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不二朝 > 第三百五十七章:君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安接连收到噩耗,秦绍急召重臣商议,大挂幅的陈兵图立在正中,大秦眼见着陷入了四面包围的局势。

    “眼下情势很不乐观,臣请陛下速速增兵雁秋关,另则大将驻守渝州!”

    “请陛下做主!”众臣叩首,却一个有用的人选都没推出来。

    说起来也怪不得他们,大秦虽饱受边患,但朝内还是稳固的,真正的大危机并没有经历过几次,即便是有这些内朝文臣们也不知战事疾苦。

    故此,但凡有些历练的将领眼下都在四边驻守,长安内的这些武将多的是荫臣后裔,听到情势如此严峻,十个里有九个是称病不敢去的,敢去的那一个秦绍还不怎么放心。

    “臣请出征!”跨步而出的,赫然是容闳。

    秦绍扫过众臣:“还有别人吗?”

    朝野雅雀无声。

    秦绍一声冷笑犹如大夏日里坠入深井,冰凉得彻骨:“堂堂大秦,泱泱上邦,临战怯战,朕养你们何用!”

    “陛下息怒,”一群老臣悠慢地和声,像暮气沉沉的老头喘息,让人只觉得压闷。

    “容王,你请出征,是要去哪一方?”秦绍问。

    容闳:“陛下所指,既是臣之所向。”

    秦绍不知为何笑了起来,满朝文武皆心有猜测,这容闳身上的案子还没了,只不过因为容王身份才被临时召来,如今这是急于表现么?

    可惜,陛下就是给谁机会,爬都不会给他。

    “雁秋关有蒙老将军坐镇,只要粮草供应充足足以应对突厥大军,至于西南,”秦绍舌尖一颤,狠狠捶了龙案一拳:“朕要御驾亲征让整个苗寨为裕王偿命!”

    “陛下息怒!”众臣连连劝阻,“请陛下以天下为重,大秦国力有限,实在难以承受两线同时开战啊!”

    容闳也站出来:“请陛下允臣出征,必让德佳一族付出代价,还请您保重龙体!”

    “容王!你这是要天下大乱!”周老御史忍不住呵道。

    突厥大兵压境,若将大量兵力调去镇压西南苗寨,只怕会丢了西瓜捡芝麻,万一雁秋关破,长安就很可能暴露在突厥铁骑之下,到时大秦危矣!

    可陛下现在正在气头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单看容闳敢挑这个头,就知道事情不妙。

    果然,秦绍根本没管别人说什么,径直甩袖离开:“朕意已决,尔等速去办差便是。”

    容闳露出一抹冷笑。

    他知道,自己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秦绍的确智计过人,又有容宿配合,朝内外都是无懈可击,面对这样的对手,容闳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自乱阵脚。

    而裕王,就是最好的引子。

    作为秦绍生父,一起生活了十四年,一旦裕王身死,容闳不信秦绍还能保持理智。

    龙之逆鳞不可触,触之,必死。

    容闳看着兵部忙里忙外的众人,调兵遣将,集聚人马,连他在看都没发现,不由面露笑意。

    南苗那群蠢货,这回可帮了他大忙了。

    秦绍如今非但没心思抓他的事,只怕自己都要想方设法去为父报仇了,至于容宿……容闳看像大庆,“消息放出去了?”

    “王爷放心。”这事就是大庆不做,也瞒不过容宿。

    “她以为派一个容宿到燕京,就能稳住容家军么,内外皆忧的时候,我倒要看他容宿要怎么选。”

    容宿赶回来安抚阻拦秦绍,那燕京必乱。

    若不回来,秦绍一怒之下亲征南苗,战事一开就是腹背受敌,天下大乱,正是他的好时候。

    “陛下万万不可啊!”周老御使等一干重臣跪在大殿前苦苦哀求,大热天的,连口水都喝不上,摇摇晃晃的白胡子老头们已经倒下几个,剩下的眼看着也要不信,可秦绍根本不肯见人。

    “陛下……”周老御使已是声嘶力竭,秦绍于心不忍,明日打开殿门。

    周老御史面色一僵。

    秦绍已不是那一身龙袍,而是浑身缟素麻衣白带,极其盛重。

    “裕王乃朕生身之父,此生不能尽孝膝前,难道连仇,都不能报吗?”秦绍强压声里颤意,半蹲下来的她双目已红,身形单薄,伸出双手扶起周老御史,老大人也是泪眼朦胧,“陛下啊……”

    身后众臣泣不成声。

    “你们要朕以天下为重,南苗不灭,便是一群豺狗时刻准备攀咬大秦脊背,一旦大秦与突厥动手,他们必要登场,到时候可就不知南疆祸乱,只怕连渝州、贵广都要受难,大秦依旧是腹背受敌。”秦绍字字慷慨,“朕今日之举就是要让天下所有人看到,我大秦国力之强盛,不惧任何挑衅!”

    垂暮的夕阳在秦绍素白孝服上,竟再难找出半分孱弱之感,有的,只是蓬勃的朝气与愿景,仿佛这个人往哪儿一站,说的所有都会字字成金,所向披靡。

    “先平五苗,再定突厥,朕,终是要完成大秦先祖之夙愿,一统江山!”

    ……

    容王府。

    “老臣们都回去了?怎么回事?”容闳脸色一沉,这是在他意料之外,老臣们若是不同意,秦绍就是独断专横,但若群臣附和,那就不是皇帝一个人的责任了。

    这事并不难打听,容闳闻讯冷笑:“她可真有本事,一身素服示弱加上几句慷慨陈词,就把这群老骨头给忽悠了?这群老东西最重脸面,怕是现在想明白过来,也不好厚着脸再去了。”

    “王爷,那咱们怎么办?陛下要真是亲征南苗,那些苗人怕是每个三天就得投降!”

    大庆负责联系过苗人,很清楚他们对故土的顾念,原本裕王对西域诸国都很照拂,尤其是苗疆几大寨,故此他们的野心也就那么大,一旦被打散了根本要不了几日就会投诚,到时说不定还会把他们供出来。

    “怕什么,就算五苗说有内朝人勾结,有证据是咱们吗?”容闳冷笑,就算有人怀疑,也只是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放心吧,等突厥人集结完了,有那位陛下好看的。”容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果然,就在秦绍备下大军的第二日,突厥人压境雁秋关,十几个汉子列成一排用牛皮角阔着朝城内喊道:“大秦立女帝,是在羞辱我大突厥的勇士,大青疆可汗绝不跟女人同坐!”

    说话间,押上两名衣服上写着裕王府家仆褂子的人,两人当着雁秋关十几万守军面前承认,裕王世子秦绍是女扮男装!

    裕王早有夺储之意,当年王妃产女便是虚报,还将知情人全部灭口,他们就是当时逃出虎口的证人。

    雁秋关上下顿时沸腾。

    陛下是女人?这怎么可能!

    但朝中却是有过两次这种谣言,且殿下一直有男风之好,如今想来,竟是因为她本就是女子吗?!

    众守将乱成一团,举弓搭箭的战线也开始混乱。

    “老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蒙老将军脸色铁青,想到秦绍与他学武时种种,似乎印证了心里的猜想,可眼下……

    “嗖!”

    不待老将军发生,蒙世?鸵丫??匪??渌蓝?耍?吆龋骸熬?璩妓溃?嘟?《??妹?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