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6章 第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换洗衣物,记得随时观察天气变化,不要淋雨了。”

  “这是一些易存放的干粮,别饿着肚子。”

  “糖可以随时补充体力,记得放在随手能拿到的地方。”

  临出发前,爷爷像是嘱咐远行的孩子那般,站在我面前絮絮叨叨了很长时间。我安静听着,每当他说完一句话就认认真真点头,让他知道我都好好记住了。

  善逸在旁边磨蹭了许久,见爷爷终于说完,这才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千鸟,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他睁着小动物般圆滚滚的眼睛望着我,似乎是察觉到我脸上在面对他们时浮现的淡淡笑容,他的脸突然红了起来,突然害羞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比我早出生几个月的人。

  藤袭山离桃山不远,算上来回路上耽搁的时间,我外出的时间最多九日。

  “好,”我点点头,想到善逸喜欢各种口味偏甜的零食,我主动开口道:“等我回来了给你带西洋点心。”

  “那就……约好了?”善逸喜笑颜开,耳朵也红了,他伸出手指微微弯曲,我便也顺势勾了上去。

  他的手掌温暖又干燥,指腹上都是因为练习积攒起来的厚厚的茧,不像我因为鬼的体质基本上与这些代表着努力的勋章无缘。我能够察觉到他的不舍与担忧,但是因为马上我就开离开桃山了,他还是强压着这些容易影响到我的负面情绪,努力用笑容为我送行。

  往常大嗓门的爷爷也在旁边背着手看着我俩互动,时不时不轻不重地提醒善逸要与身为女孩子的我保持距离:“好了好了,你们俩手指也别继续勾着了,千鸟你该出发了,免得迟到。”

  他摆摆手,示意我赶紧带着刀走人,双眼却始终牢牢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的模样记得更清楚一些。这种眼神我看过,因为在离开家的时候我也是像这样,贪婪地试图将所有关于家人细节都装进眼中。

  年轻时的爷爷一定是鬼杀队里性格最活泼的那一个:他总喜欢张大嘴笑着,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声音也大大咧咧,生怕徒弟们听不到或者故意装傻,他并没有被失去一条腿打垮,反倒是振作起来将雷之呼吸传给更多的人。他就像是一轮太阳,照耀着我还停留在雪山脚下的冰凉灵魂,让我重新感受到被家人包容、照顾、牵挂着的美好滋味。

  他就是我的家人,我的爷爷。

  我将刀挂在腰间,用宽大的羽织将其遮住,在拎起小小的包裹前,我还是忍不住拥抱住了这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淡淡的草木味道,瘦小的身躯因为激动微微颤抖,他翘起的白发扎得我的脸颊有些微微的刺痛,却让我觉得此刻这个温暖的怀抱无比安心。

  “我会回来的。”这是此刻我能给的最好的承诺。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脊背,我便顺势往后退了一步,抬眼一看,没想到爷爷居然在不知不觉间红了脸。一抬头见善逸也正跃跃欲试地看着我的背影,爷爷脸颊一鼓眉头一皱,明明心里很高兴却还是故作严肃地教育道:“小姑娘家家的,不要随便抱别人,我也不行,其他男的更不行!”

  这话显然是说给善逸听得,因为一转身我就看到他莫名萧瑟的身影,整个人都像是褪了色似的歪倒在桌边,在我真的拎着包袱走出门的时候也只是抬手用力挥了挥作为告别。

  如预想的那样,抵达藤袭山的时候正好是傍晚。在看到漫山遍野似乎永远也开不败的紫藤花时,我忍不住露出了惊叹之色。

  虽然我最爱的还是樱花,但是藤袭山上漫山遍野的紫藤确实美若仙境。月光透过花瓣间隙洒向地面时,满地都被照成了梦幻的藤色,层层垂坠的藤花就像是上天赐予人间的嘉奖,层层叠叠仿若预示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无私付出。可如果不是早已知晓这山中全是因紫藤花不得逃脱的鬼,我或许真的会停下来慢慢欣赏。

  顺着面前的台阶缓步上行,平台上参加考核的人发出的窸窣动静便陆陆续续传进耳中。有的人正在活动筋骨,有的人两两凑在一起交谈着一会的合作策略,有的人正埋着头发着呆,有的人正保持着平稳的呼吸闭目养神。

  而我显然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种——因为我饿了。

  离考核开始还有一会,我没有在意大家投在我身上或明或暗的打量。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大石头坐下,我将随身背了一路的小包裹放在了面前,从里面取出了早上出门前做好的糯米团子,顶着那些四面八方意味不明的眼神一口一个吃得开心。末了,我居然还在最下面发现了爷爷留下的字条——

  “点心留着些,不要一下子全部吃完了!”

  等等,我好像……已经全部吃光了?

  虽然突然间有些担心接下来几天的生活幸福度,但是有了甜食的抚慰,在大家因为时间推移越来越紧张的时候,我反倒成了全场最悠闲的那一个。在主公的两位女儿雏衣和日香提着灯笼出现在平台一侧时,我正喝完茶水,将水壶关好收进包裹中。

  听着两位小姑娘把话说完,我也对考核的要点大概有了判断:在遍地都是鬼的藤袭山里待满七天,除了要具备斩鬼的能力之外,还要懂得给自己寻找到足够安全的庇护所和充足的食物水源。等考核正式开始,大家一起走进山中分散开之后,拒绝了几位想要同行猎鬼的人,决定趁着今晚先找到山里有安全水源的地方。

  作为山脚下长大的孩子,想要在藤袭山里找到这些并不是难事,将那些可以使用的水源位置一一记下后,我便顺着大路继续向山的另一面行进。或许是因为我走的一直都是大路,前面经过的人都已经把这附近的鬼全部斩杀,大半的路途基本都安安静静。

  越往人迹罕至的地方走,潜伏已久的鬼便越多——我的手已经抵在了刀上。

  托了鬼族能力的福,哪怕两旁的树丛掩映,头顶月色朦胧,凭着敏锐的五感我依然能准确察觉到那些鬼的状态。他们潜伏在草丛或者树上,对我的血肉垂涎已久,有的甚至都激动得微微颤抖。

  我突然间有点理解不死川先生用自己的稀血引诱鬼主动出现的原因了,哪怕知晓他们的存在,但是钻进草丛里窸窸窣窣地凑过去还是有些麻烦。可是一想到爷爷给我准备的换洗衣物里并没有额外的羽织,我也只能站在原地,将刀微微推出,把拇指轻轻地凑了上去。

  一离开刀刃,指腹上的划痕便立刻愈合,可是在这之前,稀血的味道已经足够让他们疯狂。在他们做出反应的时候,我已经预判好了袭击的方位:

  “雷之呼吸·贰之型,稻魂。”

  羊肠小道上,鬼的躯体已经渐渐消散,雷电聚涌时的骤亮却将这个偏僻的半山腰处彻底点亮。

  我收刀入鞘,抬起头,透过树叶间隙看向那轮始终静静照耀着我的明月——我的家人,你们看到了吗,我终于斩下了鬼的头颅,而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七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进入山间的人将里面的鬼全数斩杀,因此等到最后,我甚至因为实在找不到鬼无所事事开始在小溪边烤鱼。这个时候我就不得不感谢爷爷的先见之明了,因为有了一套换洗衣物,除了羽织沾了些一掸就能掉的浮尘之外,我甚至因为找到了一汪浅泉,在重新集合前将自己好好梳洗了一番。

  泉水有些凉,但是在回到山脚下的平台时,看到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都是灰头土脸一个赛一个的狼狈,我终于觉得自己这几天或许过得实在是太过轻松了。参加考核的人已经少了大半,有的人甚至身上还带着伤,面黄肌瘦,大大的黑眼圈仿佛浣熊附体,而我,衣衫整洁如新,面色红润白皙,精神状况极好,如果不是身上带着日轮刀,完全可以说是来这里郊游的。

  至少在特意接我下山的锖兔先生眼中,我就像是来踏青的。选好了接下来锻造日轮刀的材料,与分配给我的鎹鸦影太郎联络联络感情,我这才向着等候已久的锖兔先生走去。

  这次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侧还有一位与他年龄身形相仿的俊秀青年,青年有些蓬乱的黑发披散脑后,幽蓝色的双眼仿佛沉寂的湖水,平静透亮却又深不可测。在锖兔笑着向我打招呼的时候,接收到我的注视,那位青年只是移开了视线,把头侧到了另一边。

  想必他就是锖兔先生信里提到的另一位水柱,那位不善言辞与人际交往的富冈义勇先生了,如果不是因为锖兔先生率先给我打了预防针,或许我还会以为富冈先生是不太喜欢我的。

  ——想必他只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回应我的打量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