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781章 再无资格!求你回来【2更】

第781章 再无资格!求你回来【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句话,倒是成功地把黑衣女子的兴趣引了起来。wj

    鲜血仍在顺着她的眉骨流下,再汇聚到下巴。

    看着这样一幕,云洛然心中更加畅快了。

    她凑过来,压低声音道:“你肯定不知晓,我是个活了两世的人!”

    “你们所经历的一切,我也都经历过。”

    黑衣女子的瞳孔猛地一缩,罕见地流露出了几分不可置信。

    “知道为什么君慕浅每次藏起来的时候,都被七大宗门发现了吗?”云洛然的笑容扩大,更加恶毒了,“因为在我前世的时候,她的这些据点我都知晓了,现在重生之后,君慕浅在我面前根本无处可藏!”

    闻言,黑衣女子微微地冷笑了一声:“你可真是可怜,只会利用这些,可你就算掌控了先机,你也不是小浅浅的对手。”

    话音刚一落,一个巴掌就狠狠地甩了上来。

    “啪!”

    黑衣女子的唇角直接被打裂了,更多的鲜血涌了出来。

    “是不是,马上就见分晓了。”云洛然眼神冷恶,“你以为君慕浅是什么好人?我告诉你,她自私自利,自顾着自己!”

    “我前世的时候可什么都没有对她做,可换来了什么?”她的语气越来越激动,夹杂着愤怒,“她居然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五马分尸!”

    “明明镜怜那个老女人说过,我们应该互帮互助,她凭什么不救我?凭什么?!”

    黑衣女子冷漠地看着她,裂开的唇角一弯,伤势被牵动了:“笑话,你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救你?”

    “凭她也是镜月宫的一份子,她就必须要救我。”云洛然岂容他人反驳自己,她猛地上前,将黑衣女子的咽喉掐住,眼睛赤红,“我们同是镜月宫出身,同样是镜怜的关门弟子,可命运一点都不同!”

    “她是东域人人崇敬的尊主,还是后来的镜月宫之主,灵女之位也因为她而空悬……而我!我却因为一点小事,就被镜怜这个老女人逐出了镜月宫,还废除了全身的修为,比乞丐还不如。”

    云洛然只要一想起她前世所受的苦,她就无法停止对君慕浅的恨。

    凭什么?

    凭什么她们差别这么大?

    所有辉煌与荣耀,应该都是她的才对!

    她得不到的东西,也要毁掉。

    她要让镜怜看看,她才是镜月宫最卓越的弟子。

    “我知晓,我死的时候你们一定很得意。”云洛然的神色终于平复了几分,她唇一翘,略显得意地笑了,“不过你们没想到吧?老天厚爱我,时间倒流了,我又重生了!”

    “这一世,你们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你们所拥有的东西,也都是我的,这一次,谁也别想抢走。”

    黑衣女子冷笑不语。

    和一个已经疯了的人,根本没有办法交谈。

    “看来,你终究是不会说了。”云洛然的目光沉下,“也好,一个硬骨头,我先送你去阎王殿,不用多长时间,君慕浅也会去陪着你。”

    “你们不是生死之交吗?这下好了,死也可以死在一起了。”

    黑衣女子依旧不言声,她甚至直接阖上了双眸,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

    只有她剧烈起伏的胸膛,才能看出她此刻到底受了多么重的伤。

    见此,云洛然的神情更加厌恶了:“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大喝一声:“青萍剑!”

    “锵”的一声脆鸣,就有一把长剑出鞘。

    剑身通体黑色,其上绘着的青色莲花光芒流转,熠熠生辉。

    但是任谁都能看见,在云洛然握住这把剑的时候,剑在剧烈地颤抖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脱手而去。

    “动什么动?”云洛然的脸色变了变,“我拿着你,我就是你的主人。”

    她也不顾青萍剑发出的强烈反抗意志,剑指黑衣女子的心脏所在的地方,直直地攻了过去。

    然而,忽的……

    “嗡嗡!”

    在离着黑衣女子还有短短一寸的时候,青萍剑却停了下来,怎么也无法前进半分。

    “嗯——?”云洛然怒极,将青萍剑就直接扔在了地上,自己则是一掌上前。

    可是,这一掌依旧没有打在黑衣女子身上。

    “嘭!”

    一声爆响而起,伴随着一股搭理,云洛然竟是倒飞了出去。

    “然儿!”

    一旁的宿央瞬即上前,将她托住,稳在了地上。

    “先别碰我。”云洛然气得七窍生烟,一把甩开了宿央的手。

    她万万没想到,魅都已经在她手心里逃不出去了,她竟然还没办法杀了魅!

    此时,黑衣女子也抬起头来,唇又勾起:“连我的灵气护体罩破不了,还说自己是小浅浅的对手,不自量力!”

    听到这句话,云洛然的脸都绿了。

    但是她又不等不承认,这句话是真的。

    生死境和长生境的差距太大,哪怕灵力被封着,灵气护体罩也不会消失,除非生机彻底消失。

    该死的镜怜不把全部的《太阴诀》传给她,害她现在都没有到长生境。

    云洛然看着黑衣女子悠闲的模样,气急败坏:“我杀不了你,我也把你关到死,把你的灵魂抽出来,日日夜夜受折磨。”

    “然儿,不必这么麻烦。”宿央却是开口了,声音淡淡,“我帮你杀了她便好。”

    “宿?”听此,云洛然的眼中划过了一抹异色,“你能下得了手?”

    “我说了,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宿央淡笑道,“没有什么下不下得了手的。”

    云洛然狐疑了一会儿,勉强应下了:“那好,我要你先把她的经脉挑断。”

    “好。”

    宿央这么应了,便也这么做了。

    他就用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手上的动作都没有停顿,

    一剑接着一剑,直到把每一条经脉都挑断。

    在这个过程中,黑衣女子的眸光从始至终都很冷静,唯有冰冷的汗水混合着鲜血从她身上滚滚而下。

    云洛然这时候终于信了,她就站在一旁看着:“宿,灵脉也剥出来吧,还能放到地下坊会卖个好价钱。”

    宿央还是应了。

    这一次,用的是灵力。

    他抬手盖在黑衣女子的头上,微一用力,就将一条天极灵脉生生地从她的身体之中抽取了出来。

    这一次,黑衣女子终于没有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七窍流血,触目惊心。

    一千多年的岁月里,何曾受过这么大的疼痛与上海?

    黑衣女子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东域少君,忽而一笑,缓缓一语:“狼狈为奸。”

    四个字,直抵宿央的心房,那里传来了极度剧烈的抽痛,几乎让喘不过气来。

    可是他手上的动作仍然未停,因为云洛然又开口了。

    “宿,别那么容易让她死了,千刀万剐,才是最适合她的死法。”

    前世,她被五马分尸,今生,她要把她受过的痛百倍千倍的报复回来。

    云洛然就畅快地看着宿央用手中的剑,一刀一刀地割裂了黑衣女子的身躯。

    一刀,一刀,又是一刀。

    十刀、百刀……千刀万剐,毫不留情。

    一身黑衣完全被鲜血浸湿,从里到外,不成人样。

    记忆深处,又传来了云洛然猖狂不已的大笑声。

    “很好,剁了尸身,喂狗吧。”

    “……”

    恍然从梦中终于醒了过来,一切伤痕已然卸去。

    再回首时,已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嬴子衿抬手,掌心之中有着浅浅的光芒流转开来,缓缓汇聚。

    那代表了魅这一世的全部记忆,先前全部都收了回来。

    虚妄之境还在静止的状态之中,但是空间却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缝。

    灵女宫在崩塌,一切都在毁灭之中。

    黑衣女子站在原点中心,异色的双眸波澜不动。

    看着眼前的一幕,宿央震惊到不能自语,彻底失控了:“魅——!!!”

    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

    明明聚魂还没有成功,为什么魅就在他眼前?

    但是……她又好像不是她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会有这么平静到可怕的眼神,他连对视都不敢。

    “魅!”宿央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他几乎是疯狂地往前跑,“魅,回来!”

    然而,迟得不能再迟了。

    “咔嚓。”

    “咔嚓咔嚓……”

    被不知多少元神强者的元神加固过的虚妄之境,在这一刻终于彻底崩塌了。

    位于幽池村外的君慕浅,也感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她眼神微微一凝,正要上前去查看,眼前却忽的一阵风卷过。

    再看时,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君慕浅将嬴子衿上下打量了半晌之后,提着的气终于松了下来,她一把抱住黑衣女子:“还好,还好你出来了。”

    虚妄之境终究只是纸上谈兵,除了宿央,无人用过,连她也不知道其中到底会有什么隐患。

    “没事了。”嬴子衿的神情有些发怔,慢半拍地抬起手来,轻拍着她的背,低低的笑,“已经没事了。”

    气氛,也在此刻缓和。

    但是下一秒,却有一道极为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

    “魅!”

    宿央跌跌撞撞地从崩塌的虚妄之境中跑了出来,整个人狼狈不已,哪里还有半点东域少君的尊贵之气。

    他看着让他魂牵梦绕不知多少个年岁的黑衣女子,又是一声脱口而出:“魅!”

    听到这一声喊,君慕浅眸中戾气顿生,她倏地转头,眸光如刃:“你还敢叫这个名字?!”

    她只从元云飞的口中知晓魅是如何死的,可她却没有真正的看到过。

    可只是听着那些言语,她都能想象出会是怎样一副画面来。

    而罪魁祸首,就在眼前!

    “你……”宿央这才发现了紫衣女子,他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君尊主?”

    “是我。”君慕浅上前一步,挡在了嬴子衿的面前,眼神又狠又戾,“刚好你也出来了,以前的账来不及算,今日且一起算了!”

    闻言,宿央的身子震了震,神色渐渐地平稳了下来。

    他沉默了一瞬,半晌,才开口:“君尊主,我知道我该死,在你杀我之前,能不能让我和她说说话?”

    他想问的太多了,同时,心里还有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

    生怕君慕浅拒绝,宿央又续道:“若君尊主把我对魅做些什么,我现在就自封灵力。”

    “做些什么?”君慕浅声音一扬,却是笑了,意味深长,“你不必自封灵力,我也想看看你想说些什么。”

    这一句话,不仅没有让宿央把心放下来,反而惧怕之感更深了。

    又是一阵沉默,宿央才终于迈出了一步:“魅,对不起,我……”

    他看着那双极为平淡的异色双眸,却是怎么也吐不出来后面的话了。

    宿央的心头一跳,有了一种不好预感,藏在心里多时的秘密也在这一刻说出来了,声音带着某种仓皇:“魅,我是宿央,你记不记得,在一千多年前,你救过我的。”

    嬴子衿缓缓抬头,和以前一样,四个字将他打入了无尽的深渊,整个人如坠冰窖。

    ------题外话------

    想起来了,说一下,冰雪银原中也写过云洛然,但那是个幻境,有些是假的,有些是真的,真的用作给尊主提醒,其他的事情是假的~

    这里属于魅的记忆中云洛然说的话,所以都是真的。

    可能有些绕,可以回头仔细看看~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