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5章 第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气温渐升,漫山遍野的桃树纷纷开了花,爷爷每日都会在树下的大石块上盘腿坐着看我们在不远处练习呼吸法。

  自从开始练习呼吸法,我就像是一块干燥的海绵,迅速吸收着每一滴水。雷之呼吸主要特点就是快,快到敌人没有办法察觉到你的刀什么时候出鞘,快到刀与空气碰撞产生雷电。看到我进步迅速,善逸不止一次露出了既兴奋又沮丧的表情,这个敏感又有些自卑的少年既贪恋爷爷给予的温暖,又容易被狯岳时不时的讽刺深深打击到。

  但我作为旁观者,他的努力被我看在眼里,也绝不会忽视。他虽然总是说要放弃学习呼吸法,根本称不上是爷爷的弟子,但是每一次在经历过最沮丧的那一段时间后他都会重新振作起来继续苦练。就像爷爷说的,集中一点,登峰造极。在我看来,善逸自始至终都练习着的霹雳一闪的时候着实让我惊艳。

  而且说起来,我这两位师兄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互补的存在:

  雷之呼吸基础技法共有六种形式,善逸自实至终都只会第一种,而狯岳别的都掌握了,偏偏不会最基础的第一种招式——这或许也是他总是看不惯善逸的原因之一。而我在六种都迅速掌握之后便开始按照爷爷的建议一边不断练习,一边尝试着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新的招式。

  只不过唯一感到庆幸的是,狯岳和我相处时的态度还算正常。虽然从没见他有个笑脸,但是我有让他迅速消气的法宝——

  山上有的桃树已经渐渐结出了果实,因为我口味喜甜,母亲总会购置一些甜度高的瓜果为我熬成胶状的馅料放进各种点心里。于是,我便会隔几日就去桃林里摘几颗桃子,将它们切成小块放进锅中慢慢熬煮,将甜美又浓稠的桃胶塞进糯米团里,然后在裹上一层糖粉,一口一个的小小点心便轻而易举俘虏了三位单身男士的胃。

  爷爷年纪大了,每一餐都没有办法吃下太多,因此只能少吃多餐,这种随时可以取用分量也不多的小点心正好能够配上一杯茶水细细咀嚼。善逸本就喜甜,这种小巧可爱的桃子馅团子总能慰藉到他因为训练感到疲惫的身心。

  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看不出来平日里凶巴巴的狯岳,实际上比善逸更喜欢这些白胖的小点心——每次捻起团子的时候,狯岳就会像不知该如何收爪的凶兽,面对着揉不得骂不得的小奶猫只能用逃避掩藏住心里的迟疑。他会小心不把团子捏碎,然后便会在避开了所有人的时候,慢慢品味着口中迅速迸开的软糯果泥的美好滋味,脸上露出类似于被深深安慰道的有些别扭的表情。

  听爷爷说,狯岳在被他收养之前一直在外面流浪,衣食不保,长久的颠沛流离让他格外珍惜能够安定生活的机会。狯岳就像是一直被放养在原野中的独狼,不愿接受群体合作,又深深忌惮着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领土某天就会被同类侵占。因此在看到善逸不费吹灰之力就收获了和他一样的地位与关怀时,自然而然就产生的强烈的抵触。

  为此,我不得不经常在两位师兄之间劝架。

  在察觉到呼吸法能够让我的五感与体能再次提升之后,我便开始尝试着将其贯彻到生活的每一个间隙中。在偶然间被爷爷知道之后,他居然没有对我这种类似于走火入魔的练习行为进行阻止,反倒开始掐着时间前来监督我的进程。关于这一点,我在回复锖兔先生他们的信件时也提了几句,而在我差不多真的养成了这种习惯之后,新的信件被鎹鸦送到了我的窗边。

  只不过这一次给我写信的人,不是熟悉的锖兔先生等人,而是音柱宇髄天元。

  字如其人,音柱宇髓先生听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美男子,他的字潇洒不羁,遣词造句时喜爱用一些精妙的修饰,看着他的信,我觉得自己仿佛面对的就是一个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男人。

  信中,他先是夸了一番我关于将呼吸法贯彻到日常生活中的觉悟,并且表达了对我特殊体质的好奇。因为他使用的音之呼吸实际上是从雷之呼吸衍生出的呼吸法,或许是出于半个同门之间的关照,他在信中询问我是否有参加下个月鬼杀队入队选拔的想法。

  奇怪……一个忙碌的音柱为什么会关心我是否要参加入队选拔呢?只可惜信中宇髓先生并没有说出他的目的,而是嘱咐我如果通过了选拔就去他家拜访。

  至于下个月的入队选拔,我想我是会参加的,这么想着我便也如实回信。感谢祖父和父亲在传授剑道之余也教会我读书写字,虽然没有像学校里那些女孩子们一样学习各种科目,至少在遣词造句和术法技艺上能够一较高下。

  将信放在窗边晾干,想到宇髓先生貌似有三位貌美妻子,我便又从架子上的小木箱里取出了几个小瓶子。

  母亲在世时,唯一的喜好便是研究蔻丹,趁着之前桃花将谢,我寻了不少颜色纯正的花瓣将其做成了几瓶蔻丹。其实一开始,我是下意识想要做好带给母亲的,可是等我看着已经被填得满满当当的小瓶子,这才突然意识到能够笑着使用它们的人已经不在了。

  如今,它们好歹是等到了可能会使用的人。

  我拿出糖罐让鎹鸦挑了一颗金平糖块作为奖励,然后趴在窗边目送着它带着小小的包裹越飞越远。看着窗边的皎月,沉寂了几个月的思念再次涌上心头——不知不觉,距离我离开家已经过了三个多月,想必庭院里那几株樱花只剩下渐渐发黄的叶子,房间里的桌面也渐渐攒了一层薄灰。

  在我将头撑在手臂上发呆的时候,爷爷走到了窗边,隔着大开的窗户将我唤了出来,声音并不像平日里那么高昂,神情也有些严肃。

  他带着我去了平日里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桌边坐下,我走进门的时候发现善逸已经坐在了他平日里待着的那块方榻上,一旁属于狯岳的位置则是空的——两个月前,他通过了上一轮鬼杀队考核正式开始斩鬼的生涯,除了等待日轮刀送达的几日,之后一直都没有回来过。

  “千鸟,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想说什么。”爷爷微微垂眸,往常高高翘起的胡须似乎都耷拉了下来。

  我点点头:“爷爷是想让我参加下个月的入队选拔吗?”

  话音刚落,善逸便眼角挂着泪一脸惊讶与不舍:“欸?千鸟也要离开了吗?那岂不是接下来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用手肘碰了碰善逸,示意他看爷爷不太对劲的表情,显然他很快意识到了,因为后续的哽咽声都被吞了进去。

  室内并没有开灯,皎洁月光下,爷爷的眼角似有些发红:“千鸟,你很有天赋,成长的速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不管是你,善逸,还是狯岳,你们三个人都是我承认的雷之呼吸的传人。”

  两个月前,在狯岳离开的时候爷爷也说了类似的话,只不过如今谈话的主要对象变成了我。而那时的场景我也记忆犹新,因为一贯忽略了狯岳挖苦不满的我难得严肃着语气,越过师兄妹的身份将狯岳数落了一通。在那之后的几天,狯岳难得收敛了脾气,真的静下心来试着思考琢磨,最后对善逸的态度虽然不至于和睦融洽,倒也终于能够试着和平相处。

  爷爷看着我的脸,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就像你之前告诉狯岳的那样,其实雷之呼吸招式的数量都不是定数,每个人领悟程度不同,最后能够掌握的深度也不一样,但是不管结果如何,你们使用的都是雷之呼吸。”

  “你们师兄妹三人都是同源,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没错,我一直也是这样的想法,这也是很小的时候祖父就灌输给我的观念。就像他掌握的天然理心流,除了剑术之外其实还有很多别的内容,不同的几个分支拼凑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天然理心流,哪怕没有完全同时掌握,他们依然是正统的传承者。

  人一辈子时间太短,能够学会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达到极限。就像手中的一捧水,如果你选择接受你的容量,你就能够一心一意将手中的水一直保护好,可如果你想要更多的东西,在这之前你就势必会失去一部分已经拥有的。

  爷爷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了一振刀,将它轻放在我的面前:“这是能够斩鬼的日轮刀,这几日尽快熟悉它的手感,然后做好参加选拔的准备吧。”

  我揭开布帛,里面是一振黑色刀鞘的日轮刀,刀鞘虽然被细心护理,但也能看出岁月陈旧的痕迹。将近两个月没有摸到真刀了,看到这把日轮刀后我倒还真的有一种强烈的想念。

  刀一出鞘,雷之呼吸使用者特有的金色刀身便将月华折射为耀眼的金色,暗夜中的流光将原本昏暗的室内瞬间照亮。这是一把极漂亮的刀,因为雷之呼吸的特点,锻刀人将刀刃打磨得更纤薄,属于武器的锋冷便也更加明显。看着我手中的日轮刀,一旁的善逸也因为惊艳屏住了呼吸。

  “这把刀你先带着去藤袭山——当年我也是用的这一把通过了七天的历练,接下来它将助你度过七天的考验。”

  “只要心智坚定,你们就足够强大——你们都是我的骄傲,而我的要求只有一个:给我活着回来!”

  在我之前,在狯岳和善逸之前,爷爷肯定也送走了不少练习雷之呼吸的弟子,他们可能有的回来了,有的永远留在了藤袭山上。可是看着面前这个努力忍住眼泪嘴唇都抿紧了的老人,我突然觉得他其实一直都在思念着狯岳,思念着其他人,而接下来或许还要加上一份对我的思念了。

  ——真是的,明明是大晚上即将睡觉的时间,爷爷居然突然把气氛弄得如此煽情。

  在我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安慰爷爷的时候,这位老人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眶中打着转的眼泪仿佛戏法一般瞬间消失,胡子也迅速翘起,预示着他渐渐涌起的激动情绪。

  他睁大了眼,转头瞪向善逸,眼角甚至还因为过于用力有了些血丝,白眉都气得高高竖了起来。爷爷伸出手重重砸了一下原本同样眼眶含泪的善逸,把有些懵的金发少年砸得眼泪都远远飞溅到我的手背上。

  “臭小子!给我加紧练习!接下来我坚决不会让你再偷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