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8章 第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桃山在东京府郊外,山下的城镇相比其他地方来说还是要繁华不少。从江户延续至今的夏日祭花火大会也一年比一年盛大,烟火的形式与颜色也越来越丰富。因为赶上了夏日祭的最后几天,街面上的游人反倒比之前多了一些。

  我和善逸并肩走在一起,一路下山时产生的燥热也终于被晚风渐渐吹散。上一次与家人一起逛夏日祭已经称得上是有些遥远的记忆了,虽然是为了履行承诺,主要是陪着善逸来逛的,结果到了现在反倒是我显得兴致更浓。

  “哟善逸,今天陪着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呢?”路过卖木雕竹雕的店铺时,正好站在店门口张望的大叔朝着善逸挥挥手,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一路都莫名显得兴致不太高的善逸听到有人叫他,下意识一个激灵,看见对方是之前有过接触的熟人这才慢了半拍回应道:“啊……是的!”等他意识到大叔具体说的是什么后,善逸又连忙红着脸扫了我一眼,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您好,”我向店主微微点头:“我是善逸的……妹妹,平日里兄长承蒙您的关照了。”

  见我对着他微笑,大叔又咧嘴笑了起来:“啊小姑娘也太礼貌了,关照其实倒还算不太上……”或许是见我态度太过坦然,善逸也没有反驳,大叔便真的将我们当成了兄妹,语气上也多了一丝熟稔:“要不要进来看看?”

  或许是觉得自己习惯性的邀请颇有趁机招揽生意的嫌疑,大叔顿了顿,摸着后脑勺补充道:“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没有看中的也没关系,反正我今晚生意也不太好,有人进来说说话就行。”

  我点点头,拉过还有些怔愣的善逸走了进去,各种木材混杂在一起的宁静香气便扑鼻而来。大叔守着的木雕店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里面的摆件从大到小各种样式挂满了墙壁,中间的桌子上也摆满了造型各异的小摆件。善逸安安静静地站在我的身边,手中拿着啃了一口的苹果糖,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动物。

  “您的不少宝贝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呢。”我微微抬起头看着墙上一整排的各式能面,精致的细节与填色昭示了制作者的精湛技艺。

  听到我对这些商品的形容,大叔又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其实很多都不是我雕的,墙上挂着的很多都属于我的父亲,他去世了以后我也舍不得卖掉铺子,就干脆守了下来。”

  说罢,他指了指桌上的那些小摆件:“这些才是我雕的,但我终究还是做不来那些大的物件,看着简单实际上更考验技术。我只能试试一些小东西,结果反倒卖得更好一些。”

  他的语气有些怅然,像是想不通为什么在自己眼中更优秀的作品反倒鲜少问津,一转头见我始终安静听着,再次不好意思起来:“抱歉,我是不是话太多了哈哈……”

  我摇摇头,看了看墙上的大型雕刻,又看了看桌上憨态可掬的小动物和小人偶,一时间倒是并不觉得二者之间有什么明显的优劣,唯一能够解释的恐怕也只有顾客们的喜好了。时代终究还是义无反顾滚滚向前,就像曾经在战、场上统率一切的刀剑也渐渐被当做了家族荣耀与国家历史文化的象征,相比之下现在人们更感兴趣的是既美观又实用的东西。

  刀美观吗?刀很漂亮,虽然是冷兵、器却又一股说不出的浪漫与潇洒。刀实用吗?哪怕是祖父所在的时代,刀都是人们行走打拼的保命利、器。

  “其实这些作品都很漂亮,”我拿起桌上的兔子木雕,用掌心托着观察起耳朵上细微的纹路:“我喜欢小动物,我就会想要把小动物的木雕带回家,我喜欢能面,我就会把墙上的能面全都买下,只不过是喜欢小动物的人更多,喜欢能面的人因为需要积攒不少相关阅历才能更容易欣赏到能面的美感。”

  一旁的善逸像是被触动到了,也跟着拿起小小的麻雀仔细端详起来,眼中渐渐有了光。

  “要学会雕刻,本来需要的就是很长时间的练习,我觉得您已经很厉害了,只不过今天面对的是我,我更喜欢小摆件,因为可以放在窗边仔细把玩,但如果换成我的祖父……他估计会把能面都挂在厅中,每天一边喝茶一边欣赏。”

  “不论大小新旧,都会遇到喜欢的人,就都有存在的意义。”我握住了善逸衣袖,微微晃动了起来:“对吗,善逸?”

  善逸先是下意识点了点头,紧接着又跟着重复了一句:“存在的……意义?”

  “请问能帮我把它们包起来吗?”我指了指小麻雀,又指了指墙上那一排能面下方挂着的竹制尺八。

  “好的,”大叔连忙点头,还给我抹去了零头,末了又将我方才端详过的小兔子一并包了起来:“这个不收钱,算作见面礼。”

  离开了店铺后,善逸的手上便多了两个盒子,原本手里的苹果糖便也转移到我的手中。小心避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和善逸一前一后向着人稍少一些的桥上走去,那里因为较偏僻反倒有了能够安静站着讲话的空间。

  将手里的苹果糖塞到善逸嘴边,看他下意识啊呜了一大口,然后鼓着腮帮子嚼啊嚼,我开口试探道:“善逸今天是不太高兴吗?”我凑近了看,见他下意识脸红了起来这才放下心,故意控诉起来,“难不成是因为和我一起逛街太无聊了?”

  “当然不!”善逸有些大声的反驳道,看起来像是霜打了的茄子,金色的蓬松短发也显得黯淡下来:“我在想,等千鸟你去做任务以后会不会也像狯岳那样没有消息了……”

  狯岳?我愣了愣,这才发现自从狯岳通过了考核等到了自己的日轮刀,他便一直都没有回到桃山,也一直都没有给我们写信,算算时间差不多也有三个月了。狯岳没有和我们联系,他的想法我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猜到一些的,虽然有些生气,但是有些事情也只能靠他自己慢慢想通。

  “难不成善逸你是担心我也不和你们联系了?”我哭笑不得,搞半天这家伙一路上都是在担心这个问题,终于还是忍不住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肋骨,见他有些吃痛地龇牙咧嘴,这才解了气。

  “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不会离开你们的,哪怕不能回来,我也会给你们写信寄礼物的。”见善逸这才终于露出笑容点点头,短发也跟着不住地晃动,我将他手里那个大一些的包裹抢了过来,将原本就属于他的苹果糖塞了回去。

  “赶紧吃掉,糖都快化了。”

  “诶诶诶诶?”一听到苹果糖快化了,善逸连忙紧张观察起来,发现我在骗他便带着控诉的眼神回过头:“千鸟出了趟门就变坏了!”

  “哪里是我变坏了?”我将手撑在桥上,仰起头望向头顶的圆月:“是善逸太傻,那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

  我知道,善逸情绪不高不仅仅是因为我要走了,而是原本来得最晚的我却要比作为师兄的他更早去参加考核,突然间被一个人留在了桃山他自然会有心理上的失落感。之前被狯岳嘲讽的时候有我安慰,在我去参加考核的时候有爷爷从旁鞭策他也没有时间多想,等现在终于静下心来,善逸便又被负面情绪团团围住了。

  “欸?”听到我说他傻,善逸眼眶又蓄起了泪:“果然千鸟你也开始嫌弃我了……”

  我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揪住了善逸的脸,与我一般高的少年的脸还有些婴儿肥,摸起来的手感倒是比想象中更好:“我可没嫌弃你,毕竟当初刚来的时候还是你帮我采购齐所有的东西呢。”

  “善逸就像小麻雀,不仅叽叽喳喳还喜欢哭,”见他又有泪奔的趋势,我故意顿了顿,这才补充道:“但是哪怕是麻雀,它也是能够像鹰隼一样飞上天空的呀,不管快或者慢,都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广阔天地。”

  善逸在我心中就像是小小的麻雀,看起来无害又可爱,实际上光是靠尖尖的嘴巴就能把人啄痛。善逸脾气温吞喜欢胡思乱想,但是实际上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每一次都说要放弃,但是在这桃山上他比所有人坚持的都要长久。

  我能察觉到善逸淡淡的好感,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好感,我们的相处模式的确更像是兄妹——我们在桃山上相互扶持,但终究会有不同的发展轨迹,善逸此时对我的不舍并不仅仅是对于“我”来说的,更是对于给予他应有尊重和温暖的存在表达的不舍。

  对他来说,我不仅仅是师妹,也是他的寄托。

  或许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善逸会通过爷爷的认可前去参加鬼杀队的选拔测试,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毫无停留地不断向前:我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我要抓紧时间消灭更多的鬼,解救更多有机会活下来的人。

  善逸和爷爷,给予关照与问候的忍小姐他们,还有我已逝去的家人们,他们都是我背后可以依靠的人,都是我的力量源泉,有了他们我才有了一直往前冲的勇气。

  “我相信,总有一天善逸也能通过考核成为鬼杀队的剑士的。”

  “我真的……可以吗?可我只会一之型啊……”他喃喃道。

  在我们讨论的时候,烟火已经升腾而起,照亮了不远处的天空,用所有的余力将美丽留在地面上所有行人的眼中。我们并没有立刻继续谈话,而是不约而同抬头安静欣赏起烂漫的烟火。

  等到最后一支在空中绽放,我才紧紧攥住了善逸的手腕。

  “善逸,你看,烟花很漂亮,但是它们有的早,有的晚。”

  “我就是在前面的烟花,给你指明努力的方向,你就是最后的那一束烟花,虽然比我晚了一点,但是你和我达到了同样的位置,都是一样的漂亮,所以我们其实并没有区别。”

  “我等着你加入鬼杀队的那一天,因为我一直期待着能够与你并肩战斗。”

  ——善逸从来都不是不强大,只是他的强大来得比大家都内敛,来得比大家稍晚一些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