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福运宝珠 > 第79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魏宝珠越演越来劲,段霄飞赶忙将人揽在怀中,再次喊道:“说什么呢,我可没碰过她,这些日子我忙的很,她又住在母后的宫中,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

  听到这里,王御医若是还不知道发生什么,那就是真蠢了,只见其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瞬间,身上便都有冷汗冒了出来,只觉得听到这样的秘闻,还是给皇帝戴绿帽子的秘闻,活着的几率应该是没了,越想,越觉得自己指定要没,可家中却有孩子啊,自己走了不要紧,可留下孤儿寡母可怎么活啊。

  一想到这里,王御医,便拼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只希望,陛下能保自己的性命,至于其他的便不敢多想了。

  就在此时,陈蜜一口气没有上来,直接晕了过去,段霄飞心里一突,望着王御医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给太后看看,难不成,还要我教你怎么做不成。”

  听了这话,王御医赶忙应了一声,自去处理不提,好一会,陈蜜才缓过劲来,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皇儿,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骗我,你真的与她没什么吗。”

  段霄飞点了点头,算是答了陈蜜的话。

  而魏宝珠此时也紧跟着言道:“母后,虽然说陛下是不在意刘晴还是王青之类的人,但是他到底是个男人,有那个男人愿意将这种事情扣在自己的头上,依我看,我们陛下脾气就是好,便是普通人,只怕也恨不得要杀人呢。”

  魏宝珠这话真如当胸一箭,扎的陈蜜心痛的要死,心有多痛,恨便有多深,此时的陈蜜哪里还顾忌刘晴此时还未醒过来,当即便是一巴掌甩了上去,连续十几个巴掌,终归是将刘晴给打醒了过来,便是魏宝珠再不讨厌,此时也不得不觉得这刘晴是真的有点惨。

  却不想对方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哭诉道:“皇后娘娘,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不想让我进来,碍你的眼,更是想要霸占陛下,可你也该想想,陛下是这天下的主,哪里是你一个人能占得去的,我既然进了宫,便是陛下的女人,怎可这么动手呢。”

  这话一出,魏宝珠不过是似笑非笑的望着刘晴,太后却是已经忍不了一巴掌甩了上去,怒骂道:“贱人,竟然敢进宫来祸害我的儿子,你且告诉我,谁给你的胆子,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你们刘家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与我陈家沾了三分亲故,怕是如今窝在哪里都不知道呢,这么大的恩德,不与你们计较便也罢了,竟然敢来算计我的儿子,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野种诬陷在他的身上,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被这话给弄蒙了,刘晴却是极快的反应了过来,赶忙言道:“太后娘娘,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谣言,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娘娘你清楚的啊,若不是清白之身,我如何能进宫里来,什么野种,我真的是半点都不清楚的啊。”

  “不清楚,好一个不清楚,那我到时要问问你,难不成,你竟然能自己让自己怀孕不成。”

  太后问的狠厉,刘晴却是没有失了分寸,反而言道:“太后娘娘,谁与你们说我有了身孕,他的话可信吗,也许是把错了呢。”

  此言一出,太后凌厉的眼神当即落在了御医的身上,御医当即吓了一跳,赶忙拱手应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我敢以姓名担保,这件事情千真万确,她的肚子里真的有了一个。”

  太后冷笑一声,死死的盯着刘晴言道:“他的话,你可听见了,说,你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如今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到底是想羞辱谁呢。”

  刘晴闻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在此时,魏宝珠当即言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劝你还是该说的都说了吧,难不成,你以为太后娘娘会容忍你说谎话不成。”

  此言一出,刘晴便瞪向了魏宝珠,突然大笑了出来,陈蜜整个人都惊呆了,回过神来,立马斥责道:“都这个时候,你还敢笑成这样,怎么你是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吗,呵,来人呢,把这贱人拉下去,问清楚奸夫是谁,一块处置了。”

  知道若是真被拉出去,自己是定然活不成了。刘晴赶忙跪在了床上,冲着太后磕了两个头道:“太后娘娘明鉴,我真的是冤枉的啊,你若是不信,只管找别的御医来为我诊治,绝不可能怀孕啊。”

  见太后望向了自己,御医只得将头低下,同样要求太后再找些人来诊治一番,他也没别的想法,就是觉得,这样一来,法不责众,自己的性命,应该能保下来了。说着,自然不客气的推荐了几个医术最好的。

  太后这个时候已经被气糊涂了,也没多想,便将人喊了来,本以为是十拿九稳,可没想到,几个御医竟然拿不准,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

  就在此时,魏宝珠当即追问道:“听说医术高超之人,应该能把出一个人是不是清白之身,不知这位刘晴的情况如何。”

  一句话,众人身子一僵,此时若是再看不清楚,他们便是傻子了,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不过显然魏宝珠可没计划这么过去,当即再次追问道:“怎么,我问的话这么难答吗,还是你们学艺不精,那我可得好好想一想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只见御医之中走出一人,有些尴尬的言道:“这事情,有经验的嬷嬷应该就能看出来。”虽没有说是谁,但是目光却是落在陈嬷嬷身上的。

  见状,陈嬷嬷忙急切的言道:“你们怎么回事,皇后娘娘问的是你,何苦牵连到我身上来,再说了,比起我,你们不是更厉害吗。”

  不想这边陈嬷嬷话音刚落,陈蜜便瞪了过来,当即将陈嬷嬷吓得不轻,忙将头低了下去,到底是自己身边的人,太后也不想过多地责怪,只将愤怒对准了御医道:“哪那么多的废话,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给我交代清楚了。是不是清白之身,难道就这么难回答吗。”

  见众人低着脑袋,都不敢回话的模样,陈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连声的让人将刘晴给拉下去,打死不论。

  刘晴心中恨意深厚,怎么肯就这么去死,当即便冷笑言道:“太后娘娘有什么证据,他们不是并没有就我的事情下结论吗,如何太后便要处置了我,若到最后,发现我是冤枉的,那岂不是要后悔吗,再者说了,我怎么想怎么不对,今天的事情,似乎就是个局,目的就是想要处置了我,谁是最后得益者,你们难不成不知道吗,依我看,这些人应该早已被皇后娘娘收买了,也难得,为了我,皇后娘娘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只是,皇后娘娘,让这么多人陪着我死,皇后娘娘就不怕罪孽深重吗。”听了这话,魏宝珠满意的点头应道:“你能想明白就好,那林锦的事情。”

  一拍胸口,段霄飞立时言道:“自然全都包在我的身上,而且,我也会好好处理那刺客之事,你放心便是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

  听了这话,魏宝珠不由深吸口气道:“如此甚好,那我便忙自己的去了,你可一定要将事情处理妥当,你知道的,有些事情留下后患,可就不好了。”

  这话一出,段霄飞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的很,见状,魏宝珠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忙自己去了。

  且说接下来的日子,林锦见段霄飞一有时间就杵在自己身旁,不由有些无语的言道:“我说,你就没有事情做了吗,好歹是皇上,应该要做的事情很多吧,这么整天跟我待在一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摇了摇头,段霄飞只似笑非笑的言道:“我能怎么想,你不是说,想要记起过往吗,我现在不就是在帮忙吗,你放心,我这人还是很够意思的,你帮我将百姓治好,我自然得投桃报李,绝对让你想起以前的事情,只是你答应的事情可千万要兑现才好。”

  翻了个白眼,林锦无语的望着段霄飞道:“罢了,我救治百姓,是我神医谷的规矩,与你没有半点关系,更不是为了你,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刺客那边,你不是还没有眉目吗,我劝你啊,多将心思放过去一点,毕竟吗,事关性命,若是真有个万一,那可就不好玩了。”

  段霄飞听了只是唇角一勾,便不屑的言道:“这就不劳林谷主关心了,左右是我的性命,我自然会处理妥当的,再者说了,很多事情也不是林谷主看到的那般。”

  “哦,那我到时好奇极了,什么不是我看的那般,不如你给我讲讲看,说实在,比起陛下,我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

  听完这话,段霄飞又见林锦一副想看好戏的模样,不由无语的言道:“我说,你堂堂神医谷谷主,请有点品好吗,还是回归正事,接下来你想怎么恢复记忆,或者说,你想知道些什么,只管问我便是了,不瞒你说,我的记忆力还是挺好的,要不然,我让人排个戏,演一演你的过往,应该更是记忆清晰吧。”

  长出口气,林锦死死的盯着段霄飞道:“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我说过了,我想要听皇后娘娘讲,毕竟你对我的观感糟糕透了,难免在讲的过程中,带上自己的情绪,那我多冤枉啊,所以说,你可以走了,之后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好。”

  说着,林锦便准备绕过段霄飞,可段霄飞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当即便挡在了林锦的面前,只冷笑言道:“说了半天,你不就还是想去找宝珠吗,不好意思,我再重申一遍,过往的事情,问我便好了,至于宝珠那边,她累了这么长时间,是该好好谢谢啦,你说对吗。”

  一听这话,林锦眉头一皱,死死的盯着段霄飞言道:“当时你们可不是这么答应我的,说好了,她给我讲的。”

  林锦越是如此,段霄飞心中便越是不痛快,当即冷笑言道:“说什么胡话呢,什么叫做我们答应,我们答应什么了,你不如说说看,有什么证据,左右我是不记得这么一回事的。”

  这话一出,林锦当即气了个半死,死死的盯着段霄飞道:“既然如此,我与你和有什么好说的,这里我忙的很,与你可不一样,便不麻烦你了,陛下请便。”

  不想段霄飞可不会放过这个纠缠林锦的好机会,哪里肯就这么离去,只亦步亦趋的跟着林锦,半分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这可将林锦气的不轻,只无语的道:“我的话你是没听懂吗,我说过了,你给我离开,我不需要你。”

  嗤笑一声,林锦不由言道:“笑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我的,我要去哪里,你管的着吗,况且,还是你主动来求我帮忙的呢,我如今就是看在过往的情分上,你也不要不识好歹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长出口气,看着段霄飞不要脸的模样,林锦终归咬牙言道:“罢了,我不问了还不成吗,现在请你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我不想看见你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哎呀”一声,段霄飞一脸无辜的言道:“说什么呢,朕这张脸可是俊俏的很,多少人喜欢都来不及呢,怎么会讨厌呢,说到底还是你没有眼光,不过算啦,你没眼光这事我又不是第一次知道,原谅你了。”

  被段霄飞的无耻给气笑了,林锦毫不客气的反击道:“是吗,据说我可是对皇后娘娘情有独钟啊,若依你的理论,岂不是说你娶了她,也是没有眼光了。”

  这话一出,段霄飞脸上的笑容收拾了个干净,只死盯着林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