感的心意。杨玄感远道而来,虽然也召集了一群乌合之众,但却缺乏攻坚武器,他最希望的正是与我军野战。”

  樊子盖两眼瞪着张方翼,但张方翼却丝毫不畏惧。

  最终樊子盖却是将所有人遣散,独留张方翼。

  “鹏举张方翼字,你所说说的,老夫又何尝不知。当今时局,单从军事上考量,坚守城池最为稳妥。可杨玄感是叛军,而洛阳城是大隋的东都,一旦让杨玄感围城日久,天下的臣民如何看待我大隋啊!留给我们击破杨玄感叛军的时间不多了。”

  张方翼听了,也心有戚戚,却是仍说道:“樊公,正是因为杨玄感围攻洛阳城影响巨大,则更需坚守为上。毕竟作为大隋的东都,洛阳城可是万万丢不得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