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的召唤英灵系统果然有问题 > 226. 远坂凛大冒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刚入夜的冬木市,扎着双马尾的黑发女孩正独自一个人在街道上走着,还时不时地取出一个怀表状的东西看上几眼。3八3八3读3书,o

    女孩的年纪约莫五六岁,模样颇为可爱。但是在冬木市的夜晚,这样独自一人步行的小女孩并不常见。

    尤其是在最近。

    先不说孩子在深夜街道上游荡这件事本身就很危险,由于最近冬木市频频发生的连环杀人和儿童诱拐案件,新都冬木酒店以及港湾区的连环事件,警方已经发布了宵禁令,禁止市民外出。

    “标志性的相貌和双马尾,还有那惹眼的红色外衣,那肯定是远坂家的大女儿远坂凛,虽然年龄不大,勇气却是上佳,果然还是要出来救朋友。”

    高楼大厦间的缝隙处,总是会出现一些阴影处,在女孩身后,一处这样的阴影中,一个男性的身形凭空出现。

    这男子正是本次圣杯战争的其中一名从者,因为某些原因而占据berserker职介的赵云。

    他的目光隔着数十米,看到了女孩手中拿着的类似怀表物体上,红色的指针正飞快的旋转着。

    “自从圣杯战争开始之后,冬木市各处都有魔术师施展魔术,尤其是流窜作案的caster和雨生龙之介。魔力指针会混乱也是正常的。”

    赵云隔空看了看间桐家的方向,现在间桐雁夜应该正在和肯尼斯学习并完善魔术,犹豫了数秒后,赵云还是决定自行解决眼前这个小问题。

    “总之先跟着,如果她还是像原来一样找到了caster或者雨生龙之介,那就等那时候再说。要是没有,就等着凛自己放弃然后回家吧。”

    他远远地吊在后方,看着凛在路上走着。

    凛又走了十几分钟,在一处巷道的入口处,她停了下来。

    手中的魔力指针从刚才开始就逐渐趋于稳定,现在则完全静止了下来不再抖动,红色的发光指针定定地指着巷道内侧。

    远坂凛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了魔力指针所指向的位置的确就是巷道幽暗的内部。

    “咕嘟。”

    凛颤抖着吞下了一点自己的口水。

    从巷道的深处,传来一股糟糕的潮湿的气息。

    虽然年纪尚小,但远坂凛资质优秀,并已经在她优秀的魔术师父亲远坂时臣的教育下获得了大量关于魔术的基本知识。

    所以在定睛看过后,她已经感到了一股浓浓的危险的感觉。

    远坂凛隐约意识到,自己今天偷偷从家中出来找自己的朋友琴音,其实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而自己的母亲,又为什么会在自己问到自己突然失踪的朋友时,对自己说“凛,忘了你的那个朋友吧。”

    如果自己真的想要找到些什么的话,目标不应该是自己的朋友琴音,而应该是琴音的尸体。

    一股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如蛇嘶、如骨裂、如耳鸣的声音传来,远坂凛的理智告诉她现在应该尽快逃跑,但源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却让她动弹不得。

    虽然还从来没有见过魔术制造的妖魔和怪物,但仅凭自己的感觉,远坂凛就知道自己正深陷危险之中。-八-八-读-书,o

    “嗖”

    比耳鸣声更加刺耳但更具存在感的利刃破空声从远坂凛头顶穿过。

    远坂凛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头顶飞过,并且似乎扎中了巷道深处的“某种东西”,传来一声撕裂皮肉的声音,以及不知什么生物发出的嘶鸣。

    之后,一只粗糙的大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又是几声破风声和撕裂皮肉的声音从自己身前,应该还是巷道中传来,之后嘶鸣声便愈来愈小。

    另一只触感和方才的手相似的粗糙大手扶着远坂凛的肩膀,将原本面对这巷道内的她转过身去。

    大手离开后,远坂凛睁开眼睛。

    面前已经是灯火昏黄的冬木街道,以及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穿着奇怪白色衣服以及银色铠甲护具的男性,手中反握着一柄长qiang。

    “现在已经晚了,小孩子应该乖乖待在家里,以后再也不要晚上随便出来了,知道了吗”

    面具下传来的男性声音显得有些年轻,虽然中气十足,但却莫名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

    男性右手伸到面具之下,打了个清脆的哨子。

    在哨声吹出后不久,远坂凛便听到天边似有马嘶声传来。

    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远坂凛看到了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正向着自己,不,应该是眼前这个高大的青年男子的方向飞速靠近。

    密集的蹄声逐渐放大,白马也越来越近。最终在青年男子的身边停了下来。

    拍了拍白马的脸颊,白马也回应着蹭了蹭并舔了舔男子的手心。

    男子的面具转向了自己的方向。

    “诶怎么”

    远坂凛还来不及发出疑问,就看着青年男子伸出右手,将她抱了起来。

    如果按照常理而言,眼前这个青年男子对陌生的nu这样做,基本是可以被怀疑为猥亵女童或是拐卖了。不过,对于危机感觉灵敏的远坂凛这次却并没有感受到恶意。虽然带着面具,但她从对方的身上,只感受到一些平静的情绪,以及纯粹的关心。

    手上抱着一个人丝毫没有影响男子的行动。轻松灵活地翻身坐上马,青年将臂弯里的小女孩放在马鞍上自己身前的部分。

    “小姑娘,闭上嘴巴,风会很大,灌进口中可能会不舒服。”

    看到身前的女孩乖巧地捂住了嘴,青年男子微微点头,手向后摸了摸,一块同样白色的披风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被他取了下来。

    男子用披风包裹住自己身前的女童,随后拉起缰绳,调转马头,脚轻轻踢了一下自己的坐骑。

    白马跑了起来,很快便消失在了冬木市夜晚的街道上。

    远坂凛从家中离开一个小时后,远坂葵才发现自己的女儿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懂事还是不懂事,远坂葵发现自己女儿凛的床头还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自己要去冬木市找自己下落不明的同班同学琴音。

    禅城的家,在魔术结界防御上比远坂本家的府邸要弱了太多,这才导致女儿轻松地从家中逃走。

    毕竟是魔术师家庭的人,而且是圣杯战争参战者远坂时臣的妻子,远坂葵深知眼下冬木市、尤其是夜晚的冬木市的危险。然而,她更深知自己的丈夫现在没有时间为女儿去操这个心,丈夫远坂时臣现在正在进行战争,并且已经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在了战场上。

    于是,远坂葵没有立即通知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一个人驾着车,在前往冬木市的夜晚的国道上飞驰。

    女儿在纸条上已经说了自己的目的地,从禅城宅到冬木市的距离至少需要乘车半个小时,一个人跑出去的女儿能够选择的唯一前往冬木市的方式必然是电车,到达冬木市后,以五岁女孩子的脚力不可能跑出去太远,只要自己沿着冬木市电车站周围仔细寻找,应该就能找到。

    现在能够照顾女儿的,只有自己了。

    车子的速度飞快,虽然心急如焚,但远坂葵依然保持着最基本的判断力,她一直关注着路面和周围,避免车祸。结婚到现在已经数年,或许是受自己丈夫家的家训影响,远坂葵在这方面比一些遇事慌张的女人好很多。

    因此,在驾车途中,她看到了一个超乎现实的东西。

    一匹白马,沿着国道和她对向跑了过来。

    莫名地,远坂葵停下了车。

    白马同样在她的车前停下,这匹高大的白马马背上,坐着一个白衣银甲戴着白色面具的青年男子。

    “妈妈”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远坂葵看向声音的源头。

    自己的女儿,同样坐在马背上,身上穿着那件自己买的红色外衣,外套之外则裹着一块非常大的白色布料,红与白的颜色组合在夜晚的车灯照射下相当惹眼。

    青年男子下了马,之后又把自己的女儿远坂凛从马背抱了下来,放在了远坂葵所驾驶的车子的侧面。

    在做完这些动作之后,打扮奇异的青年男子一言不发,再次骑上马,离开了。

    远坂葵看到自己的女儿对着青年男子骑着马远去的背影挥了挥手,之后自己打开车门,坐上了车。

    她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凛,刚才的那位是”

    远坂凛摇了摇头,将方才她在冬木市新都中的遭遇简单地和母亲说明了一下。

    “你说你在冬木市新都遇到了可能是妖魔的东西,然后被刚才的男人救了是吗”

    “嗯,在巷道前面为我有一种比爸爸收藏的禁忌魔道书危险百倍的感觉,但那个叔叔出现以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远坂凛说完话后,远坂葵紧紧抓着身前的方向盘,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去。

    “凛,你在车上等等妈妈,我马上就回来。”

    “嗯,知道了。”

    远坂凛原本还以为母亲会因为自己胆大包天的肆意妄为狠狠训斥自己一顿,但远坂葵的话中却意外地完全没有怒气。

    远坂葵解开安全嗲,打开驾驶座旁的车门走了出去。

    虽然远坂时臣是一个极为传统的魔术师,对于近现代人类科学发明的电子产品一直持敬谢不敏的态度,但电话、电灯这些东西的确在日常生活中相当好用,尤其是就算没有受过任何魔术训练的普通人都能够使用这一点,的确非常便利。

    因此,虽然排斥电子产品,但是远坂时臣在圣杯战争开始前,还是准备了两部便携手机,一个在远坂时臣手中,一个在远坂葵手中,用于紧急情况下,尤其在紧急情况下远坂葵需要和远坂时臣联络的时候。

    尽管并不想打扰自己正在战斗的丈夫,但远坂葵判断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或许对丈夫有用,于是还是拨通了电话。

    冬木市,远坂家宅邸。

    “叮铃铃铃”

    由于从来没有听过手机的来电铃声,远坂时臣呆呆地想了很久,才从抽屉里取出了手机,之后又犹豫了很久,才准确地按下了接听键。

    这部手机只有一个人会打进来,因此远坂时臣没有任何迟疑,直接问道

    “出了什么事情了吗葵。”

    “时臣,我刚才,可能遇上了你所说的,圣杯战争的servant了。”

    “你遇到从者了那个疑似从者的家伙长什么样子白色的衣服、白马、白色面具还用长qiang让我想想,这次圣杯战争的从者中,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berserker了。你看到了什么东西,全部都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国道上打着电话的远坂葵缩了缩身子。

    着急出来找女儿的她,只穿了一件居家单衣就驾车出来了。薄薄的单衣根本无法挡住夜晚的寒风,让她有些打哆嗦。

    “其其实不是我看到的,是女儿看到的。”

    远坂葵将方才远坂凛留下一张纸条就前往冬木市寻找失踪同学的事情告诉了远坂时臣。

    “凛竟然去了冬木市,我不是和你们说过这里现在很危险了吗现在冬木市的儿童诱拐案件,就是其中一个彻底疯了的从者干的,凛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尽管有着魔术师的天赋,但是作为魔术师还只是一个雏鸟,遇到了从者甚至其他御主,都是绝对逃不掉的。”

    对于自己家族魔术刻印的继承人,远坂时臣还是相当关心的。说了两句后,他又说道

    “既然这样,你把这个携带电话给凛,我要听听她怎么说。”

    远坂葵点了点头,返回了车内把电话递给了女儿。

    远坂凛把方才和母亲说过的话又对父亲说了一遍,而且由于远坂时臣的要求,说的比之前更详细了。

    “你说那个人是一个人出现的,而且还和你说了话”

    远坂时臣忍不住站了起来,

    能够在脱离御主后依然没有任何攻击倾向,同时还能够运用语言的能力,这就说明

    “berserker,拥有理智”11百度一下“我的召唤英灵系统果然有问题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