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16章 第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是一件极容易产生幸福感的事情,我先前闹出的小小笑话像是把桌上的气氛点燃,宇髓先生还从厨房取来了酒水和不死川先生对酌了几杯。

  因为一会入了夜还有任务,因此两位柱也只是小酌怡情,只不过宇髓先生的兴致被勾了起来,饭毕之后,在将我们送出门口时还嚷嚷着下次寻个合适的机会叫上其他人一起聚餐。

  因为考虑到我初来乍到,哪怕不死川先生帮我备好了常用家具和大件生活用品,有一些偏向私密的小物件我还需要额外准备。在路口暂时作别不死川先生之后我便顺着他的指引回到了主街。此时太阳渐渐西斜,一夜未眠已经让我有了一丝疲惫感,为了保证晚上任务时的充足精力,我不得不用最快的速度将一些物件采购齐全,然后赶回不死川先生的家抓紧时间歇息一会。

  等我回到不死川先生家时,院门被人虚掩着,院子也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暖风将树叶吹拂出簌簌轻响。穿过面前的正厅之后就是不死川先生的卧室,因此我能清楚听见他平缓的呼吸。或许是先前的几杯酒起了作用,不死川先生睡得很熟,我回来时的细微响动都没能惊扰到他。

  我蹑手蹑脚地拎着数个包裹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一边将各式物件整理好后,身上的疲惫反倒没有之前那么明显了。我坐在窗前理了理自己的财产,发现我高估了自己的支付能力——

  不死川先生愿不愿意接受我的房租暂且不提,现在的我使用的银钱还都是原先在家中时慢慢攒下的,在桃山上时爷爷给的零用钱都被我拿来给他们买点心了,方才一番大采购也将我仅有的钱用得剩不了多少。

  我好穷,我要攒钱。

  发出了贫穷的叹息声,我决定将越来越瘪的钱包扔在一旁不做理会,转而从木箱中取出了三振伴随了我十六年的刀,然后把它们平平稳稳地放在了方才购回的刀架上。我躺进了柔软的被褥,不死川先生为我准备的时候肯定是在院子里晒了很久的,因为我不需要深呼吸都能够嗅到清爽的草木香。我闭上眼,听着院子里隐约传来的风声和草叶声,也很快进入梦乡。

  几个小时的小憩实际上对我来说只是转瞬,率先醒来的不死川先生敲响我的房门时,我才因为惊醒一股脑地坐了起来。一开始四周略显陌生的陈设让我有些茫然,等意识逐渐回笼,听着不死川先生隔着门的呼唤,我连忙应了一声然后翻身下床。

  我推开门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被夕阳染上了饱满柿果般的橙红,迎着天边的暖色光源,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脸都被照耀得微微发烫。明明已经迟暮,再过不久就会迎来恶鬼肆虐的寂寂长夜,我却觉得眼前的逢魔之时是在用最后的力量保护这片被照耀着的土地。

  不死川先生已经换回了鬼杀队的队服,见我也穿戴整齐才出的门,他看起来像是很满意的样子,因此话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多。他毫不拖泥带水地转了身向院外走去:“抓紧时间,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原来趁我还在酣睡的时候,不死川先生已经简单地捏了几个夹了肉碎和海苔的饭团作为晚餐,我们一起吃了些垫垫肚子便带着刀出了门。

  不死川先生步速很快,或许是考虑到现在还在人群密集的生活区才没有使用呼吸法赶路。我们并肩穿梭在街巷之中,两只鎹鸦在头顶悠悠盘旋,随着熟悉的民宅和繁华街景渐渐消失,我们来到了近郊,而此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因为家宅位于东京府正热闹的地方,作为柱的不死川先生平日里就是与宇髓先生一起负责巡查东京府及其边郊的范围。东京府如今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更是全国的政治与商业中心,人员密集也造成了鬼的层出不穷。

  只要伤口沾染到了鬼的血,普通人类就有可能被转化成食人之鬼。因此就算是不死川先生与平日根据鎹鸦调度在这一片区活动的鬼杀队队士们用尽全力斩鬼,这里的却始终没办法彻底杜绝鬼的存在。

  鬼王鬼舞辻无惨,这个已经销声匿迹多年的鬼之始祖行踪未知,可我能够猜想到他一定就藏匿在某个地方,可以是人迹罕至的山野间,也可以是人群密集的繁华重镇。他就像是披着伪装的狼藏在某处伺机而动,不断制造着新的鬼,这些鬼又受到本能驱使杀害人类,摧毁一个又一个家庭。

  “千鸟,有的时候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在我越来越焦虑的时候,须磨夫人的话在脑海中响起,我跟着深呼吸了几次,这种躁动与隐怒才缓缓平息。或许是察觉到我的呼吸乱了几分,侧方正在赶路的不死川先生回头瞟了我一眼。

  “又在乱想些什么?”他习惯性地吐槽了一句,像是觉得自己突然冒出的询问语气太过强硬,他憋了一会这才给了一个聊胜于无的补救:“就快到了。”

  鎹鸦将我们带到了东京府南面的郊区,这里只有零星几栋民宅,道路两旁除了望不到边际的火车轨道就是幽深的树林。空气中隐约传来的血腥味让我和不死川先生都下意识皱紧了眉头。

  “抱歉,”我老实认错:“我不该分心。”

  我们缓缓停下了脚步,试图越过树丛掩映看到另一侧铁轨附近的情况,只可惜这里的树木高大繁茂,清凉如水的月光也不能将其点亮。不死川先生并未在我的回应这一事上继续纠缠,而是对着我比了一个方向,意图分头行动。

  风声吹动了草叶,让四面八方都是窸窣响动,不死川先生向着不远处的民居赶去,我则越过了带形灌木丛向铁轨的方向前进。我能听间远方渐行渐至的火车鸣笛声,强有力的轰鸣连带着脚下的铁轨都仿佛在微微颤抖着。

  晚风将各种气味吹散,属于人类的新鲜血液和鬼的腐烂气息夹杂在一起。借着头顶月色,我发现了一道被不断滴落的血液连接起来的轨迹。我探手抹了一把滴落在铁轨上的血痕,指尖血液虽然已经被冰凉铁轨带走了余温,可指尖还很潮湿,血液并未凝固,看来鬼并未离开太久。

  或许鬼带着的人还没有死去,得到了这个结论之后我便没有继续停留,而是顺着轨迹的指引全速前进。

  越往前走,路便愈发难行,高大树丛的遮挡让我抬起头也无法看到影太郎的身影,只有时不时的翅膀扑簌让我知晓它还在不远处等待着我的消息。虽然视线被多多少少遮挡了一些,可唯一的好处或许就是越来越明显的味道了,没了风透过细密植被,仿佛被彻底禁锢的空气也让我轻易分辨出鬼的动向。

  为了不因为草叶响动惊动到带着人类藏匿起来的鬼,我直接跃上了头顶横生的枝节。靠着呼吸法加持,我的脚步愈发轻盈,这也让我在跳跃间最大程度抑制了树梢的抖动。一旦站在稍高一些的地方,我便能辨认出脚下有人经过后留下的浅浅压痕,看来我的方向并没有错。

  在我看到鬼的一瞬间,我的刀也出鞘了。正背对着我的鬼披散着乱发,正匍匐于地用蛮力按压住手下的人类躯体,明显被重压胁迫不得逃脱的幼童正因为缺氧脸颊青紫,紧闭的双眼也因此看不到我挥刀的一瞬间。

  沉闷又昏暗的狭小空间并不能折射金色刀光,可是雷之呼吸让我的挥斩快到仿若闪电,将月色无法照耀的角落也一举劈开缝隙。

  鬼的脖颈处喷涌而出的血液大片洒在了草叶之上,来不及等到压着孩童的躯体彻底化为尘雾消散,我将其推开,抱着昏死过去的孩童向空气流通的开阔之处全速前进。我用衣袖拢在幼童脸前避免被横生枝节划伤,或许是察觉到自己正处在有温度的怀抱之中,孩童嘤咛一声微微转醒,可就连咳嗽声都显得有气无力。

  仿佛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我的衣襟被幼童柔软的小手紧紧攥住,我没办法在意衣料上不可避免的褶皱,而是腾出一只手轻轻为他顺着气,然后在终于赶到铁轨旁的空地时停下脚步查看情况。

  孩童看起来玉雪可爱,脸颊和身上的衣物却沾染了点点血迹,除了一些明显的擦伤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口。脖颈处因为鬼的压迫留下了一圈青痕,现在看起来很严重,可我知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因为脖颈受伤,孩童这段时间恐怕都无法正常发声。

  伴随着疼痛的轻哼,小孩子埋在我的怀中沉睡,我只能抱着他尽量平缓前行,然后往民居的方向走,与不死川先生汇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