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摘仙令 > 第二八零章 老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一个毒誓!

    宜法知道,这姓叶的,是把她家的小丫头给惹了。

    太霄宫陆、叶两家相争不绝,当年陆信的事,叶家定然推波助澜过,林蹊这么聪明,定然早就猜到,想为祖宗出口气,很正常。

    当然了,就是林蹊不说这话,她修炼时让天地灵气活跃的本事,宜法也会让叶老儿做出该有的承诺,逼着他不朝外面说一个字。

    不过……现在倒是正好了。

    承诺这东西,只对君子有用,对小人和枭雄的约束力,实没那么大。

    “你好大的胆子!”

    居然敢让他发那样的毒誓?

    叶琛的月白法袍无风自动,“如此咒我叶家……”

    他满带杀意,愤怒的表情,因为一张泄出恐怖气息的灵符突然滞住。

    “林蹊!有话好好说。”

    秋宇掌门也被陆灵蹊手上的灵符吓住。

    那恐怖气息远甚他见过的所有灵符,肯定是化神修士的手笔。

    “前辈!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陆灵蹊就知道叶老儿不会轻易应下。

    宜法师叔虽然在这里,但她是暗门中人,若是再出手,身份肯定会暴露。

    这是她的事,她自己解决,“叶琛,说别人之前,你想过自己吗?是你……先辱及我祖。你说我这是咒你叶家?哼!你自己的毒誓,只要你自己不违背,又如何会应验?除非……”

    陆灵蹊半眯了眼,“除非你一直就是伪君子,表面岸然,背里龌蹉。”

    叶琛:“……”

    他认出她手上的灵符,那可是九壤星君给他徒弟红绫的保命符?,红绫因为那什么仙丹,在乐机门临时的开辟的超大广场上,自呈对这臭丫头有欠,转赠给她了。

    没想到啊!

    她居然敢如此随便地动这灵符。

    叶琛的牙齿咯咯响了一会,“好!我叶琛发誓,若林蹊让灵气活跃的法宝,不是叶家的天昊鼎,我叶琛绝不向任何人,透露她法宝的一星半点,否则……否则叶家定然血流成河,断子绝孙!”

    “……”

    “……”

    除了宜法和仪芬二人,秋宇等谁都没想到,这两人会闹成这样。

    陆灵蹊不在意某人那好像要吃人的目光,翻手又收了灵符,“很好,现在就欠你家的一千五百万灵石了,只要它到场,只要成禹掌门手令来,我就给你看。”

    对了,还有一千五百万灵石。

    要到场吗?

    叶琛喘了两下粗气,终于转向秋宇掌门,“来的匆忙,叶某能向贵宗暂时拆借一千万灵石吗?”现在她如休打他的脸,一会他就如何打回去。

    “……”

    秋宇掌门有眼角余光,瞄了始终淡笑的宜法真人一下。

    千道宗诸元婴真人,他对宜法不太了解。

    或者说,以前,他以为了解,但看过她和叶琛的出手后,秋宇掌门感觉,他一点也不了解了。

    但不管怎么样,宜法站队林蹊,她由着林蹊把叶琛逼到死角,那个活跃灵气法宝,应该跟太昊鼎有根本的不同。

    秋宇掌门心念思转,只一息便点头道:“踏雪,你去拿一千万灵石来。”

    “稍等!”

    踏雪真人急步匆匆出去,甲七号房转瞬安静的只闻叶琛和叶湛岳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凌雾和陆从夏缩在一边,尽量当自己空气。

    让叶琛叶师伯发如此毒誓,林蹊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要知道,这世上的秘密,传到第三人耳朵的时候,基本就不算是秘密了。

    除非,她压根就不打算在她们面前公开。只是……什么样的法宝,能让早就心中起念的叶师伯自家打脸不敢碰呢?

    两人忍不住再次回想,冲进来时,林蹊的某些表现。

    半晌,相视苦笑,她们都搞不清林蹊到底有没有如天昊鼎一样的法宝。

    如果有,她藏的那么快……

    凌雾的眉头,忍不住蹙在了一起。

    林蹊有九成九的可能,是陆信的后人,师父这么急急地赶过来,不过是想护上一二。

    可是……

    她对叶家如此强硬,是不是怀疑,当年叶家在陆信的事上推波助澜了?

    对叶家都如此,对师父……

    凌雾忍不住头疼,林蹊对师父和陆传,到目前为止,好像还不曾有过恶意。

    难道,她真的想多了,不是她算计叶家,这件事真的只是凑巧?

    凌雾忍不住捏眉心的时候,外面的脚步声再次传来,却是踏雪真人和叶家去请太霄宫成禹掌门的手令的人一齐回来了。

    “这里是一千五百万灵石。”

    叶琛把他身上的五百万灵石凑到一起,“林蹊,你现在可以把你的法宝拿出来了吧?”

    “呵呵!叶道友你想多了。”

    宜法笑着一把吸过那枚储物戒指,确定无误后以灵力送到林蹊身边,“只有你一个人发誓,自然只是你一个人看!踏雪道友,能借燕家一间客房吗?”

    “自然!”

    踏雪刚刚应下,燕掌柜就把隔壁甲八号房的门牌拿了出来。

    宜法一把接过,“叶道友,请吧!”

    叶琛:“……”

    没想到,她们连秋宇掌门都不请,就不怕他因为天昊鼎差不多的材料死赖吗?

    叶琛的心,突然就没了底!

    只是事到如今,他已无路可退!

    隔壁房门的开合,这边听的真真的。

    “师叔……”

    心中同样没底,脸上发白的叶湛岳向仪芬真人求救,“无相界,跟天昊鼎差不多的法宝,真的有好些吗?”

    仪芬看他一眼,“好些当然不可能,不过,林蹊是随庆的徒弟,是千道宗这一辈中,最得重平掌门等喜欢的后辈。再加上,她在奇怪岛的机缘,有一个像天昊鼎一样的法宝,也很正常。”

    “……”

    叶湛岳的身体晃了晃,重新站住的时候,面如死灰。

    他不傻!

    宜法和林蹊敢那样让老祖一个人进去,一定是有万全把握,不怕老祖在天昊鼎的材料上跟她们扯皮。

    是他错了吗?

    一千五百万灵石啊!

    还有老祖的毒誓!

    叶湛岳好像感受到了万千重压。

    经此一事,叶家和千道宗之间,可能再无转寰的余地。

    时间一点点过,房里房外,都安安静静,只等甲八号房的消息!

    可是,一等,两等,三等……

    哪怕秋宇都在盯着踏雪放出来的沙漏,眼看时间都过去了半个时辰,甲八号房还没动静,他们都忍不住怀疑起来。

    验个法宝,好像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除非,林蹊手上的法宝材料,跟天昊鼎差不多。

    如果那样……

    叶湛岳感觉又能活过来了,他摸出了感灵牌,死盯着与甲七只一墙之隔的甲八号房。

    他好像看到老祖正在跟宜法和林蹊争吵。

    又死撑了半刻钟,他终于害怕某人再拿化神修士的灵符欺负老祖,转身就朝仪芬真人跪了下去,“师叔,林蹊有化神修士的灵符,再加上宜法真人,我……”

    话音未落,他手上的感灵牌再次动了起来,上面的灵光一闪又一闪。

    “你起来!”

    仪芬袍袖一挥,托他站起来,“叶师兄没你想的那么弱,宜法真人和林蹊也没你想的那么不讲理。更何况,这里还有秋宇掌门和踏雪真人,好好站着,再等一等吧!”

    ……

    甲八号房,叶琛正灰白着脸,看面前女孩摆出的古怪姿势,感受因为她的法体同修,突然活跃起来的灵气。

    再没有翻转的可能了。

    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宝,他如何往天昊鼎的材料上扯?

    他输了里子面子,还输了一千五百万灵石。

    被宜法看着,他更无法做任何动作。

    太霄宫虽有师兄在闭关冲击化神境,可随庆亦然!

    敢让修炼中的林蹊有任何一点事,叶家真会血流成河,太霄宫想护也护不了。

    只是……

    叶琛的眼睛,在林蹊刚刚吃饭的地方扫过。

    无相大陆,千道宗修士对引龙决最有研究。

    原来有如此效用嘛?

    叶家也收有一部分引龙决!

    叶琛把腰上的酒葫芦打开,给自己灌了满满的一口灵酒!

    引龙决,修习者众。

    但修习它的,大都是底层修士,他们谁也没办法,如林蹊般财大气粗借用灵食辅助!

    也许,他可以让叶家的孩子试一试!

    一旁的宜法,见叶琛在打击中又重新振作,紧盯林蹊的动作,嘴角忍不住泄出一丝笑意!

    她家的小丫头,原来算计起人来,也这般厉害啊!

    叶琛明显对她法体同修的好处心动了,只是她手中的是一般的引龙决吗?

    叶家……

    想到小丫头才赚的一千五百万灵石,宜法真人的嘴角又翘了翘。

    原本她还有些担心,林蹊的灵石不够买整个结丹期的高阶灵食,现在她感觉,她可以讹她一两个六、七阶的妖兽肉。

    一千五百万,可以敝开收购了。

    陆灵蹊在修炼中还偶尔分心看向叶琛,有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哪怕有宜法师叔的保证,她修炼的也并不顺!

    好在捱过来了。

    这老头,终于对引龙决感起兴趣了。

    感兴趣好啊!

    就让叶家人试吧!

    她加速灵力的运行,一个周天在预定的时间里结束。

    “叶前辈,您现在看明白了吗?”

    叶琛:“……”

    他深深看了眼陆灵蹊,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推开甲八号房!

    “今日之事,麻烦秋宇掌门,麻烦踏雪道友,麻烦仪芬师妹了。”

    他朝甲七号房等的三人拱手,“林蹊的……法宝,非我叶家的天昊鼎,湛岳,道歉!”

    啊?

    叶湛岳好好看了看老祖,发现老祖面色如常,没有争论失败后的气急败坏,也没有任何灰心失意……

    “林道友,对不住,打扰了。”

    他朝回来的林蹊深深一个躬身,“今日之事,是叶某莽撞!”

    “阁下不用在我面前,做如此样子,我林蹊受不起。”

    陆灵蹊不接受他的所谓道歉。

    这个人越是如此,她越是忌惮!

    “今日因为是‘我’,所以,你能道歉!”

    换其他任何人,法宝、财物全交出去,小命能保住,就算不错了。

    “叶湛岳,从此以后,我麻烦你,离我远点!”

    她不想再跟他扯上,转身向秋宇掌门三人拱手,“今日之事,林蹊麻烦三位前辈了。”

    仪芬真人虽是太霄宫的,可是好像也如陆岱山般,到这里来,只为扯叶琛的后腿。

    “小友客气!”

    踏雪真人笑笑,“是福缘客栈没有尽到保护客人的责任!”她朝燕洵一示意,燕掌柜忙拿出才准备没多久的储物袋,以灵力送到她面前,“听说你在收六阶七阶的妖兽肉,正好客栈新收了一只六阶螯虾,它就作小友的压惊之物如何?”

    “少了点吧!”

    宜法在旁笑了,“你们飘渺阁别的不多,就这东西最多,踏雪,我听说,你徒弟燕离,前两天赢了玄天宗李杰一只六阶云鲨,让他把那个也给林蹊压个惊吧!”

    陆灵蹊:“……”

    她眼巴巴地瞅向踏雪真人。

    早就听说,海上诸多妖兽中,最好吃的,要数体型最小的云鲨。

    “瞅瞅,我家林蹊是个吃货!”

    宜法觉得,就凭林蹊和无想的关系,飘渺阁也应该为她出点血。

    现在多出血,以后……万一无想神智回复,也不至于太遗憾。

    “哈哈哈!”

    秋宇掌门何等人也?

    虽然他一直不太敢想林蹊和师妹无想的关系,却不代表,他就真是糊涂的,“我看不是林蹊想吃云鲨,是你宜法自己想吧!”

    “仪芬道友,你看秋宇道友这样说明,多没意思!”

    宜法摊摊手,嘻笑道:“你就说给不给吧?你给了,我马上请掘地馆的仙厨,到这里做一桌云鲨宴席。

    到时候,这里的有一位算一位,我们都一起,做一次老饕。”

    “这个可以有!”

    仪芬凑趣,“秋宇、踏雪,做人可不能太小气。”

    “我又没说不答应!”

    秋宇笑道:“云鲨我出了,不过,掘地馆的仙厨不是那么好请吧!只要你能请来,林蹊这里,我就再送一只。”

    “这可是你说的!”

    宜法真人搓手,“林蹊,帮我招待好他们,师叔给你请仙厨,回头,你那些个六阶、七阶妖兽肉,全都拿出来,我们就是不做极品药膳,有他们处理,也不会浪费了好材料。”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