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头狼 > 1958 骄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磊哥,你都听见了?”

    见到段磊走进来,张星宇笑盈盈的起身打招呼。

    胖砸这个人别看其貌不扬,但骨子里其实特别骄傲,我们整圈人能让他真正看上眼的估计也就段磊。

    不过段磊也属实有能力,短短一段时间愣是把酒店干出来四家分店,这事儿反正搁我身上,肯定是做不到。

    段磊咧嘴一笑道:“约陆峰之前,小朗就提前让我去了隔壁屋子,利益分成也是我示意小朗这么说的,我预计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四六分,天门占四,咱和王者各占三。”

    “天门已经实现了彻底蜕变,王者商会的主战场在海外,其实对他们来说,羊城这块蛋糕可要可不要,只不过钱这玩意儿嘛,没人会觉得烫手。”段磊坐到陆峰刚刚的位置,紧绷着脸道:“说白了三家合伙的贷款公司最后发生任何事情其实冲在前面的都是咱头狼,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的能力没有选择的资格。”

    我舔了舔嘴皮道:“咱也可以选择不干的。”

    “没有原始资金的积累,头狼公司永远都是不上台面的小丑。”段磊摇摇脑袋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说的就是这个理儿,天门和王者两家既想吃肉,可又想立贞节牌坊,婊砸只能咱来当,脏事儿恶事儿咱来做。”

    “唉”

    “操蛋,感觉咱好像一飞冲天,实际上只是换了个稍大点的笼子。”

    我和张星宇异口同声的叹大气。

    段磊揉搓一下眼眶道:“跟他们两家巨头合作的好处是,咱们能透过他们,快速学习蜕变的经验,毕竟他们的前身和头狼几乎没有区别,但坏处也很明显,稍有不慎我们就可能会被踢出局,还是很没脾气的那种。”

    张星宇眨巴两下眼睛道:“不能吧,陈花椒是朗朗的亲堂哥,钱虎逼和鱼阳也是拜把子兄弟,天门要是坑咱有可能,王者商会没理由的。”

    段磊咧嘴笑问:“你设计旁人的时候,会考虑他有什么关系吗?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关系就是个屁,不过我还是建议跟他们合作,咱现在最缺的就是经验,他们希望借咱们的手干脏事,咱们同样想借他们的眼看明白道,不着急,慢慢走慢慢来。”

    我叼着烟卷发问:“磊哥,你和驼子的协议走完没有?”

    段磊点点脑袋,有些不解的问:“三号店和四号店的合同全部履行完成,现在就剩下一号店了,咱们不是已经把天娱怼趴下了嘛,还有必要再继续走吗?”

    “相当有必要,不光要走,还有走的隆重,待会我联系王莽,今天晚上咱们正儿八经的来场转让仪式吧。”我打着响指坏笑:“逼老子卖店的时候,这帮篮子不是喊着强强联合吗,今晚上再给他们一次合作往出掏钱的机会,找人印请帖吧,辉煌公司啊、羊城这帮大大小小的势力啥的,都发一圈,胖砸记一下看看谁不来。”

    段磊迷惑的轻问:“啥意思呀,天娱倒台,咱们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再重新插旗吗?”

    “磊哥,你还不了解这货睚眦必报的心态嘛,他这是觉得委屈了,得让人把面子里子亲自送回来。”张星宇笑盈盈的凑到段磊耳边低语几句。

    “诶卧槽,你俩真是狗到家了。”段磊这才恍然大悟的拍了拍额头道:“可要是这么一整,咱搁羊城容易没朋友呐。”

    我点燃叼在嘴里的烟卷轻笑:“你看土豪啥时候缺过朋友,不拿出来点态度,羊城这帮大哥二哥们永远不懂应该用什么方式跟咱交朋友。”

    “妥,我这就去办。”段磊利索的比划一个ok的手势。

    张星宇突兀想起来一般,侧脖问我:“对啦,白送王者商会这么大一笔利益的信儿谁负责传播?要不把面子卖给你堂哥?或者让你师父带句话给赵成虎也行。”

    “我和我堂哥是实在亲戚,不存在面子不面子,我师父更不差我这点萤火之火。”我摆摆手道:“让钱龙再跑趟科威特吧,一来显得咱们诚意满满,二来我也想让赵三哥帮忙把钱龙从那头安定下来,他现在有孩子有老婆,不适宜总跟着咱们腥风血雨。”

    张星宇长舒一口气应和:“行,待会我给聊一下。”

    商量好结果以后,大家分头行事,我直接拨通了王莽的电话,如此这般的墨叨一通。

    时间来到晚上的五点半,李新元和蛋蛋早早就把一楼大厅置办上了二三十张圆桌,靠近门口的地方搭起了临时的小舞台,“转让仪式”的大红条幅高高挂起,气氛整的比我们当初开业时候还热闹。

    董咚咚、姜铭和尿盆哥仨个一人一身崭新的黑色西装杵在门口迎来送往。

    这两天“三小只”绝对算得上羊城底层社会圈里最风头正劲的人物,砸天娱的产业,整天娱旗下那帮中高层,他们功不可没,不过其中最耀眼的还得属姜铭,因为董咚咚和尿盆身上都背着大案,所以每回结束都是姜铭主动站出来背锅。

    用姜铭自己的话说,最牛逼的一天,进进出出警局三十回,属于前脚刚交完保释金出来,后脚马上又回去,连特么问案的民警都麻木了,人送绰号“姜三十”。

    傍晚六点多钟,一些收到我们请帖的公司、势力已经开始派人过来,我带着孟胜乐和李俊峰笑盈盈的站在二楼的栏杆后面打量。

    “诶,三十哥,可算见到你本尊了,待会必须喝两杯哈。”

    “咚哥,回头帮我要笔账呗,天娱集团欠的。”

    “尿盆兄弟,这是我朋友从岛国带回来的生物耳廓,据说效果很不错”

    先来赴约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没什么大背景的小公司,半真半假的冲着小哥仨奉承讨巧,难能可贵的是哥仨谁也没飘,既没摆逼,也没拒人千里之外,只是不卑不亢的应付着。

    孟胜乐笑盈盈的打趣:“他们仨现在混得属实有排面,我都有点羡慕喽。”

    李俊峰开玩笑的说:“有本事你也一天进三十回警局,保证比他们仨现在还光芒万丈。”

    孟胜乐缩了缩脖颈呢喃:“快拉倒吧,我容易给自己玩出自闭症。”

    “不管咋说,这一波虽然付出的挺多,咱家总算爬起来了。”李俊峰勾住我脖颈,龇牙笑道:“这帮孩子们虽说暂时还不能独当一面,但办点正事儿绝对没问题。”

    “可算特么来了个有分量的。”孟胜乐嘴角撇了撇下方门口。

    我顺势望过去,见到辉煌公司的洪震天带着俩人径直跨步进来,这家伙高高昂着脑袋,一副鹤立鸡群的傲娇模样。

    董咚咚立即凑过去打招呼:“感谢天哥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

    洪震天一脸不耐烦的冷哼:“王朗呢?现在这么大架子啊,宴请我们都不带亲自到门口迎接了,呵呵”

    我掏出手机拨通董咚咚的号码:“给他安排到最角落那桌,他要是装逼,直接怼他,不用给谁面子。”

    “知道了哥。”董咚咚微微一怔,随即仍旧笑容不减的朝洪震天做出邀请的手势:“天哥这边请,我大哥目前在办公室跟几个市里面的大拿在聊天,待会他完事,我马上通知他。”

    洪震天鼻孔朝天的撇撇嘴,跟着董咚咚走到最角落的桌旁。

    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后,洪震天瞬间暴走,气呼呼的咋呼:“什么意思?让我坐犄角旮旯?”

    “我大哥说了,这块比较安静,有助于天哥修身养性,主桌今晚上都是我们头狼的好朋友,您屈尊一下哈。”董咚咚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道:“那您先坐,我待会再来伺候。”

    洪震天身后,一个贴身小狗腿梗着脖颈破口大骂:“草泥马得,什么意思?我们天哥去哪不是主位。”

    一瞬间引起大厅里很多人的注意。

    “这狗篮子有点晒脸,我下去跟他唠唠。”孟胜乐挽起袖管就准备下楼。

    “不用,让咚咚自己处理吧。”我一把薅住他的胳膊摇头。

    “朋友,进门就是客,你不懂礼貌我不怪你,只能说明你们公司家教差劲,但你得明白客随主便,刚刚那句粗口算我让你的,你要再骂我,那就是给你们天哥抹黑了。”董咚咚脸色不变,笑盈盈的朝洪震天摆摆手:“天哥,招待不周您多见谅。”

    小狗腿毫无眼力劲的又扯着嗓子骂了一句:“草泥马得,你算什么东西,跟我们天哥对话,你问问王朗敢不”

    “嘭!”

    没等他絮叨完,董咚咚抓起桌上的茶壶径直砸了下去。

    茶壶瞬间破碎,小狗腿捂着脑袋惨嚎的跌倒在地上,洪震天和另外一个马仔立即站了起来。

    “今天我们做东,求的就是一份其乐融融,天哥不满意可以撤,但要是没事找事,头狼随时奉陪。”董咚咚拍了拍手掌,依旧微笑的看向洪震天,接着朝身后挥了挥手臂,马上两个小青年跑了过来。

    “带这兄弟到厕所拿84消毒液好好漱漱嘴。”

    两个小伙马上拽起嗷嗷喊叫的小狗腿儿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干什么,人多欺负我人少是吧?”洪震天气喘吁吁的低吼。

    “天哥看出来啦?也对,这种事儿你们辉煌貌似经常干哈。”董咚咚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将西装的衣襟微微往上拽了拽,露出黑漆漆的枪托,接着朝洪震天轻笑:“我大哥说了,他没下来之前,哪位贵客要是先动筷子或者不告而别,那就是践踏我们头狼的骄傲,对于甩脸子的人,我们做事的准则向来是直接把他脸撕下来,天哥先坐,作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