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千鸟[主鬼灭] > 第18章 第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很快就在不死川先生家安顿了下来。

  鬼杀队的薪资不低,但是一般都会在月底发放,现在我根本没有余钱,因此就算是想要更换住所不继续给不死川先生添麻烦,这个想法也暂时无法实现。像是知道我近来在想些什么,不死川先生直接对我言明情况,认为这个小院空着也是空着,我大可不必另寻住所,如果觉得想要做些什么回报的话倒不如帮他时不时做做饭。

  不死川先生的忙碌不仅仅体现在夜间,接近午时起床后,不死川先生就不得不开始琢磨午膳。先前他一个人生活,有的时候是去宇髓先生或者炼狱先生家,有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在家中随便准备些什么应付一下。在我成了他的同住者后,这个担子便能稍稍撂下一部分了。

  正苦于找渠道弥补的我连忙应下这件事,而不死川先生并不怎么挑食,除去酸味的食物之外都能好好接受。他格外喜欢口感软糯味道微甜的食物,因此我总能看到他在出门采购之后带一两盒萩饼回家作为闲暇的小零食。

  祖父祖母去世后,母亲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平日里父亲总是在塌边细细照料,因此那段时间基本上是我在准备一家人的膳食。与病人精细的营养餐相比,我现在的担子倒是轻松不少,而且看着不死川先生每次用餐都是接受良好的模样,连带着我的胃口也好了不少。

  虽然做饭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就像是当初看着母亲喝下我熬煮的粥点一脸熨帖,我的心里也跟着欢喜一样,看着不死川先生对我的厨艺极为认可,我便觉得自己小小的辛苦也获得了回报。

  这日午餐刚结束,趁着不死川先生洗碗的功夫我坐在院中大树下乘凉。当我被草木味道的微风熏得昏昏欲睡的时候,来自桃山的信也被鎹鸦送了过来。

  前来送信的是爷爷的鎹鸦桃太郎,是只不爱说话却脾气暴躁的大龄乌鸦。大老远就瞥见我在打盹,桃太郎直接一个俯冲砸在了我的脸上,完全没有理会冲上前想要打招呼的影太郎。

  我的睡意被迫消散,抬手将桃太郎从自己的脸上揭了下来,顺带还抖了抖身上散乱的黑色绒毛。影太郎在一旁遭到了冷落委屈巴巴,我只能又分出手摸摸他的脑袋,一旁桃太郎横了一眼自己的同僚,冷哼了一声。

  不知不觉间,距离我离开桃山已经有一个多月。我原本还想着抽空回趟桃山看看爷爷和善逸,奈何鬼杀队的任务比我想象中更繁重,始终都没能找到大块的空闲时间,探望他们的计划也只能暂时搁置。幸好我们还保持了正常的书信来往,在见不到面的时候倒也能稍解相思之意。

  桃山上的几个月让我每每想起都会下意识露出笑容,我支起了身将信展开放在桌面上,开始细读。

  【千鸟,展信安。】

  爷爷的字体遒劲有力不拘小节,因此有些字看起来龙飞凤舞。虽然开头看起来中规中矩,可等我看到第二句顿时就乐了。

  【本来这封信是让善逸试着写的,结果他的字真的太丑,我只能把那一封撕掉重写。】

  这句话读起来极有画面感,虽然大部分时间里善逸都被爷爷拎着练习雷之呼吸,可是闲暇时依旧没有忘记让善逸多多练字。只不过因为少年总不太坐得住,只要爷爷没有在旁边守着就悄悄溜去做别的事情了,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练习自然也看不到显著效果。

  ——真可惜,难得爷爷开口让善逸写信,结果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寄给我,其实我还是挺好奇那封被撕掉的草稿长什么样来着。

  【那孩子的事情我已经有所了解,听说这几天就会痊愈,我已经让善逸重新腾出了一个房间。】

  爷爷说的孩子就是前段时间我和不死川先生一起在郊外救下的那一个,小男孩这一个月一直都在蝶屋里养伤调理,听说因为年纪太小又受到了惊吓,性格看起来有些内向。但是或许是偶然间看到蝶屋的女孩子们在练习呼吸法,小家伙倒是对此颇感兴趣,久而久之也愿意在围观训练内容的时候和大家简单交流几句。

  【反正善逸最近不会去参加入队考核,我打算暂时把这孩子收留在桃山,等养大一点再教一教更深层次的内容。】

  看起来爷爷是又动了收徒的心思,想来也是理所当然。雷之呼吸一门如今也就剩下爷爷一位培育师,近几年来他也只收了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徒弟,这对于鬼杀队来说数量远远不够,如今有机会遇到一个年幼的好苗子,爷爷自然是想要争取一番的。

  【让善逸帮着照顾一下小师弟,磨一磨他的浮躁气。我们都好着呢,你自己出任务的时候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

  “噗。”我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如果是让善逸帮着养孩子的话,那个场面想必到最后会变得一团乱。而且就性格而言,沉默寡言又有些内向的孩子该如何与有话痨属性的善逸正常相处?

  我越来越好奇了,如果不是是在找不到空闲我定然会跟着去桃山瞧一瞧。

  正好收拾完从厨房走出来的不死川先生听到了我抑制不住的笑声,他一边走一边放下了挽起的袖口,然后在我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扫了眼并排停在枝丫上的三只鎹鸦,问道:“你在读桑岛先生的信?”

  我点点头,顺口提了一句:“爷爷打算收养我们救下的那个孩子,先给他打好基础,别的就等过几年再做打算。”

  “那孩子答应了?”不死川先生追问道,随即马上意识到爷爷的真正打算,沉吟片刻道:“也算是个好办法。”

  爷爷并不打算现在就教导呼吸法,而是打算将孩子放在身边养几年打一打剑道基础,这样就算以后不想进入鬼杀队也会有防身的本领,这段时光也不算辜负。就算这孩子现在是自己答应修习,但到底是年纪太小,遭此变故孤身一人后,自然容易做出这种看起来有所选择实则没有什么退路的决定,所以为了再次放出选择权,爷爷才会字里行间有所保留,并不打算一开始就教导怎样使用呼吸法。

  不死川先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才没有继续追问细节,但他坐在远处想了想,开口道:“我们去一趟蝶屋吧,去看看。”

  这孩子如今基本痊愈,想必这几天就会被隐送到桃山上去。不死川先生虽然之前没有问后续进展,到底是心里还记挂着那孩子的,如今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邀请我一同去蝶屋探望也是情理之中。正好我也有此意,因此没费什么功夫就应了下来。

  前几日鬼杀队的薪资刚刚发放,我便去市中心的一家雕刻店铺买到了早就看好的礼物——一根材质上乘的黄杨木拐杖。黄杨木木料易于雕刻塑型,并且经久耐用木色原真,而爷爷此前一直在用的那一根拐杖是普通的藤木,时间长了都有些开裂了,一个不小心容易划到手。

  就这样,刚拿到的薪资揣在口袋里还没捂热,就又被我花掉了大半。

  虽然着拐杖真的很贵,但是因为是难得给爷爷的一份礼物,我也不会觉得很心疼,就是接下来的一个月能够供我自己支配的钱财又变少了。想到这里,我便有些迫切地希望自己的等级能够尽快提升了,毕竟等级越高,我的薪资也就越多,这样岂不是可以买更多的礼物送给大家了?

  想想就开心。

  择日不如撞日,我回房快速写好了回信,又将先前准备好的礼物一起带在了身上,简单换了一身轻便的衣物后就和不死川先生一起去了蝶屋。

  今天依旧是个阳光普照的好日子,我和不死川先生到达蝶屋的时候院子里正有不少小孩子在玩游戏。我们救下的左之助正好当“鬼”,眼睛被折叠成好几层的纱布系着防止偷看,小菜穗她们就压低了声音满院子乱窜。

  看到了孩子们依旧在玩闹,我和不死川先生干脆没有开口向坐在不远处的蝴蝶三姐妹打招呼,只是简单挥了挥手意思意思。或许是见我和不死川先生自如穿梭在她们中间,被遮挡了视线的左之助依旧探着手四处摸索,对我们的擦肩而过一无所知,有几个女孩子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出来,结果这细微的动静偏偏被左之助注意到了,小男孩便立马转身寻了过来。

  看起来左之助近来过的不错,脖颈上吓人的淤青早已消散,气色也看起来好了很多,脸颊上都被忍小姐她们养出了应有的婴儿肥。一番不小的活动后,左之助的脸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鬓角甚至有些潮湿。

  “我们明天就会拜托隐把左之助送到桑岛先生那里。”

  香奈惠小姐为我们斟了一杯花茶,然后又把加了花草馅料的和果子往我面前推了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