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17章 第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抱着孩童疾驰在夜色中,身上的羽织成了为小家伙阻挡晚风的屏障。或许是我的体温起了作用,我能清楚感觉到那小小软软的身体不像之前那样冰凉了,稚嫩胸腔中的心跳声也越来越平稳。

  这倒算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件好事。

  等我带着孩子找到不死川先生的时候,他正站在某一户的门前,手里的日轮刀还在缓缓滴着血。空气中原本悠闲的晚风因为浓重的血腥味变得格外惨烈,我下意识扫了眼残破木门上红色的手印,又快速移开了视线。

  注意到我回来了,不死川先生回身,手里的刀一甩,上面沾染的血迹便悉数飞溅而下,在地上划成了弧。不死川先生扫了眼我褪下的羽织和臂弯处露出的小小的黑脑袋,他像是回想到了什么似的拧了拧眉,自己站在原处缓了许久才找回声音:

  “幸存者?”

  “是的,”我点点头:“追过去的时候这孩子正被鬼按在地上,但是……”

  “但是什么?”不死川先生收刀入鞘,顺手将院门掩上,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如今细细一想,我倒觉得那鬼并不是一心一意想要吃掉这孩子的样子。可是不管我再怎么下结论,这些都已经不太重要了,因为事情的结局早已注定。

  这里住着的几户人家不是被鬼杀害就是变成了鬼被不死川先生斩杀,而我救下的孩子显然已经没了亲人。可是在我的心底却隐隐有一个看起来不切实际的幻想,似乎幻想着一个微乎其微的走向,这股奇妙的幻想让我还是选择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赶过去的时候,那个鬼并没有吃人的意思,”我看向不死川先生的眼睛,他像是从我的反应中猜到了某种可能,目光沉沉,让我难以一下子看透:“像是在和自己的本能做抗争。”

  或许是不死川先生看起来真的不太高兴,我立刻止住了剩下的话头:“抱歉,”我垂眸,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无力感:“我不该浪费时间说这些的。”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这些也没有用了,保有理智的鬼很多,就像阿旬,他知道自己以前是人也知道自己现在是鬼,但是他还是在伤害普通人类。不管那个很有可能是小孩子亲人的鬼有没有保有一丝理智,但鬼伤害了人类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的鬼或许初衷是想要保护他,可是最后依然陷入鬼的泥潭中苦苦挣扎,如果我再晚上一步,就算没有被吃掉,这孩子或许也会因为缺氧死掉。

  “你只要记住他们现在是什么就好了,”见我乖乖认错,不死川先生终究是没有再说出什么责备的话:“他们是鬼,他们伤了人,那就绝对不应该活过今晚。”

  说完,不死川先生将孩子从我手里接了过去,同样小心地用我的羽织包裹了小小的身躯,然后一起向附近的医馆奔去。我们顺着冰凉的铁轨向繁华处前行,被血色掩盖的几处民宅被迅速抛于身后。我一路都悄悄打量着不死川先生的侧脸,此时的他看起来格外冷峻,薄唇紧抿,好似没有什么能够移转他心中的磐石。

  今晚的一切显然是因为有鬼经过这里,故意留下了自己的血创造出了新的鬼,仿佛享乐般的姿态看着原本安宁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然后在过足了瘾之后扬长而去,留下的烂摊子就成了又一个本不该发生的悲剧。我能嗅到一股残留着的强大的气味,和我斩杀过的鬼都不一样,那股气息冷硬似坚冰,所有的铁锈味都凝聚成了挥不去的恶意与放纵,这种强大甚至已经接近残留在我家种的那股鬼的气味了。

  为此,不死川先生心中肯定憋了一把火,就像草梗堆上将灭未灭的一捧炭渣,只需要轻轻一挥扇就能将一切焚烧殆尽。

  一路上的胡思乱想不仅仅没有让我将这件事放下,反而是越想越心塞。等我们找到了一家深夜看诊的医馆,拜托被临时叫起来的医者检查了一下孩子的情况,在听到“没有大碍”的结论后我才总算稍稍舒了口气。

  因为鬼杀队任务中经常遇到被留下的幸存者,如果是年龄较大的,队士会根据其自身意向或去或留,但是针对年幼的孩子,我们一般都会先带去蝶屋集中收治,等恢复后寻找合适的收养家庭。在我们刚从医馆走出来的时候,提前得到通知的后勤部队“隐”便已经等候在附近将孩子接走。

  后半夜,不死川先生显然是趁机把先前憋着的这股火尽数发泄了出来。他的刀极快极利落,被刻意提升的速度甚至让我有一种他修习的也是雷之呼吸的错觉。我能清楚感受到他每一次挥刀时,剑气涌动间仿佛单靠风刃就能将一切撕碎,往往他的刀尖还没有接触到鬼的脖颈,对方的皮肤就已经被提早一步到达的剑气劈开。

  相比于大众耳熟能详的天然理心流,风之呼吸的招式不为外人所道,但是不死川先生不愧为鬼杀队的柱,光是从千人中脱颖而出与历练不断就已经让他接近人类实力的顶端。他的招式天生就是为了斩杀而存在的,因此完全不会有多余的动作,招招都是冲着弱点突击,直截了当也是最为有效简练的至臻之境。

  我不知道鬼杀队其他的队士是怎样的状态,但是光是第一晚跟随不死川先生出任务,我就已经渐渐将那些胡思乱想全部抛开了。不死川先生的强大与坚忍都让我为此惊叹,我想当初年轻的祖父看到天才剑士冲田总司的时候也是类似的心情。

  ——不死川先生好似在发光。

  这股难以掩盖的强大让我心潮澎湃,就像是终于见到了让我战意涌动的对手那般,连带我的状态也飞速提升。我们像是在无形中相互影响着,完全不知疲倦,连带着两只鎹鸦一整晚都在空中奔波传递着讯息。

  身为柱的确任务繁重,虽然大部分任务都能够交给区域内的鬼杀队小队来完成,但是作为已经牢牢刻在身体中的本能,只要是途中遇到了鬼,不死川先生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我们一整晚都在街头巷尾奔走,在各个死角清扫罪孽。等天边终于隐隐现出亮色的时候,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忙碌了一整晚。

  迟来的疲惫终于渐渐席卷了我的全身。

  看着眼前的鬼在阳光还没到来时就已经渐渐消散为尘土,我将刀缓缓收回,正当我打算开口的时候却发现不死川先生正微微仰着头看着日出的方向。

  我顺着不死川先生专注的目光看了过去——

  头顶的蓝紫色渐渐被浅黄色取代,沾染着晨露的熹微也带来了鸟类的啁啾声。长长又寂静的巷道在不断增强的光亮之中逐渐恢复了温暖,而令人胆寒的黑夜为此节节败退,直到被逼至角落无从遁形。

  不死川先生面色平静,眼神却是极为专注,专注到连我再明显不过的注视都彻底忽略了。他完全不觉得朝阳刺眼,反倒是近乎贪婪地享受最稚嫩的光明与温暖,就像不久前才被我们送走的那个孩子,怎么都不愿失去温暖羽织的包裹,在临别之际迷迷糊糊地发出不满的哼声。

  不死川先生真的是一个格外好懂的人,行事都是大人的成熟,实际上内心就像是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

  原先在我的印象中,不死川先生就是刀口舔血的斗士,仿佛要把自己的生活全部燃尽才肯罢休,可是眼前这阳光一照,那副展示在人前坚不可摧的躯壳渐渐融化,在我的眼中最终变成了一个心中还有些脆弱的年轻人的侧影。不死川先生的确很年轻,虽然是众人敬仰的风柱,可实际上他还不到二十岁。

  在这一瞬间,不死川先生身上作为“普通人”的特质被淋漓尽致展露在我的眼前。他有血有肉,厌恶黑暗中孳生的鬼,向往着代表了希望与安宁的朝霞,他手里的刀不仅仅是武器,也是他美好未来的寄托。

  正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珍视这来之不易的光明,才会比任何人都无法容忍代表了黑暗的与孽障的鬼的存在。他的身躯都是与鬼战斗后留下的勋章,这些无声的勋章都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不要停下前进的脚步,因为一旦有所落后就意味着更多的分离。

  须磨夫人还说我太过强求,相比之下,我倒觉得不死川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太阳彻底升起,不死川先生终于眨了眨眼,不再是一座渐渐凝伫的雕像了。再开口时,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完全没有解释自己停留了那么久的意思。

  “回去吧。”

  看到不死川先生尝试装傻,我微微侧过头悄悄勾了勾唇,然后极给面子回应道:“好。”

  我越来越庆幸我加入了鬼杀队,也越来越庆幸主公将我安排成不死川先生的搭档。通过这个看起来极为复杂的年轻的柱,我看到的不仅仅是握着刀挣扎的年轻躯体,看到的也是那颗深处暗夜也依旧向往光明与温暖的柔软心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