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1章 第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站在刚立好碑的两座坟墓前,突然想到了祖父在世时对自己说过的话:

  “战国时代有一位叫立花道雪的名将,他的爱刀就叫做千鸟,相传千鸟拥有斩断雷电的力量。

  我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平安长大,无惧险阻,成为我的骄傲。”

  在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豆丁,正带着满身汗水结束了持续一整日的繁重训练。看我举着木刀,在夕阳下挺直了小小的身板,平日里极为严厉的祖父难得面色温和地将我揽入怀中,那双鸢紫色的眼睛里全是期待与欣慰。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并不是普通的人类,更准确地说,我是鬼族——祖父真名土方岁三,即终结于四十余年前如樱花般绚烂易逝的新选组的“鬼之副长”。在通过服用变若水最终成为真正的鬼,并被纯血鬼族冠以“薄樱鬼”的称号后,他与我的祖母雪村千鹤隐居在北地,化名为“雪村隼人”在这安宁淳朴的山脚下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养老生活。

  自独子出生后,祖父便有了将一身所学传授给他的想法,只可惜父亲醉心文学,对继承武道一点兴趣也无。在祖父以为天然理心流将从自己这里断流后,我又出生了。

  发现我同样继承了鬼族能力之后,他终于放弃了对我父亲的填鸭式教学,转而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我身上。万幸,我这个性格也与他极为相似的孙女让他极有成就感——我学什么都很快,天赋与苦练让我飞速成长,就连他为人称道的众多绝技也被我轻松掌握。

  因为从小修行武道,母亲总觉得我的性格与举止看起来不太像一个正常环境下成长的温柔姑娘,不太高兴的时候活脱脱一个女版的“鬼之副长”,漂亮却也难以接近。抛开这些小小的美中不足,哪怕两年前恩爱如漆的祖父母相继离开人世,剩下来一家三口的生活单调却也幸福。

  可我心中平凡又温暖的幸福,终于被另一种“鬼”打破了。

  鬼到底是什么?

  是强大,是坚韧,是朝露般易逝;是魑魅魍魉,是伴着怪志异闻口口相传的故事,是夜晚不得外出的刻在骨子里的恐惧。

  在我前往附近城镇为感染风寒的母亲买药的时候,借着阴天的有利条件,鬼在白天袭击了我的家。留守家中的父母双双遇难,父亲的躯体更是被囫囵啃食,残缺不全,现场极其惨烈。如果没有听身侧同样安静站着的两位年轻男人的解释,我甚至以为是山间冬眠的凶猛野兽在开春的时候出来觅食了。

  根据这两位自称鬼杀队“柱”的男人的叙述,他们猎杀的鬼以人类为食,嗜血成性,而他们作为不被政府承认的灭鬼组织成员,只能暗地里自行追踪并借着夜幕笼罩斩断恶鬼的脖颈。昨夜他们接到情报说在这附近出现了上弦之鬼,可等全速赶来的时候还是已经晚了一步。

  野兽,不仅生活在密林深处,更隐藏在人群之中。

  “我很抱歉,雪村小姐,”见我站在亲人坟前发着呆,水柱锖兔安慰道:“但无论如何,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打起精神好好活下去。”

  “唔……就是这个道理。”炎柱炼狱杏寿郎点点头,原本还打算抬手拍拍我的肩,想了想还是收回了蠢蠢欲动的手。

  “你们说得对。”

  迎着已经开始转暖的风,我能感觉到脑后高高束起的乌黑长发被春风微微撩起,恍惚有一种母亲用手温柔拨弄我的发的错觉。我缓缓转过身,像是沉寂已久的枯木终于迎来了重见天日的一天。我看向试图安慰自己的两人,想要扯出一个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任由鼻尖的风唤醒我的五脏六腑:“所以我决定加入鬼杀队。”

  几十年前接连殒命的天才剑士们早就成了飞扬的尘土,如明珠般闪耀着的新选组,这个文献记载中被评价为刀法造诣极高的武士组织也逐渐被人遗忘。与新选组的境遇相似,鬼杀队同样不被当权者接受。当年新选组承载了祖父的志与道,如今我决定加入鬼杀队寻找自己的道,而在寻找到答案前,我会斩下每一个食人鬼的头颅。

  ——我的心中一直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催促着自己变得更强,然后找到那个杀害父母的鬼收割他的脖颈。

  其实一开始,炼狱先生和锖兔先生还是领略了一番我心中的熊熊怒火的:归家时发现父母惨死,家附近还有两个正好在场的陌生男人,那一瞬间我所有的感官都被愤怒与悲痛夹击。看见不远处血泊中躺着熟悉的和泉守兼定,我一把抄起这沾满了父母鲜血的刀就攻了过去。

  我不会使用他们所说的呼吸法,只能靠着极快的攻击速度和的祖父教导的剑道招式。我最大的依仗便是迅速愈合伤口的能力,这种不要命似的打法和猛烈迅疾的攻击,让对面的那个叫炼狱杏寿郎的男人惊叹不已,我甚至能看到他金红色的凤眼闪闪发亮,脸上也是赞叹与惊喜。

  “你的淤伤这么快复原了?果然不是普通人类吧?”

  “虽然年纪小,但是你的剑术造诣很高。”

  “既然要找到杀害父母的鬼,要不要考虑加入鬼杀队?”

  在锖兔迅速解释清楚之前,我一直都是带着两败俱伤的心情在挥刀的。我能看见炼狱先生在阻挡攻击时周身剑气像是赤焰,夹杂着旺盛的生命力与一往无前的蓬勃力量汹涌而来,可是在接近我的一瞬间又迅速消弭。显然,他只是为了阻挡我,而不是想要伤害我。

  我知道他这是在让着我,大脑稍稍冷静一点后,夹杂着锖兔先生三言两语的推测,我终于弄清了原委——

  手中握着的这振和泉守兼定是祖父土方岁三的爱刀之一,从刀刃受损的状况来看,在父亲死之前一定是与同样用刀的家伙发生了冲突。只不过父亲虽然也学了天然理心流,但是因为技法生疏多年,连刀刃都在战斗时被轻易损坏。因此在排除了锖兔和炼狱杏寿郎的嫌疑之后,剩下的答案便只有一个——

  杀掉我父母的鬼,是一个用着刀的鬼。

  我一言不发地拉着炼狱先生为他上了药,趁着此我也终于冷静下来。

  锖兔先生说,鬼杀队同样了解了我家的情况,并且认为很有可能是那个鬼听闻鬼之副长土方先生还有后人存活,否则也不会目的性极强地直奔这人烟罕至的北境山脚下。但至于是被稀有血液还是鬼族能力造成的吸引,却也只有那个已经消失无踪的上弦鬼自己知道了。

  为了确认我的体质特殊性,趁着帮我清理现场的时间,锖兔先生拜托他的鎹鸦拿到了来自鬼杀队的回复,因此接下来他们将亲自带我回到鬼杀队,让蝶屋的虫柱蝴蝶忍为我进行一套详尽的检查。因此在去教导我呼吸法的师父家之前,我还需要跟随两人回一趟鬼杀队总部。

  鬼杀队任务繁重,两位柱在这里耽搁了一整日已是极限,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抓紧时间收拾行李了。一番清点后,我发现需要带的衣物不过零散几件,最大的家当也莫过于现在已经放进长箱中的三振刀:祖父的配刀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以及祖母身为雪村家纯血鬼族证明的胁差小通连。

  ——这三振刀都是我的宝贝。

  阖上门窗,我一转身便见枝头的樱花在一夜之间便悄然结出了细碎的花骨朵,预示着山下的春天已经到来。可是因为我的离开,庭院里这几株樱树恐怕也会因为无人照料静静死亡。想了想,我还是没忍心将这枝早樱折下。

  家中不少染血的杂物收拾干净后,曾经住了五个人的偌大宅院看起来极其冷清。我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努力将所有的细节都印在脑海深处,因为我很清楚等再次回来,恐怕就已经是若干年后了。

  将院门彻底落了锁,我提着装了刀剑的木箱跟随两位剑士离开了这生活了十五年的家。

  如今正是大正初始,承接了明治时代的开放与多元文化杂糅的特点,离开了地理位置偏僻的雪山脚下后,一走到大城镇眼前的风貌便迅速转变。西洋建筑与各式现代便利设施接连出现,人们的衣着也更加多样化,社会风气也逐渐走向开放。

  经过路上的相处,锖兔先生和炼狱先生的性格我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锖兔先生看起来话不多,更多的时候都会一脸平静地当一个听众,但是总会为我们细心安排好一些琐碎之事,虽然嘴角有一道疤,俊秀的面容依然不容反驳;性格豪爽大大咧咧的炼狱先生仿佛是一轮小太阳,总能给周围的人带来振奋人心的神奇力量,他行事洒脱却也很会照顾我,这个家中有一位幼弟的人其实也是粗中有细。

  我知道我承袭了家人的好相貌,且因长期练习武道,我的身形较同龄的女孩子更纤长,脊背也更挺直。。那是因为祖父教导的坚韧自信早就已经刻在了骨子里,将我过于柔软的筋骨一一剔除,让我学会坚强,将所有的悲伤化成活下去复仇的动力。

  见我很快振作起来,原本还隐隐担心我精神状况的两位柱也渐渐放心,之前相处时下意识带上的些许小心翼翼也烟消云散。

  听锖兔先生介绍,鬼杀队因任务外出时多半会在藤之家歇脚。紫藤之家的主人基本上都受过鬼杀队的恩惠,为了回报,他们会在庭院里种上鬼最为忌惮的紫藤花,因此在夜晚,藤之家将是一片没有危险的净土。

  两位柱打算趁着今晚停留的功夫沿途的鬼清扫一番,因此在确认我在途中找到的藤之家安顿好之后,他们就带着日轮刀出了门。在他们离开后,我躺在松软的被褥里辗转反侧,因为实在是睡不着,索性就披衣在庭院里吹着晚风,看着院里唯一一棵樱树发起了呆。

  一路向南,途经的樱花便渐渐绽满枝头,这里的樱花花期也显然比我家的那一棵早上不少。因为我很喜欢樱花,家中的樱树就是父亲便托人找了幼株种在庭院里的。

  ……我又想起了他们。

  我站在庭院中,如水月色将我周身都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我努力仰着头,任由随风飘落的花瓣一片一片落在了头顶和面颊上,闭上眼睛,我将它们落在脸颊上的柔软触感想象成母亲温柔的抚摸,耳边叶片簌簌轻响就是父亲在窗边呢喃俳句时的温和声线。

  刚刚离开,便已想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