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镇国辅君 > 第十一章 当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策马狂奔而去,贾腹率领骑兵晚了一步,在后面紧追不舍。

  他没想到徐岩竟然真的敢劫人,那可是死罪!

  原本他们只想弄死一个庞虎,来平息信国公的怒火,如今倒好,这帮榆林军残部竟然一窝蜂地找死,正好一网打尽!

  贾腹兴奋喝道:“杀,一个不留!”

  双方一前一后在旷野上狂奔,展开了追逐战,徐岩数次想要甩掉贾腹,却都没有成功。

  给脸不要脸,真当自己无敌了?

  在跃上一个山坡后,榆林骑猛然停下,徐岩望着狂奔而来的骑兵,脸色冰冷:“邢叔,击溃他们!”

  “是!”

  刑叔狰狞一笑,抽出长刀,大喝道:“列队!”

  原本散乱的骑兵,在极短时间内迅速组成整齐队列,邢叔位于队伍最前方,举起长刀,向前一指:“冲!”

  轰——

  五十余骑狂奔而去,借着土坡的加速,悍然朝前方发起了冲锋。

  贾腹此次带来的骑兵足有三百人,六倍之敌,他们却毫无畏惧,也没有任何躲闪,正面直接碰撞。

  在冲刺途中,榆林骑快速变动,形成标准的箭矢阵型,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们每个人的间距几乎相等,所有人伏低身体,漆黑甲衣宛如狂龙,展现出了无可匹敌的霸气与凶悍。

  而对面的禁军,人数虽多,但阵型散乱,这些人光顾着追赶,前后拖拽,乌央乌央,好似散养的羊群。

  在一瞬间,两者轰然相撞,高下立判。

  疏于训练且从未上过战场的禁军骑兵,明显缺少生死间的历练,恐惧在他们之间迅速蔓延,前排的士兵甚至下意识调转马头,进行躲避。

  犹如一柄铁锥刺穿绵软的豆腐,邢叔率领的榆林骑兵,悍然从中间撕裂了禁军骑兵,把他们一分为二,中间出现一个巨大裂口。

  随后他们转过一个弯,速度不减,再次扎进禁军骑兵之中。

  又是贯穿!

  这一下直接腰斩了禁军骑兵,也彻底压垮他们的斗志,士兵们惊恐逃窜,四散奔逃,哪怕贾腹大声喊叫,也无法约束他们。

  两次冲锋后,榆林骑进行短暂的休整,赫然一人未损。

  见晋军已经溃败,他们也不再冲杀,慢腾腾的返回山坡,与徐岩汇合一处,朝着东方奔去。

  贾腹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再也不敢追击!

  ————

  一路狂奔,终于甩掉了贾腹他们,徐岩下令停下休息。

  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旁边有条小溪蜿蜒流淌,徐岩把虎子三人放在地上,用布巾浸水,挨个抹在他们脸上。

  此时药效已经过去,被冷水一激,三人迷迷糊糊的醒了。

  “石头?呃……你们怎么在这?已经回大营了吗?”虎子茫然问。

  徐岩叹了口气,收回布巾,没有说话。

  伍叔在旁边问:“都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我们被下药了!”

  铁叔第一个记起了昏迷前的事,神色一紧,急忙对徐岩道:“贾腹请我们去酒楼喝酒,说是要庆祝虎子升为都尉,我们没有防备,很快就昏倒了,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

  三人面面相觑。

  徐岩起身走向溪边:“伍叔,你跟他们说一下吧!”

  伍叔答应,然后说起了事情经过:“吕程突然回来报信……将军之前明明叮嘱过,最近不要外出,韩元宏那件事还没完……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你们恐怕已经被抓回大营定罪了……”

  “冲击司法小队,咱们现在是彻底跟左威卫闹翻了,只怕回不去了……”

  虎子听完事情,勃然大怒:“该死的混蛋,竟然敢阴俺们,老子活劈了他!”

  铁叔与董梁又是愤怒,又是愧疚,低头站在那里,暗暗咬牙。

  虎子骂了一阵,见徐岩没说话,有些心虚走过去:“荣安,这次是我错了,不该跟他出去的!”

  徐岩蹲在溪边洗脸,冰凉的水渗进眼角,有些涩然。

  待他睁开眼,混乱的大脑已经清醒:“现在不是悔错的时候,重要的是想出解决办法!”

  他说完之后,众人静默,气氛愈发沉重。

  哪有什么解决办法?

  私自率兵出营,违抗军纪,袭击军司法……这些都是死罪!

  杨立贵回到大营,必定把此事上报,待兵部下发文书,废除兵籍,他们就会成为罪犯!

  除了逃,还能怎么办?

  半天时间,由兵变匪,众人心中五味杂陈!

  虎子也意识到这一点,脸颊涨红,咬牙道:“我这就回去把事情说清楚,只要仔细调查,肯定能真相大白!”

  “你回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囚禁关押,明正典刑判!”

  “大不了……大不了我认下,本就因我而起,死我一个,总比连累所有人要好!”

  “你给我闭嘴!”

  突然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话,徐岩冲上去一把攥住他的衣领,怒吼道:“这罪你要是敢认,我就没你这个兄弟,大帅一手建立的榆林军,也容不得你去抹黑!”

  “你们两个也一样!!”

  这是徐岩第一次发脾气,哪怕是在草原面临生死抉择,他也从未如此失态。

  众人低头!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这些人……难道真要当匪?”虎子红着眼睛问。

  被朝廷通缉,想要活着,就只有当匪这一条路了!

  “会有办法的!”

  徐岩松开他的衣服,低声道:“雪山上那么艰难,咱们不也挺过来了吗?总会有办法的!”

  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抓头,神色懊恼。

  他们辗转千里,历经生死,终于从草原逃了回来,本以为可以安心了,没想到最后竟是这个结果!

  憋屈!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回来,哪怕在草原战死,也比现在痛快!

  徐岩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地面发呆。

  当匪,是不可能的!

  若只是他一人,自然无所谓,本就无牵无挂,去哪里都一样。

  可其他人呢?

  哪一个没有父母妻儿?

  真若当了匪,把他们的家人置于何地?

  而且这一次如果他们跑了,那便等同于认罪,再无挽回的可能。

  这是最糟糕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