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4章 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离开蝶屋前,我终于从忍小姐的口中得到了答案:

  因为如今的鬼王鬼舞辻无惨与产屋敷主公的先祖有血缘关系,家族中出现了脱离正常生死节律的存在,产屋敷家便代代受困于诅咒,其中以男性症状更重,主公额上的瘢痕便是他开始受到诅咒侵蚀的证据。

  无惨一日不死,主公便多一日痛苦。

  鬼舞辻无惨,这个已经存活至少千年的鬼之始祖,他麾下的十二鬼月更是鬼中实力顶尖。多年来折损于十二鬼月中的柱数都数不过来,更何况在其他战斗中殒命的普通等级的鬼杀队队士们。而取走我父母性命的鬼也是十二鬼月之一,并且还是实力更强劲的上弦之鬼。

  我深知欲速则不达,可是仇恨已经牢牢附着在我的心脏深处,如果没能亲手了结那个上弦之鬼的性命,我就绝对无法迎来安寝之日。

  从蝶屋离开,锖兔先生便如约带我去了郊外的桃山。桃山,正如其名,山上有一片远近闻名的桃树林,每年结下的果实都会散发出漫山遍野的清甜香气。而在靠近山顶的位置有一处地势相对缓和的平台,那里便是我的培育师桑岛慈悟郎先生的居所。

  在战斗中失去右腿后,这位鬼杀队的前任鸣柱便在桃山隐居,将自己掌握的雷之呼吸传授给弟子们。而之所以我被推荐给了使用雷之呼吸的桑岛先生,也是主公根据我从祖父那里继承的天然理心流的特点做出的考量。雷之呼吸对力道的要求并没有其他的呼吸法那么高,但是对速度与角度的掌握却是精益求精。

  相比于成年的鬼族男性,我的力道虽然不太足够,可力道与速度已经远超普通的人类剑士。可是因为我的身形只比同龄女性略高挑一些,在面对力量型剑士的时候还是不能硬碰硬。但同时我的刀极快,为此,祖父根据我的身体特性调整了重点,没想到这个优点如今引导着我来到了桑岛先生面前。

  在锖兔先生离开后,桑岛先生看着我身边极为简单的行李顿了顿:“你还有需要准备的东西吗,可以让善逸那小子下山帮你买回来,”见我要行一个极为正式的拜师礼,他连忙道:“你的名字是千鸟?既然成了我的弟子,你就直接叫我爷爷吧。”

  这个短小精悍的老人虽然靠义肢维持正常活动,可是走动时的转向与变速丝毫没有任何阻滞。爷爷满头白发微翘,和脸上的胡子眉毛风格一致,都带着矍铄与豁达的弧度,因为眼角上挑,眼睑下有一道陈年疤痕,和风柱不死川先生一样看起来凶巴巴的,可他实际上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好人。

  哪怕是今日第一次见面,爷爷也把我当成了家中小辈那样细心关照着,甚至还考虑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将我带去房间放下了行李后,爷爷便面色温和地向我介绍起两位师兄——桑岛狯岳和我妻善逸。

  他们先后入门,虽然是相处了一年多的师兄弟,关系看起来倒是处得不怎么好,准确地说是大师兄狯岳单方面看不惯二师兄善逸。爷爷带我去后山的练习场地时,他们俩正在那里争执这什么,老远就听到动静的爷爷也是见怪不怪,只是还是低声叹了口气。

  或许是年纪大了,人就会更希望看到家中孩子们相处融洽,这一点我也曾在祖父身上察觉到。因为我是家中独女,他在世时经常怂恿我去城镇上找一些同龄玩伴。可是因为我总把空闲时间拿来练习,和同龄女孩子们能够交流的话题并不多,久而久之我也没了结交玩伴的心思。

  我被爷爷领上前,与两位师兄相互介绍,因此狯岳原本攥着善逸衣领的手也顺势收了回去。他看起来余怒未消,但是碍于爷爷的面子,又见我是个看起来话不太多的女孩子,狯岳便有些不耐烦地用干巴巴的语气回应道:“你不要叫我师兄,”像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太过尖锐,他顿了顿又憋出了下半句:“直接叫我名字吧。”

  “嗯,狯岳,也可以直接叫我千鸟。”我点点头,面上还是给予了作为师妹应有的尊重,这样倒是让他表情又和缓了些,随即我便转头看向一直用亮闪闪的眼睛一旁等待的善逸师兄。

  在于我对上视线的时候,这位明显性格更开朗的少年像是终于按捺不住一般露出了一个有些甜腻腻的笑容。与此同时我听见站在一旁的狯岳还嗤笑了一声,善逸便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一般径直忽略了过去,一心一意开口道:“千鸟!”他先是兴奋地叫了我的名字,发现我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就彻底放下心来。

  “那我这就是有师妹了?”见爷爷也在一旁看我们互动,善逸的态度便更加放松,作为在狯岳手下被压榨了快两年的悲惨少年,善逸见到我的出现显然是觉得自己等来了救命稻草。

  看我同样点点头回应,善逸便在原地露出了类似于喜极而泣的表情,像是熟知他接下来打算说些什么话,原本一直围观的爷爷连忙开口转移了注意力:“先不急着训练,”他从一旁的架子上取来了一振木刀递给我,然后看向狯岳:“听闻你是土方后人,那么就让我看一看你的剑术。”

  “欸?”酝酿一半的感言被打断,善逸转而颇为惊诧地叫了一声,像是隐隐意识到期盼已久的小师妹恐怕实力不菲,在呆愣中被爷爷拉到了一旁。

  “善逸,”在我将羽织脱下搭在木架上的时候,爷爷低声嘱咐道:“睁大眼睛看清楚。”

  ——看清楚,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强大的孩子,大家各有所长,但是如果现在你就轻言放弃,你将永远都无法超过他们。

  握着木刀,我的手指在被打磨得光滑的刀柄上摩挲了一会,站在对面的狯岳倒是有些漫不经心,但是因为爷爷刚才说的那句“土方后人”让他下意识有一丝忌惮。在我调整好呼吸摆好起手式的时候,狯岳这才收敛了态度开始认真起来。

  天然理心流,不仅仅是关于剑道的流派,实际上它还包含了棒术、柔术、气合术等综合武术。我的优势就是能够迅速察觉到对手的薄弱点,对他们的攻击方式进行预判,力求用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化解他们的攻击,因此不仅仅是手里的刀,我的身体也可以成为我的武器。

  于我来说,天然理心流不仅仅是剑术,也是心理策略,因此我并没有率先攻击,因为我知道狯岳会先一步动手。果不其然,在我们僵持了一会后,狯岳便迅速提刀斩来。我的余光甚至能感觉到一旁围观的善逸下意识的剧烈反应——他像是在为我担心,因此见我一直没有反应还担忧地抬头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可他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

  在教导我的时候,祖父已经不是年轻人了,他的速度已经比当年全盛时期慢了许多。可是就算是这样,从小被祖父锤炼长大的我此刻只觉得狯岳的攻击仿佛是慢动作——他在发动攻击前会下意识吸气,腿部的肌肉也紧紧绷起为了迅速近身积攒力量,他高举的刀在向着我的脸劈下的手眼睛会兴奋地微微睁大。

  他的破绽太多了。

  我用刀尖轻轻拨弄了他手里的刀,微小的改变足以扰乱他的进攻路线,只需要侧身我就能轻易躲开他的攻击。他的反应倒是迅速,见一击未中,他便迅速收势横向劈来,刀刃处也是对准了我腰间的要害。可我早就有了准备,在他因为斜斩来不及调整重心的时候,我的右手握刀挡住了他劈来的刀,刀刃处相错用了巧劲便把他手里的刀挑开。在转身的时候,另一只手臂也没有闲着,而是向着狯岳握刀的手的筋脉处用手掌横着砍了一下。

  狯岳的手自然是一瞬间失去了知觉,而他手中的刀也向着爷爷他们的方向飞去。精神矍铄的老人稳稳接住了被挑飞的木刀,在我顺手将狯岳一把拎起的时候像是露出了一个有些欣慰的笑容,可是笑容太迅速,等狯岳抬眼望向他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好像明白了爷爷的用意:他既想通过这个短暂的比试了解一下我的实力如何,又想借着这个机会挫一挫狯岳的锐气。在爷爷眼中,狯岳师兄估计是有些年少不知轻重了,需要有一个人给他尝试一下小小的挫折,这样或许才会真正收心。而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师妹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因为我不仅比他年纪小,因为性别不同的原因也更容易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看着狯岳似有不甘的表情,我老老实实按照平日里结束切磋后的程序回了礼,因此他被轻松打败的怒火也没了发泄的借口。但是我知道这并不能成为实力强弱的衡量,因为刚才他并没有使用呼吸法,而是单纯用剑技与我一较高下。

  接下来的日子平凡又充实,因为爷爷已经不需要额外教导我剑道基础,看我每日清晨自觉起床练习便也没了口头方面的叮嘱。越过了第一步,他直接开始教我雷之呼吸的呼吸法则,而此时距离我刚来到桃山也不过是第三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