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头狼 > 1956 格局不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王莽的庄园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

    站在庄园门口等出租车的时候,陆国康突然给我打来电话。

    “喂”我迷瞪的接起,根据我走时候的观察,这家伙此刻已经喝飘了。

    “呕呕”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呕吐声,陆国康喘着粗气嘟囔“小朗,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喝多呕”

    听到他这话,我就已经知道这家伙绝逼干懵圈了,无语的安抚“没,你不可能喝多,顶塌天是地有点晃,赶紧睡会吧哈,明天还有正经事要办。”

    电话那头的陆国康呕吐声不断的哼唧“小朗,我跟你说哈,今儿这出把子,我不拜的话,就得是你拜,柳俊杰没有安全感,虽说拜把子这玩意儿也跟糊弄鬼似的,但至少在道德层面有约束力,段位越高越在意脸面,这小子精着呢,呕”

    “哦”听到陆国康这句话,我顿时间有点会意。

    “酒,我今天属实喝的不少,但人我看的一定比你透彻,想跟柳俊杰真正达成合作,咱们肯定得沾点亲带点故,不然他信不过,明天酒醒以后,我就和他一块去石市,不管使啥法子,先保证咱们在石市支起摊子,你再从羊城替他倒腾公司。”

    陆国康含糊不清的呢喃“另外就是咱家和辉煌公司之间,我个人意见是暂时互不干涉,咱家兵强马壮不假,辉煌那边同样也也人才济济,呼噜噜呼噜噜”

    话说到一半,陆国康那边已经吹起了摩托车似的呼噜声,我苦笑不得的摇了摇脑袋挂断电话。

    陆国康和我们在一起,有没有怀揣别的小心思,答案是肯定的,但这并不能代表他这个人就有什么问题。

    当今这个社会,躺一个被窝的两口子还时不时同床异梦,更不用我们这种半路兄弟,我只需要知道,他在意我们这个群体,也一直都在诚心实意维护即可。

    从门口等了半天出租车,始终没见到,我正琢磨着要不2要打个电话让谁过来的时候,一台草绿色的“陆巡”突兀停到我面前。

    紧跟着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道挺拔的倩影从车里蹦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抬起脑袋,结果瞬间愣住了,从车里下来的人竟是许久未见的王影。

    王影穿件纯色的白体恤,修身的水洗白牛仔裤,脚蹬一双干练的运动鞋,酒红色的长发慵懒的挽在脑后,脸上略施粉黛,短袖之下的身躯曼妙窈窕,浑圆的肩锁恍如天成美玉一般,牛仔裤格外的紧绷,勒得臀部鼓胀满溢。

    最令我咋舌的不是她的装束,而是她的右手臂上居然花花绿绿的纹了一条花臂。

    在我打量她的时候,王影已经满脸挂笑的朝我走过来,伸出手掌分外客气的打招呼“哈喽啊朗哥,你也来探望老头吗”

    “嗯呐,你和你父亲冰释前嫌了吗”可能是没法接受她的改变,我迟疑几秒后,才握住她的小手。

    “冰释前嫌怎么可能,他欠我的,这辈子都欠我,就算死也还不清,只不过我手里的股份没有办法套现,正好又没有零花钱了,所以来找他取一点。”王影玩世不恭的抽回去手掌,拢了拢自己的秀发,微笑道“话说你现在是准爸爸了吧,怎么样小雅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我能感觉到王影貌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又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只得实话实说的回应“还得好几个月呢。”

    “哦,孩子满月的时候记得打电话哈,必须给你们封个大红包。”王影从挎包里翻出来手机拨动几眼,随即朝我摆摆手道“那就不打扰你了,咱们有空再聊吧。”

    我试探性的指了指她的右手臂干笑“你这纹身贴挺漂亮的,不过还是少贴,那玩意儿毁皮肤毁的厉害。”

    王影炫耀似的将手臂举到我面前撇嘴“什么纹身贴,这是真纹身,我花好多钱才弄的,你看看,漂亮不”

    “纹的”我的眉梢瞬间皱起,随即指着她怒斥“你脑子有病吧,纹这玩意儿干啥,咋地,还有拎刀当几天社会人呗。”

    “不是,你冲我吼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对着我吼”王影楞了一下,随即收回自己的手臂,皮笑肉不笑的撇嘴“我顶多算是冒充社会人,您不样,您是真正的社会人,看不起我这样的伪劣产品也正常,话不投机半句多,再会。”

    说罢话,她拔腿就朝庄园里面走。

    我一把薅住她的手腕,瞪圆眼珠子厉喝“洗了去。”

    “你松开我,我洗不洗跟你有关系吗”王影剧烈挣扎,甩开我的拉拽,同样一脸愤怒的指着我轻笑“我拜托你,先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再考虑应该用什么方式跟我对话,还有,你有仔细看我究竟纹的是什么吗,就冲我大吼大叫”

    “我”我被她的激烈反应一下子吼得说不出话来。

    “我告诉你,我不是小雅,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毫无底线的惯着你,拜拜”王影胸口剧烈起伏两下,冷冰冰的撇了我一眼,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庄园。

    盯着她那道明明很熟悉,但此刻却又无比陌生的背景,我杵在原地呆滞了足足能有两三分钟,最终什么都没说,快步走向街口拦下一台出租车钻了进去。

    坐在车里,我自欺欺人的揉搓着脸颊心里暗道,王影说的很对,我和她现在没有任何关系,我也确实没有权利去指责她任何。

    可即便反复安慰自己很多遍,我心里仍旧觉得极其的不舒坦。

    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她的变化跟我有着直接关系,或许是因为我们阴差阳错,也可能是她在埋怨我的无数次伤害,总之曾经那个宁愿套着玩偶服去酒吧发传单的单纯女孩彻底走出了我的世界。

    “嗡嗡”

    车子快要到开到一号店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天河区警局的座机号码,我短暂迟疑几秒钟后,马上调整好心态按下接听键“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似曾熟悉的男声“王朗,我是文君,再有五分钟,我就会如你所愿被送去看守所,接着走法律程序,接受审核,最后被丢进鸡棚子,保守估计我可能会被判十年,你心里有没有些许的成就感”

    我嘲讽的怼了一句“呵呵,进看守所前还能给我打电话,天娱集团的底蕴属实强悍。”

    文君很无所谓的轻笑“我对一切罪状供认不讳,而且也恳求我们的关系速判,目的就是能在进去前跟你通一次电话,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单纯想告诉你一句,你身边有我们天娱安排的眼线,你可以当我是在挑拨离间,也可以觉得我得了精神病,我的中心思想就一个,即便我进去,头狼也照样鸡犬不宁。”

    听到他的话,我沉默片刻,随即回应“那我真是太感谢你了,回头我一定严查彻查,如果你被判的不太远的话,我会抽时间去看你,等你出来,我还活着,到时候请你喝酒。”

    文君接着又问“王朗,我一件事情百思不得其解,你手握着姚盼盼和那个小白脸的丑闻,完全可以以此当要挟,让姚盼盼给你一大堆老常作奸犯科的证据,这样不是能够更好的控制老常吗,你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我心底盘算几秒后,实话实说的回答“咱们的格局不同,做法自然不会相同,你们图的只是广z一城,而我图的广d一省,罪状这玩意儿可以威胁老常一回,威胁不了他一辈子,我要做的是让老常心悦诚服的跟我结盟。”

    文君沉默良久后,哈哈大笑“是我小看你们这帮泥腿子了,如果我还能出来,一定跟你真枪实弹的再拼一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