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头狼 > 2064 临时拼凑的杂牌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听着手机里传来没有任何情感的电子合成音,直接把我的愤怒给彻底点燃。

    我咬着牙,一拳头“咣”的砸在酒桌上,眼珠子瞪得溜圆的低吼:“草特么的,啥鸡八情况啊。”

    “怎么了朗哥?”

    “发生什么事情了呀。”

    叶致远和熊初墨同时昂头望向我。

    “钱龙和胖子可能是出事儿了,目前联系不上。”我深呼吸两口,尽可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也顾不上有什么时间差,直接翻出来王者商会赵成虎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午安啊小朗朗。”电话那头传来赵成虎略带磁性的声音。

    我咽了口唾沫,沉声道:“三哥,我需要帮助,刚刚皇上给我打电话..”

    听我将事情经过简单复述一遍后,电话那头的赵成虎陷入沉默当中。

    “喂三哥,您还在听吗?”我有些焦躁的喊了一声。

    赵成虎粗声回应:“在听,阿瓦士在伊L的西南部,距离我所处的位置不算近,最重要的是我在那边并没有太过熟悉的朋友,那边的个人非法武装十分猖獗,我很好奇他俩好端端为什么会跑到那边去呢?”

    我心急如焚的出声:“我现在也不知道,说老实话如果不是刚刚接到皇上的电话,我连他俩到底跑哪去了都没数,三哥啊,你在海外呆的时间久,肯定比我更熟悉情况,能不能帮我想想辙。”

    “好,我马上问一下。”赵成虎没有任何推辞,直接道:“你等我电话吧,以你的性格应该会亲自过来一趟,或者到地方以后再联系我,我这边给你准备点合适的帮手。”

    “谢了三哥。”我微微缓口气。

    挂断电话后,我随即又拨通谢天龙的号码:“准备准备,陪我出趟远门,收拾好以后,给我来个电话,我把现在的位置发给你,喊疯子跟你一块过来。”

    谢天龙利索的应声:“位置给我吧,我马上过去找你。”

    我在打电话的同时,叶致远和熊初墨也不约而同的打起了电话。

    几分钟后,熊初墨看向我问:“朗朗,你刚刚说你朋友出事的地方是在伊L的阿瓦士是吗?”

    “嗯,你在那边有认识的朋友吗?”我满眼希冀的点头。

    熊初墨轻声道:“我一个同学和她姐姐是某国际医疗组织下属的一个分会的,目前她姐姐好像就带着一队疾控专家在胡齐斯坦省附近,具体是哪座城市我不太了解,刚刚我问了下我同学,如果你想最快时间赶到的话,可以搭乘他们在京城机场的专机,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让我同学帮帮忙。”

    “我刚刚也帮你打听过了朗哥,国内没有直接飞那边的飞机,想要最快时间赶到,你得先到科威特,然后再想办法过去,辗转过程太耽误时间。”叶致远轻咳两声道:“阿瓦士是个石油重镇,我家在那边倒是有两个不错的生意伙伴,但需要家里长辈帮忙联系,你可以先过去,到了以后我再让那边的朋友帮衬一下。”

    “成,麻烦你俩了。”我搓了搓脸颊,感激的朝着他俩出声。

    话音落下,叶致远和熊初墨再次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又震动起来,看了眼是小绿毛周德的电话,我立即接起。

    小绿毛扯着公鸭嗓门道:“朗爷,我们出来了,这会儿马上到羊城,是直接跟你碰头,还是我们先回酒店。”

    auzw.com “辛苦了,你们先回酒店吧,回头我让磊哥安顿你们。”我有气无力的招呼一声,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我突兀间想起来小绿毛他们仨好像都会点绝活,马上又喊了一嗓子:“对了阿德,给你点火药,你能造出来枪吗?”

    小绿毛微微一愣,虎逼嗖嗖的接茬:“光给点火药肯定不行啊哥,那玩意儿顶多给你造点大呲花、二踢脚啥的,如果你有硝胺,聚乙烯缩丁醛,还有..”

    我不耐烦的打断:“行了,你们仨先别回酒店了,我微信给你发个位置,过来找我碰头,跟我一块出趟远门。”

    放下手机后,我沉吸几口气,快速在脑子里思索钱龙和张星宇会发生的一切可能,透过刚刚钱龙的只言片语,我猜测他们一定是遭遇特别不成比例的伏击,不然以张星宇的精明算计,绝对没可能让自己身受重伤。

    也就是说,我们过去以后,搞不好第一件事情就得开干,但是从国内带家伙式上飞机肯定不现实,如果带上周家哥仨的话,至少到地方以后,我们能迅速获取自保能力。

    熊初墨看向我道:“朗朗,我帮你谈好了,你今晚上就去京城,他们凌晨四点多钟,刚好有一趟飞那边的专机,临时身份什么的,我同学都会帮你搞定,到地方以后,你可以先依附他们在当地的医疗组织,我同学的姐姐是负责人,和当地一些政客什么都比较熟悉。”

    “成,大恩不言谢”我抿嘴点点脑袋。

    叶致远轻拍我后背叮嘱:“过去以后,自己多注意点,虽说伊L整体局势比较好,但阿瓦士毗邻伊L克太近了,各种私军、武装云集,还有很多打着安保公司旗号的雇佣兵组织鱼龙混杂。”

    “嗯。”我揪了揪鼻梁骨道:“待会我会和段磊沟通好的,贷款公司的事情也就这几天正是挂牌,答应你们的原始股,我会第一时间落实,帮我照顾好家里,照顾好那帮兄弟。”

    叶致远难得立场清晰的打包票:“放心吧,我除了和你王朗是哥们以外,跟头狼的其他弟兄也是朋友。”

    “主要是辉煌公司那帮山羊篮子。”我犯愁的搓了搓腮帮子道:“算了,现在有增城区开发的事情钓着他们,李倬禹和洪震天应该抽不出来空闲。”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迅速给跑去郭海老家打听蒋钦底细的白老七和天道分别发了条信息。

    发完以后,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妥,迟疑半晌后,又拨通董咚咚的号码。

    董咚咚嬉皮笑脸的接起电话:“哈喽啊大哥,有什么任务?”

    我一字一顿的交代:“鹏城那边的赌场先关一段时间门吧,你带着哥仨马上回羊城,我要出门几天,家里有点不托底,你们老老实实呆在磊哥手底下听他吩咐。”

    “缺人手不大哥,要不我们陪你一块过去得了。”董咚咚马上问道。

    “别扯淡,我去的地方,你们几个绑一块都够呛能派上用途。”我烦躁的骂了一句:“马上停业回羊城。”

    “明白。”董咚咚机灵的应声。

    我点上一支烟,盯着手机通讯录翻动好一阵子后,最终还是打消了让姜林从缅D给我调几个兄弟的念头,他们从缅D过去需要不少时间,容易耽搁对钱龙和张星宇的救援。

    “呼..”我吐了口浊气,拨通又王嘉顺的号码:“让大外甥和大飞现在坐飞机去京城等我,我有点急事要干。”

    “我和浩然呢?”王嘉顺随即轻问。

    我低声道:“你们守家,顺带接应好羊城,有啥事听乐子吩咐,另外联系陆国康马上回羊城,配合段磊干点明面上的活。”

    我走以后,羊城这边文有段磊、陆国康统筹,武有白老七、天道率领,加上四小只和王嘉顺、聂浩然,只要不是辉煌公司大规模开战,应该没什么闪失。

    叶致远替我分析道:“朗哥,我记得你手下不是有个玩枪不错的哥们嘛,把他也带上吧,到那边以后热兵器是王道,我找朋友帮你们订了一个小时后飞京城的机票。”

    “嗯。”我使劲嘬了口烟蒂后,又按下郑清树的号码,叮嘱他直接从上海赶到京城。

    二十多分钟后,谢天龙和李俊峰率先到位,又等了一会儿周家的“剪烫吹”三兄弟后,我们一帮人径直驱车朝机场赶去,期间我不止一次的来回拨打张星宇和钱龙的电话号码,两人都始终暂时无法接通。

    尽管我内心急的快要冒烟,但我脸上却不能做出任何着急的表情,我是大家的主心骨,如果我特么自己都晃得跟只绿头苍蝇似的,他们心里更加没谱。

    就这样,我们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杂牌军”,第一次以这种形式跨出国门,开启了一段这辈子都让我刻骨铭心的血色之旅..

    skbwznaitoaip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