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头狼 > 1955 拜把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再次回到包房里,柳俊杰已经上已经喝到量了,正够着陆国康的哼哼唧唧的说着醉话。

    “陆哥,我跟你说哈,来羊城以后你最感谢的人就是你,陪我吃陪我玩,还陪着我睡觉,我那个死鬼老爸都从来没有这么对过我,真心话,我打心眼里谢谢你。”柳俊杰端着酒杯,晃晃悠悠的呢喃。

    陆国康同样眼圈泛红,满嘴喷着酒气嘟囔“你快滚一边拉去吧,我都啥岁数啦,都鸡八能给你当叔,你见天喊我老陆、陆哥的,能不能有点正经。”

    柳俊杰扬脖又灌了一杯酒,嘴角打瓢的哼唧“酒场无大小,别的我不管,你就是我哥,今天说到底我都得跟你拜把子,让朗哥当个见证人,你敢不敢啊”

    “操,你陆哥这辈子还真没有不敢的事儿,你问问你朗哥,前两年我揍没揍过他。”陆国康醉意十足的扬起手臂吧唧嘴“不就拜个把子嘛,来来来,我先给你打个样儿昂。”

    说着话,陆国康“腾”的一下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饭桌前面,冲着东边“噗通”一下跪倒,随即回头朝着柳俊杰招呼“小逼崽子,你能不能快点的。”

    “来啦,来啦”柳俊杰也一晃一颠的站起来,直接跪到陆国康的旁边。

    我一看这俩家伙越玩越不靠谱,赶忙凑过来薅拽“扯啥犊子呢,你俩这岁数都能拜干爹了,赶紧起来。”

    陆国康耷拉着脑袋,搡了我一下出声“你别管,我今天还非得给这小逼养的拜一下把子。”

    “朗哥,是朋友就帮我俩做个见证人昂。”柳俊杰也回身推了我一把。

    “来,我说一句你跟着念一句哈。”陆国康双手合十,表情虔诚的开腔“皇天在上、厚土为证,今日我陆国康”

    “皇天在上、厚土为证,今日我柳俊杰”柳俊杰有样学样的也双手合十喊叫。

    我无奈的瞅着这俩人,随即回头朝着大壮招呼“都喝懵逼了,待会你给他俩送回酒店去,车上有具体定位,完事等我电话就行,路上不许给我整幺蛾子,不然就是坑我。”

    “知道了哥。”大壮利索的点点脑袋。

    “哥们,你送我一下呗”我又扭脖朝着李腾龙微笑一下。

    李腾龙犹豫的瞟了眼正和陆国康抱在一块念念有词的柳俊杰,挪揄几秒钟后点点脑袋道“好。”

    “放心吧,我要真想整死他,他都没机会吃完这顿饭。”我大大咧咧的做出承诺。

    几分钟后,我和李腾龙上了一台挂着冀a车牌的奥迪a6里。

    李腾龙简单明了的回头问我“去哪啊朗哥”

    “照着这个地址走。”我掏出手机定位上王莽的住址递给他。

    “好”李腾龙迅速打火,拨动方向盘。

    车子行驶起来以后,我笑盈盈的率先开口“哥们,你练过吧”

    李腾龙不做丝毫停顿的回答“嗯,十来岁的时候念体校,后来学了几年散打,还在巡防队上过几天班。”

    “柳家一月能给你多少钱”我直不楞登的又问。

    这回李腾龙犹迟疑好一阵子才开口“工资也就一般,但是我和俊杰的关系不能用钱衡量,我进监狱是他帮我跑的门路,父母过世,是他为我守灵带孝,但凡惹出来什么麻烦也都是柳家出面解决,我在石市有两套房、两台车,还有一家商铺,全是俊杰给的。”

    “按照你的能力,其实可以赚到更多钱的,有没有兴趣”我摸了摸鼻头微笑。

    “没兴趣。”李腾龙不假思索的摇头道“朗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希望朗哥能尊重我,也尊重一下俊杰,既然咱们双方现在已经是朋友,以后头狼有什么事情,您找我肯定好使。”

    听到他有理有据的拒绝,我对这家伙的好感愈发的强烈起来。

    但我没再继续多言语任何,有时候话多不贵,所以只是象征性的敷衍一句“呵呵,行我这边随时为你敞开大门,俊杰那儿呆的不开心了,你来找我,保证让你快快乐乐。”

    半小时后,来到王莽的小庄园,将我送下车以后,李腾龙马上又钻进了车里“朗哥,我先回去了,如果待会没司机的话,您给俊杰打电话,让他安排我过来。”

    我掏出手机,笑盈盈的吧唧嘴“咱俩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呗,又占不了你手机多大内存。”

    李腾龙略微沉默一下,再次摇头拒绝“不了,您还是给俊杰打电话吧,端一家饭碗就得干好一家的本分。”

    目送他驱车离去后,我眨巴两下眼睛,自言自语的喃喃“这家伙有点意思,真要是弄到家里来,绝对是个独当一面的选手。”

    从附近买了包口香糖用力咀嚼两下,驱散口中的酒味后,我径直走向王莽的住宅。

    按照我的计划,最近一周之内我都不会来和王莽碰头,可刚刚接到他电话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无可奈何和欲言又止,所以干脆改变了一下计划。

    我可以不给常飞面子,完全把丫甩到一边,但是我不能辜负王莽。

    撇去王影的关系不错,自打相识以来他不知道帮助过我多少次的情分,我都不能忽略。

    通过庄园的保姆告知王莽一声后,我直接来到我俩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那片人工湖的畔边,随即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坐在青草地上,朝着湖面往里丢鹅卵石,盯盯的注视着荡起的涟漪发呆。

    大概五六分钟左右,我脑后传来王莽的笑骂声“老子这个人工湖早晚让你们这帮小牲口填平,你来是这样,小宇来也是这样,小湖招谁惹谁了。”

    我回头看了眼王莽,乐呵呵的打趣“填平我再帮你刨一个不就完了,挺大岁数了,老这么吵吵把火干啥。”

    他穿了件长袍子似的睡衣,黑白参半的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莫名感觉好像老了很多。

    王莽也不嫌地上埋汰,一屁股崴坐到我旁边,抬手照着我后脑勺轻扇一下出声“你小子现在说话真是越来越硬气了,咋地,跑来跟我算账呐。”

    说罢话,他抓起我丢在旁边的烟盒,点燃一支。

    刚抽了没两口,马上“咳咳”的剧烈咳嗽起来,涨的面颊一阵泛红。

    “我给谁算也不敢跟您算啊,就是过来看看你。”我诚心实意的应了一句,接着抬手夺过来他嘴巴叼着烟卷掐灭,斜楞眼睛开口“少抽点吧,自己啥体质心里没数是咋地。”

    “小唐不在以后,好像很久没人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了。”王莽瞄了眼被我掐灭的烟蒂,眼眸复杂的摸了摸额头苦笑“人呐,真是岁数越大越喜欢感伤,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个棒小伙,拎刀扛枪无所不能,可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垂垂老矣,现在就连上洗浴捏脚都对妹妹提不起兴趣。”

    “回头让老七给你烤点韭菜,半斤挺一宿。”我没正经的打趣。

    “唉”王莽叹了口气道“小朗啊,人不服老真不行,我现在每天早上睁开眼瞅着枕头上掉的头发自己都觉得别扭,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我甚至开始质疑自己,质疑我当初离开小影和她母亲究竟是对是错,年轻的时候我像你一样,渴望钞票和权利,可到现在,我最渴望的是能有人陪我说说话。”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一愣,随即开玩笑道“以后想聊天给我打电话,三百块钱一小时,童叟无欺。”

    “小朗啊,你说咱们混一辈子、争一辈子,究竟是图的什么”王莽睁着浑浊的眼珠子望向我轻问。

    我顿时沉默,摇了摇脑袋干声道“我没有真正站到过巅峰,所以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王莽接着有道“我没有要左右你思维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可能我们一直坚持的不一定是对的。”

    “叔,你这个问题太深奥,我没想过也不愿意去想。”我咽了口唾沫道“我来是想跟你谈谈常飞的事儿,我可以把他想要的东西马上给你,你就当送份人情吧。”

    王莽随即发问“然后呢,你的诉求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