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无限世界投影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比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望着眼前的天地之灵,宋三的脸色渐渐坚定,这一刻轻轻开口说道。

  他不相信陈长铭也是布局的一员,更不相信对方能够驾驭他的师父。

  此刻的征战,便是明证。

  若陈长铭真是对方布局中的一环,那么此刻双方又为何会大打出手,在此刻彼此征伐?

  而既然能彼此征伐,那便说明两方的实力其实相差无几,至少远远没有到达可以讲另一方化为棋子的地步。

  既然本身都没有碾压另一方的力量与魄力,又谈何将对方变成棋子,化为自己的棋。

  这根本是无需多想的事。

  想通了这些关键,宋三的心情逐渐坚定,望着天地之灵的眼神也逐渐变得越发肯定下来,没有丝毫的迟疑。

  感受着宋三眼中的坚定,天地之灵沉默片刻,随后最终一笑。

  “倒也没白收你……”

  他轻轻开口,脸上露出淡淡微笑。

  “不错。”

  望着宋三,他继续开口,轻轻说到:“区区一个神魔至境,还不至于让我不敢与之争锋。”

  “接下来的一切,还要各凭本事……”

  他轻轻开口,脸色显得格外的平静与淡然,没有丝毫的惶恐与不安。

  时间缓缓过去。

  半空之中,阵阵涟漪不断划过,在此刻勾连出阵阵痕迹。

  在半空之中,在那满天的雷霆之上,一阵阵雷霆在其中孕育,这一刻即将爆发而出。

  这里是满天的雷霆,四周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紫色雷电,四周看上去静悄悄的,唯有阵阵风雷之声响彻,显得十分清脆与响亮。

  而在这其中,两个身影彼此相对,这一刻彼此对立着。

  陈长铭独自伫立在一边,在一旁站立着。

  他独自站在那里,这一刻同样置身于满天的雷海之中,在其中伫立着。

  而在其对面,一个身材高大,却显得十分消瘦的身影出现,在此刻徘徊着。

  他伫立在陈长铭的对面,身上穿着一身黑袍,尽管身形你消瘦,但看上去却有一股独特的气韵,显得格外独特。

  不是别人,正是太隐之首领,霍乱天下的幕后黑手,那一位最强的夜帝。

  在此刻,其默默伫立在那里,与陈长铭彼此相对着,两人在这个地方站着,彼此望着对方,彼此都能够看清彼此眼中所显出的那一点忌惮。

  毫无疑问,不论对他们谁来说,彼此都可谓是这一个时代的最强敌手,纵使遍寻一个纪元,也找不出多少的存在。

  而在此刻,在命运的牵引下,他们两人彼此相对,在此刻彼此面对着,即将展开一场惊世的碰撞。

  “过往已逝,未曾想到,在如今的这个纪元之中,竟然还能诞生你这样的变数……”

  一片雷霆之海中,夜帝身形消瘦,整个身躯在雷海中伫立,看回去如同一尊伫立于雷海,诞生于雷海的九天雷神,显得格外的神圣,恐怖。

  阵阵力量笼罩四野。

  此刻被一阵深沉夜幕所笼罩,根本无法看清其中的真实,只能被起的力量所影响,看见阵阵虚影。

  “变数……果然是变数……”

  望着陈长铭,感受着陈长铭身上传出的气息,夜帝轻轻叹息,这一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如此之强的力量,单单在神魄上,你已经丝毫不逊色于我了……”

  他轻轻叹息,感受到了一阵恐怖。

  对于陈长铭此刻的状态,他看的很清楚。

  陈长铭此刻看似寻常,看上去似乎与正常人一般,并无什么不同。

  但是实际上,此刻对方仅仅只是一点神魄化形罢了,根本不是本体来此。

  对方的真正本体,此刻仍然还位于真实世界之中,在其中沉寂着。

  而单单以神魄之力而言,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完全不逊色于他了。

  对于夜帝而言,这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旁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夜帝自己清楚,他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究竟花费了多少力气,又有着怎样的机缘与造化,才能够真正走到如今的这一步中。

  相对于他而言,眼前这个人的话年纪真的很轻很轻,在他看来或许还不足一千岁,竟然便已经达到了如此修为。

  这种进境,堪称是一种不可思议了。

  让人不由叹息,感到一阵感叹。

  纵使夜帝也是如此。

  “所谓的变数,便不用再提了……”

  伫立原地,望着对面的夜帝,陈长铭轻轻开口,脸色看上去十分平静:“修为到了我们这个程度,所谓的变数又有什么意义……”

  “只要实力足够强大,所谓的变数,又算的了什么……”

  他脸色平静,轻轻开口说到。

  “倒是不错。”

  夜帝轻轻叹息,视线却望着陈长铭,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你的天资无双,神魄肉躯皆已至圆满之境……”

  “只可惜……”

  “可惜什么?”

  陈长铭脸色平静,轻轻开口。

  “只可惜,如此英杰,今日竟要死在这里了……”

  他轻轻叹息,这一刻如此开口说到。

  “大可一试。”

  陈长铭脸色平静,轻轻开口,对于夜帝的话没有多少反应。

  两人伫立在那里,尽管不断开口攀谈,但从始至终并未曾动过,身影的其中伫立着,并没有丝毫动作。

  在四周,一片片雷海在肆虐,在此刻荡漾,显化出种种异象。

  虚无之中,一头头紫色的麒麟盘踞,一头头神鸟飞舞,偶尔之时,还能看见紫色的苍龙在咆哮,发出阵阵龙吟。

  四周的力量都开始渐渐激荡起来了。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化,四周一切,包括道则,雷霆在内,都被其所波及,化为了各种形状。

  金色的刀芒显化,在此刻笼罩了虚无。

  盖世无匹的刀意在展现,在此刻彻底展现出那种威视。

  恍如刀中帝皇,君临天下,那股刀意高高在上,有一种至强的意境蕴含的其中,令人在感受到的那一刻起,便不由升起了一股敬畏之情,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敬畏。

  天王金刀,君临!

  盖世无匹的刀意,在神魄牵引下汹涌而出。

  刹那之间,盖世的刀芒绽放,在一瞬间所展现而出的锋芒,令眼前的夜帝都不由一惊,感到一阵诧异。

  “如此霸道刚猛的刀法刀意……”

  感受着天王金刀的恐怖刀意,夜帝的脸色有些诧异,这一刻不由抬起头,感受着心中那股惊悚的意境,这一刻心中浮现出一抹惊艳之感。

  淡黑色的夜幕笼罩一切,从夜帝的身上扩散,逐渐想外扩散而去,笼罩了这片苍穹与原野。

  黑色的气息笼罩了一切,将此地彻底覆盖,像是盖上了一层黑色的遮布,直接就此笼罩。

  轰隆!

  天王金刀横扫,就此斩落而下。

  盖世无匹的刀芒斩落,却无法将那一层看似薄薄的夜幕斩破,反而被其所笼罩,被其逐渐包裹在内。

  下一刻,那一层夜幕向前汹涌而去,直接将陈长铭的整个身上所笼罩。

  大地变成一片昏暗,黑暗是此刻永恒的旋律。

  “师父!”

  大地之上,望着眼前场景,宋三脸色大变,这一刻心中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两大神魔至境之间的角峰,本应无法被寻常人所窥视。

  寻常人纵使是所谓的神魔,也无法真正观察到这一战的所有细节,纵使只是感受到其中逸散而出的种种气机,都会承受不住,从而导致种种后果。

  纵使天地之灵,也只是透过雨陈长铭本体之间的特殊联系,才能够准确把握到其中的大致变化,感受到那种大致的战况。

  其余人就更不必说了,纵使神魔,在这两人面前也根本算不上什么。

  但是宋三却是个意外。

  他虽然实力不济,但奈何自身足够特殊,疑似与那天地之间最为神秘的至理之门有着联系。

  而透过这层联系,他竟然硬生生通过自己的特殊能力,以自己那独特的视角出手,观察着眼前这一战的过程与结果。

  在此刻,他望着被夜幕逐渐吞噬,渐渐失去生息的陈长铭,便不由发出一阵惊叫。

  望着半空中的情况,他下意识看向一旁,望着了天地之灵所在的方向。

  只见在那里,天地之灵独自一人伫立在那里,此刻脸色看上去十分平静,从脸色上,看不出丝毫惊慌失措的情绪。

  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望着起这幅模样,宋三心中一定,继续转移视线,观察着战况。

  果然,下一刻金色的刀芒展现,盖世无敌的刀意再次展现,在此刻爆发出恐怖的威视。

  阵阵恐怖的力量笼罩了虚无之间,在苍穹之上,那一片片雷海之间,伴随着金刀刀芒展现,盖世的天王金刀再次出手,一种恐怖的力量落下,直接斩断了雷霆,将那满天的雷霆都直接抽取,化为了纯粹的雷霆之力,随后挥出盖世一刀。

  天王金刀,寂灭!!

  熊熊寂灭之意在展现,那种浩荡的力量展现四方,笼罩了整片天地。

  雷霆浩荡,发出了阵阵轻响。

  在这一刻,半空中无尽雷霆落下,在此刻化为最为锐利,最为刚猛的刀芒,尽快向前方展现。

  夜帝的脸色平静,只是轻轻挥了挥手,看这样子,似乎对陈长铭的爆发没有丝毫意外。

  伴随着他挥手,一阵神力浩荡,直接自其身上涌现而出,那股力量涌现后,在瞬间喷涌,化为一条黑蛇,在半空中发出阵阵嘶鸣声。

  轰隆!!

  雷霆响彻,在此刻爆发。

  在宋三有些震撼的视线注视下,陈长铭手持长刀,向前重生,浑身上下一股盖世的刀意爆发,向前斩落而去。

  天王金刀的力量彻底展现,在一瞬间,盖世无匹的刀意汹涌向前,劈开了重重的隔绝,向着夜帝身上斩落。

  砰!!

  恍若世界开辟,整个天地都开始碰撞了起来。

  阵阵恐怖的碰撞声不断响彻,四方之地,天地都开始寂灭了,一阵疯狂的寂灭之意笼罩了一切。

  两大神魔至境就此开始厮杀,在彼此之间展现出盖世的威能。

  他们彼此厮杀,每一拳每一脚之间都能爆发出莫大的威力,能令山川崩碎,能令大河倒流,更能永久的改变一片天地,使其变成另一个形状。

  那种力量盖世无双,若非他们在雷海之中交战,而非选择在真实世界之中,恐怕此刻整个真实世界都要受到写影响,被其影响到一些东西。

  不过尽管如此,在此刻,他们却仅仅只是试探,彼此之间都没有真正将自身的力量展现出来。

  在征伐中,陈长铭能够感觉到,与他一般,夜帝此刻同样也并非真身,仅仅只是一道神魄化形,前来此地罢了。

  而其真身,此刻还位于真实世界的某一处地点,在其中沉睡着。

  这也很好理解。

  神魔也有着寿数限制。

  眼前的夜帝既然从漫长的时光致命便开始布局,那么其年纪必然十分大了,说不定早已经到了自身的寿数极限,因而等闲不敢出现,只能以神魄之力现身,与陈长铭一战。

  这便与此前虚无世界之中,九天玄女自封于玄冰之中,借此延缓生机一般,是一种自我封印。

  也因此,对方大部分的战力被封印,陈长铭此刻才有了喘息之机。

  不然的话,同为神魄之身,在境界上,陈长铭的确无法与对方相比,强行比较,仅仅只会落败罢了。

  在硬修为上,他此刻的确不如对方,还差了对方好几筹。

  不然,这倒也无所谓。

  修为不够,寿命来凑。

  对方的修为固然精深,但陈长铭也不是全无优势的。

  年轻,便是他的最大优势。

  在虚无世界里历经数万年时光,他的阅历已然无比深厚,但他这一具身躯却仍然年轻,仍然还有极其漫长的寿命可以挥霍。

  换言之,他还有大把的寿命可以去消耗。

  而对方却并非如此。

  身为曾经的神魔,对方能够活到如今,已然是极其不易,更不可能如他一般,拥有如此漫长的寿元。

  如此一来,短时间内或许还好,但等到时间一场,在续航能力上,对方必然无法与他相比。

  这也是陈长铭的底气之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