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第359章 我怀孕了(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怎么在这里?”两个人互相看着彼此。

  而后。

  辛早早突然笑了一下,“这是你家。”

  路小狼点头。

  辛早早走过去,坐到路小狼的旁边,她脸色很不好,此刻对着路小狼却还是笑得很温和,“今晚打扰一下。”

  “嗯。”路小狼点头。

  “听知之说你离开了,怎么回来了?”辛早早问。

  路小狼有些沉默。

  辛早早想,路小狼应该不愿意说出来。

  她也不再多问。

  其实,她也不是一个八卦的人。

  她起身准备去路小狼的一间客房。

  刚站起来。

  “我怀孕了。”路小狼突然开口。

  辛早早怔住了。

  那一刻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转头看着路小狼。

  她依然穿着宽松的体恤,盘腿坐在沙发上,体恤挡住了她的肚子,而且身上没有长什么肉,眨眼看上去根本就看不出来,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辛早早这么愣怔了好几秒,“你说你怀孕了?”

  “医生说有6个月了。”路小狼直白。

  辛早早觉得信息量有点大。

  第一。

  路小狼是尼姑,出家人不是不能那啥那啥的吗?

  第二。

  路小狼说自己怀孕6个月了,这么算来就是在刚离开锦城就怀孕了,而孩子的爹是谁?

  她审视着路小狼。

  路小狼也不太会揣摩人心,她说,“当时去医院做胃部检查,医生说我得了胃癌。”

  “什么?!”辛早早有些激动。

  “但事实上检查单拿错了。我当时没看,医生也没注意看那个检查单不是我的。事实上我只是浅表性胃炎,不严重,注意饮食就好。但因为我当初认定得了胃癌所以离开了锦城,顺便把手机号也换了,在医院发现错误之后联系我没能联系上,所以我不知道原来我不用死。”

  所以……

  这之间就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是以为我要死了,然后在死前强了殷勤的。”

  辛早早目瞪口呆。

  路小狼……真的很霸气。

  路小狼说,“就是觉得,殷勤很讨人厌,看网络上说怎么怎么报复才会解恨所以就做了。而且网络上还说,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死了还没有和男人过。”

  辛早早点头。

  她表示她可以理解。

  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什么极端的事情可能都做得出来。

  即使路小狼的行为真的……很异类。

  “我没想到的是,我怀孕了。”路小狼说,“肚子越来越大,就是那种,我怎么做腹部运动还是会鼓起来,我以为我是胃癌导致的病因,但是来我们武林寺烧香念佛的一个老阿姨说,我是怀孕了!问我是不是很久没有来红,问我是不是有想吐的冲动……然后我回来了确定了,就是怀孕了。我才知道,原来和男人之后是可以生宝宝的。”

  “……”辛早早不知道能说什么。

  这一刻似乎也听不出来路小狼到底是不是喜悦的。

  她就只能这么默默的听着。

  听着路小狼毫不隐晦的又说,“因为被武林寺的师父知道了我破了红尘的界,所以把我狠狠打了一顿,赶出了武林寺。”

  辛早早听着有些心惊。

  刚刚听她说做腹部运动就已经让她心有余悸了,现在还被狠狠揍了一顿。

  她很想知道小狼的宝宝还是好好的吗?

  这么看来肯定还是好的。

  说不定小狼怀了一只小金刚。

  “然后我就回到了这里,虽然我师父打了我把我赶走了,但是师父还是爱我的,他赶我走就是想要让我回来好好生孩子。”路小狼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有些感情波动,但她很快就过去了,她说,“我回来之后就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那就好。”辛早早笑。

  路小狼说,“不知道为什么也高兴不起来但也不排斥,就是觉得很奇怪,肚子里面会有一个小生命,偶尔还会踹我两脚。生下来之后不知道会不会打架。”

  “……”辛早早应该怎么给路小狼普及怀孕的相关知识。

  毕竟,她也没有过小孩,虽然经历过一次……怀孕。

  她有些微的情绪变化,一瞬即过,她说,“按照医生说的做就行,其他不用想太多。”

  “我也是这么想的。”路小狼点头。

  “那殷勤知道吗?”辛早早随口问道。

  “不知道。”路小狼回答。

  辛早早一怔,“不知道?你没告诉他?”

  “为什么要告诉他?”路小狼还莫名其妙。

  辛早早抿唇,“他是孩子的爸爸,不应该出一份责任吗?”

  “不用。他连我都打不过,可能以后连我孩子也打不过,我要他做什么?”路小狼反问辛早早。

  辛早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婚姻,家庭。

  她说,“自立自强的女孩子是真的很棒,但是小狼,你才18岁……”

  “师父说,我已经满19岁了。”

  “好吧,你才19岁,你都还是一个孩子,怎么能够照顾好另外一个小孩子,小孩子是很麻烦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小孩子是需要家庭的温暖的,这份温暖不仅仅来自于母亲,父亲也要参与的。”辛早早努力的解释,“不管怎么样,殷勤是孩子的父亲,他应该有权利知道他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这个事实,否则你也算欺诈行为。”

  “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有的。”辛早早重重的点头。

  “哦,那我有机会告诉他。”

  “嗯。”辛早早笑。

  她真的很欣赏小狼,任何事情敢作敢为,从不拖泥带水。

  与其说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在报复殷勤,还不如说是因为真的喜欢所以做了自以为是报复但事实上是男女之间很亲昵的事情。

  像小狼这种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性格,她其实是欣赏的。

  而她,没有这份魄力。

  对谁都没有。

  “对了,你是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路小狼问。

  “额,嗯。”辛早早微微点头。

  “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路小狼直白。

  辛早早说,“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好在,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路小狼也就不再多问了。

  “我去房间休息一下。”

  路小狼点头。

  辛早早回到客房,她躺在床上,怎么都没有睡着。

  她依然看着天花板。

  她是真的不想回到辛家别墅,不只是不想面对汪荃,还会让她想起很多不好的回忆。

  她不会心软。

  绝对不会心软。

  ……

  一周之后。

  辛早早在路小狼的家里住了一周,没离开。

  路小狼也不撵她走,晚上她下班晚,还会给她留晚餐,即使每次都是外卖。

  辛早早觉得路小狼这么吃外卖很不好,但她又是一个人,看路小狼的样子又不像会做饭,所以就给宋知之打了电话,让她帮小狼雇一个保姆。

  而她都不知道,原来宋知之根本不晓得路小狼回来了。

  更不知道她怀孕了。

  所以到了晚上,宋知之就气势冲冲的提着两盅鸡汤来看路小狼。

  当时辛早早刚好下班到家,就看着宋知之瞪着路小狼。

  路小狼也这么看着宋知之,显得很淡定。

  估计路小狼心里想的是,反正你也打不过我,我不怕。

  辛早早那一刻觉得有些好笑。

  她走进去,听到宋知之狠狠的说道,“为什么回来了不联系我!”

  “……”路小狼低头。

  “不是说了,回来了就找我吗?”宋知之不爽,但口吻明显不是在骂,而是生气小狼既然回来了而且还怀孕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告诉她!

  路小狼像个做错事儿的孩子,“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因为我走的时候以为我自己要死了,没想到还能活着。”

  “说什么傻话。”宋知之无语。

  路小狼把她离开又和殷勤的事情讲了出来。

  宋知之听了之后,就开始狂笑。

  笑得路小狼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辛早早也被宋知之逗笑了。

  宋知之似乎就是很有能力让别人感染到她的情绪,然后融入其中。

  宋知之把鸡汤盛了出来,给小狼盛了一碗,让她吃了。

  小狼不想吃。

  因为她要吃素。

  宋知之厉声,“都吃过这么重的肉了,还吃什么素。”

  “我没有啊。”路小狼反驳。

  这几天虽然医生一直让她多补补,但是她还是坚持吃的素食,大多数以养生粥为主。

  宋知之和辛早早听到路小狼的话都笑了,两个人自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小狼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却就是做了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

  “来吧。”宋知之也不多做解释。

  她强迫着把汤送到了路小狼的面前。

  路小狼怔怔的看着,还是下不了嘴。

  “都被赶出武林寺了,你就不是武林寺的尼姑了,现在你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吃肉再正常不过。”宋知之劝说。

  路小狼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拿过来,一口一口吃了。

  她确实已经不是尼姑了。

  所有尼姑需要忌的东西,她现在都不用忌了。

  宋知之看路小狼吃了起来,又给辛早早盛了一碗。

  辛早早诧异,“我没怀孕。”

  “看你瘦骨伶仃的,补补。”宋知之说。

  辛早早微微一笑。

  心口其实有些暖。

  她接过,也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三个女人在路小狼的饭厅中。

  宋知之拉开话题,“你怎么样?”

  问的是辛早早。

  虽然路小狼确实给了她一个炸弹般的消息,但她总觉得,这段时间最需要关心的反而是辛早早。

  目前新闻很多。

  关于她被绑架,慕辞典杀人等等。

  她没有主动给辛早早打电话是因为,她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辛早早其实是不需要任何人来帮助她。

  辛早早应该早就做好了她的决定。

  此刻问起,也是因为已经过了一周时间,这个案子似乎一直没有什么结果。

  辛早早回答,“我还好。警察让我去了几次警局,关于慕辞典杀人的事情我说了一些经过。”

  “慕辞典杀人……是为了你吧。”宋知之揣测。

  说是揣测,其实就是很清楚了。

  辛早早点头。

  “对他,就没有任何可能了?”

  “没有。”辛早早很坚决,“这辈子都不可能。”

  宋知之也不再多说。

  即使她越来越感觉到慕辞典对辛早早,可能真的是爱了。

  还是很深很深的那种。

  她又问道,“按照慕辞典的案件,大概会判刑多少年?”

  “不知道。”辛早早直白,“警察说慕辞典的判刑情况会根据我的口供衡量,所以说,我对警察说的所有都很重要,而我暂时,并没有说太多。”

  “你是在等什么?”宋知之问。

  辛早早也不隐瞒,“我想要报复的人,不只是慕辞典。”

  宋知之似乎知道了。

  她点了点头,“这起事故,是汪荃引起的?”

  “所以不应该只让慕辞典一个人承担责任!”辛早早一字一顿。

  “嗯。”宋知之很认同,“对了,慕辞典醒了吗?”

  昏迷了一周,终于醒了。

  辛早早那一刻还是有些动容。

  对。

  听说慕辞典,终于在死亡的边缘,醒了过来。

  ------题外话------

  明天见!

  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