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诸天尽头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毫无战争艺术美感

第三百八十八章 毫无战争艺术美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艾辛格!

    拱卫艾辛河的要塞,一面借助山体为天然屏障,其余三面竖起高墙防御。

    严格来说,艾辛格是属于刚铎管辖的要塞,但萨鲁曼将其从摄政王手里讨要了过去,从此成了他身份的象征。

    只要一提到艾辛格,中土大陆所有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白袍萨鲁曼。作为五巫之首,他的声望被推到了巅峰,碾压甘道夫加起来的其他四人。

    “在艾辛河的养育下,这里有着大量的树木和草地,是一个苍翠舒适的家园,但萨鲁曼毁了它们,很多族人也因此而死……”

    树须面露悲伤,树人们曾深信白袍萨鲁曼,结果惨遭迫害,身躯被斩断引燃,化作锻造刀剑铠甲的熊熊烈焰。

    眼前的艾辛格很符合树须的描述,郁郁葱葱的绿色成为过往,狼藉一片,随处可见巨树连根拔起留下的坑陷。

    满目疮痍的景象,仿佛是群山脉络中间的丑陋伤疤,萨鲁曼的暴兵流,对环境破坏可见一斑。

    “吼吼吼————”

    众人来到要塞门前,迎接他们的,是满地兽人逃兵的尸体,数百狼骑兵刀口饮血,对着大军咆哮连连。

    驻守艾辛格的半兽人挥舞刀剑示威,胯下座狼躁动不安,在原地来回走动,择人而噬的眼眸凶光闪烁,被血腥味刺激,变得极为狂暴。

    萨鲁曼不甘投降,还要最后一搏!

    洛汗骑兵拔出刀剑,竖起长矛准备冲锋,甘道夫制止了他们,对希优顿说道:“艾辛格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圣盔谷战役流了太多的血,不能让战士们继续牺牲了。”

    希优顿本想说号角堡守军没死多少人,洛汗国兵马依旧雄壮,但甘道夫说了可以智取,那就智取好了。

    “如何智取?”

    “我已经安排了树须的族人去马西德拉斯峰,我们只需静静等待,届时洪水淹没艾辛格,击溃萨鲁曼最后的军队,再由洛汗大军收割胜利。”甘道夫智珠在握,笑着捋了捋白胡子。

    艾辛格要塞易守难攻,至少对人类而言易守难攻,但它的弱点也极为致命,甘道夫十年前就策划好……咳咳,甘道夫在来时的路上苦思冥想,灵机一动想出水淹要塞的奇谋。

    “甘道夫,同样是法师,在领军作战方面,萨鲁曼比你相差甚远,他只会用数量压制,毫无战争的艺术美感。”希优顿听完甘道夫的讲述,拍手称赞。

    “呵呵,希优顿王言重了,我就是有点急智,比起你骠骑王领军打战的本事,还远远不如。”甘道夫胡子捋得更来劲了,这才是他要的剧本。

    “哪里哪里,你最厉害!”

    “自愧不如!”

    “大家都厉害,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糟老头子为了商业互吹,脸都不要了,罗素心中万分鄙视。萨鲁曼只会用数量压制,毫无战争艺术美感,这是人话吗?

    擅长领军打仗的将领都知道,人数碾压平推是王道,奇谋诡计、以弱胜强才是下策,不到万不已,没有哪个将领愿意冒险用计。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顶级将领心中的必胜之道很简单,就是人多!

    罗素心里清楚,两个糟老头子都明白这个道理,可谁让萨鲁曼现在是敌人呢,吹他是不可能吹他的,只能批评他属于脑残平推流。

    轰隆隆————

    远山之处,闸口被树人破坏,巨量的水流冲出,带着隆隆声势,形成一道道叠加的狂暴洪流,以毁天灭地之势席卷而下。

    洪水过境,势不可挡,土石崩塌、连根拔起,夹杂在滔天洪水中,化作犹如海啸一般的天灾,大自然的可怕,在这一刻彰显得淋漓尽致。

    轰隆隆!!!

    艾辛格外,察觉到脚下的震动,两方表现不一。

    半兽人狼骑兵脸色惨白,灭顶之灾降临,均是无心恋战。

    “洛汗的勇士们,随我踏平前方的阻碍,斩下半兽人的头颅,祭奠号角堡死去的英雄。”

    “杀!杀!杀———”

    洛汗骑兵和树人振臂高呼,跟随希优顿拔剑冲锋,2000铁蹄践踏而下,将不足300的狼骑兵斩于马下。

    一波流带走,简单粗暴,这时,希优顿也不提什么战争的艺术了!

    艾辛格内,汹涌澎湃的洪流不可阻挡,淹没萨鲁曼的地下兵工厂,数千半兽人守军连个浪花都没泛起来,尽数被洪流吞没淹死。

    恐怖的水量不可计数,淹没艾辛格要塞地下基地,连带着将上层建筑全部推倒,洪水没至常人腰部。

    这是一个对矮人很不友好的高度,好在要塞城墙有数个大门,不断向外宣泄洪流,不然的话,金雳这样的感人身高,进去一会儿就该漂着了。

    “你们小心一点,纵然艾辛格被洪水摧毁,但只要萨鲁曼还活着,这里仍旧是中土大陆最危险的要塞之一。”

    甘道夫坐在树须肩上,点亮照明术在前方带路,护戒小队各自乘坐树人,踏入这片泽国。

    洛汗骑兵被命令驻守城门外,来自希优顿的命令,对付手段莫测的法师,己方并非人数越多越好。

    来到黑塔之下,甘道夫高举光芒万丈的法杖,一身白袍极为显眼,就跟炫耀似的。但事实并非如此,甘道夫的白袍这么闪这么亮,是因为白色不吸光,并非强行显摆。

    不管其他人信不信,甘道夫坚持这个观点,他是个成熟的迈雅,早就过了斗气的年龄,才不是故意秀给萨鲁曼看。

    “萨鲁曼,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面对你的命运,迎接审判吧!”甘道夫一声高呼,雷霆之声回荡不止,仿佛整个中土大陆都能听见。

    随着甘道夫话音落下,萨鲁曼的身影出现在黑塔顶端,同样是须发皆白,同样是睿智帅气的老头子形象,萨鲁曼比甘道夫在气质上多了几分尊贵。

    这一点,从他的白袍上就能体现出来,本应毫无装饰的朴实白色,被华贵的金丝和宝石镶嵌。

    “萨鲁曼,你堕落了!”

    看着闪闪发亮的萨鲁曼,甘道夫痛心疾首,法杖光芒暴涨,身上的白袍更亮了。

    萨鲁曼居高临下,怒喝道:“闭嘴,你这个卑鄙的、无耻的、臭不要脸的、只会溜须拍马的灰袍……我没有堕落,我只是找到了自己人生的道路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