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戏精守护者 > 第5章 第 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铁抵达杭州东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陈彩从车站大厅上道二楼,去东宁路上找了就近的一家酒店,开房入住,又跟公司的台柱子联系。

  公司的台柱子叫梦圆,原本是选秀出身,因为排名不高,长得漂亮,所以被他们公司的老总给签下,也不唱歌,就刷脸去拍偶像剧。但毕竟公司资源有限,投资也少,粗制滥造的偶像剧一部比一部糊,后面的也卖不出去。她又转型去拍古装。

  到现在,梦圆好歹也算有了点名气,跟一二线没法比,但是在古装剧里也能混个熟脸,属于常驻的恶毒女配或者青楼头牌,一水儿的妖艳贱货,胸大无脑。

  陈彩跟梦圆的关系很一般。后者爱摆架子脾气差,助理半年内换了仨,陈彩小心眼护犊子,嘴快不吃亏,所以俩人颇有些王不见王的样子。

  打了两三遍,梦圆那边也没人接。陈彩有些不放心,正打算找个剧组的工作人员电话,她的助理小芸好歹回复了过来,告知他们还没收工,要再等一会让才行。

  陈彩便给手机充着电,又拿出“变脸撕逼日记本”,记录今天的工作。

  写笔记是陈彩的一样习惯,虽然上面的内容看着像是鬼画符,但实际上信息量极大,分门别类地记录着今天所有的工作内容。比如今天几点在哪里见到了谁,双方谈了些什么内容,签了什么合同,哪项条款需要特别注意等等。

  除此之外笔记本上还贴着多个粉色便签,便签上写着人物姓名,对应页则是与这人的见面时间,对方穿着,言谈习惯,兴趣爱好,甚至最近遇到的问题等等。

  这些记录是陈彩维系人际关系的利器,因为他要跟这些人保持联系,要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送祝福送礼,还要找到机会替人解决问题,拉近关系。

  梦圆来电话的时候,陈彩刚记完今天认识的制片主任和导演王琦,备注分别是“国企干部”和“中年潮男”。听到电话响,犹豫一下,又贴了张“陆渐行”的标签在前面。

  梦圆上来就是一通抱怨,“你怎么还没来啊?我今天白白等了你一下午。”

  陈彩把笔记本合上,道:“本来订的是下午的飞机,晚上到你那,结果下午带着王成君去跑组的时候给堵路上了。”

  梦圆没好气道:“王成君那个傻大个,还能干点什么。”

  陈彩护犊子,笑了笑:“起码不请假,让我省心。”

  梦圆顿时不说话了。

  陈彩闭上眼,揉了揉眉心,问她:“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梦圆哼道:“能怎么样啊?我现在才收工呢。人家主演早都吃完饭去做美容了,就我们几个还在这儿。”

  陈彩听她声音时高时低的不太稳,有些疑惑:“你在哪儿呢?”

  “路上,”梦圆声音有些颤,“破剧组!租了村子里一个民宿,刚才回去的车塞不下了,给我们弄了个破电动车,现在小芸骑车带着我呢……哎哟你给我慢点……磕死我了。”

  小芸立刻胆战心惊地道歉。

  陈彩怕他们路上不安全,反正没什么好聊的,便嘱咐梦圆回去给自己报个平安即可,另外小芸电话一定要保持畅通,方便明天联系。

  他这边安排好,又检查了一边随身背的双肩包,确定手机有电,充电宝齐全,笔记本没有遗漏,还有数码相机艺人简历等东西,这才洗了个热水澡躺下。

  ——

  第二天一早,陈彩便赶了最早的地铁,跑到汽车南站,又转快客,一路马不停蹄朝影视城赶。

  他手里有梦圆经纪人给他的工作证,等到了地方,见剧组的人正在忙着拍戏,也不打扰,转身去一处店里买了几箱红牛,又去定了十几份咖啡,这才返回找剧组的生活制片。

  生活制片正忙,见一个帅哥找自己还以为是哪个演员有事,等看到对方的工作证才反应过来。

  陈彩笑道:“我是梦圆的经纪人,今天来探班就顺道就给大家买了点红牛,孙哥你看可以吗?”

  梦圆在剧组的人缘不太好,天天跟个刺猬似的,孙制片没想到她的经纪人倒是挺软,长得好看,说话也客气。不过又一想,也就是这种面团似的性格才会给那女的当经纪人,平时肯定被欺负死了。

  他心里有些同情陈彩,笑道:“可以可以,你们破费了。”说完又吆喝了两个场工,跟着去搬东西,等到红牛送过来一一发到所有人手里,咖啡店的咖啡也送到了。那些是给导演他们的,陈彩买来放着,自己退到一边去,孙制片安排人去发,顺道提了句是谁买的。

  过了会儿梦圆的戏过了,后面没她的事,她便赶紧跑出来,伸长了脖子到处看。有人问她在找谁她也不搭理,等瞅见陈彩的影子,这才高兴地踩着内增高哒哒哒跑了过去。

  这几天全国降温,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穿着薄棉服厚外套,梦圆只穿着两层薄纱做的古装,这会冻得抱着胳膊直打哆嗦。

  陈彩诧异道:“小芸呢?你先披上外套。”

  梦圆从鼻子里哼了声,“还不知道去哪儿了呢,丫头片子到处跑。”

  陈彩看她一眼,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在了肩上。他里面穿的也不多,只有一件衬衫,这会儿挽着袖子,露出来的胳膊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梦圆吃惊地瞥了他一眼:“你干嘛啊?你不怕冷啊?”

  陈彩一脸黑线,伸胳膊给她看。

  梦圆哼道:“不要想着感动我,你自己乐意的。”

  陈彩原本伸着脖子到处找副导演呢,听这话一愣:“我感动你干什么?这会儿我是来给你办事的,你求着我才对吧。”

  梦圆转过脸瞪他,说不过,伸手就要打他。其实她心里是挺高兴的,尤其是陈彩自掏腰包请剧组喝东西,多少给她长了点面子。她自己的经纪人就从来不会做这些。

  剧组的另一个女演员见状凑了过来,边瞅着陈彩边笑道:“吆,梦圆姐你男朋友啊?这么体贴,人也好帅。”

  梦圆长相美艳消瘦,这位则比较清纯圆润,俩人个头倒是差不多。

  陈彩微微留意,朝人笑笑,解释道:“我是梦圆的经纪人。”

  女演员笑着撇撇嘴:“我说呢,看着气质就不搭。”

  “是吧,我经纪人喜欢瘦的,”梦圆不客气道,“我这样的超标了,你那样的更不行。”

  陈彩:“……”

  女演员气得脸都绿了,甩着袖子就走了。

  陈彩看人走远,好奇道:“你俩关系不好啊?”

  梦圆摇头:“好才怪了呢,天天在戏里被我艳压,肯定嫉妒死我了。”

  “你也收着点,”陈彩忍不住道,“一个两个脾气不对付还正常,怎么其他人也不待见你?一个人在剧组里别总是跟刺猬似的,又不是腕儿,没人让着你。”

  梦圆还想着他来了后自己倒倒苦水,谁想到上来就是挨一顿批,气得鼻子都歪了。买红牛的好感也没了。

  陈彩知道她经纪人不爱得罪人,对着手下艺人也是好好好是是是,干脆便管到底,教育道:“我在这呆几天看看,找个机会请你们剧组的人吃个饭。你先自己反思一下这几天都犯什么错误了,到时候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现在拍摄才一半,后半段公司还要借机给你宣传,如果剧组关系太紧张,到时候看你找谁哭去。”

  “就你管的多,”梦圆被他一通训斥给压住了气势,忍不住小声嘟囔,“快给我请了假才是正事吧。”

  “正要问你呢,你请假干什么?”陈彩问,“病假?”

  梦圆支吾了一下:“嗯……我胃不舒服。”

  陈彩低头盯着她瞧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那我先争取三个小时的假,陪着你去看病抓药,应该够了。”

  “三个小时?你开玩笑吧?”梦圆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他,“三个小时我用得着你过来啊?”

  陈彩挑挑眉,看着她不说话。

  “两天行不行?”梦圆问,“……实在不行就一天。”

  陈彩转回头看手机。

  梦圆咬咬牙,又退了一步:“半天行不行?就半天?我中午走,晚上回来。”

  “那你得跟我说你去干什么?”陈彩看着她道,“我得对你负责,也得对剧组负责。你别想着糊弄我。”

  “……去见我男朋友……哦不,是前男友。”梦圆低了低头,眼眶有些发红,口气恨恨,“前几天他刚给我发了分手短信,我就想当面问个清楚。”

  “!!”陈彩吃惊道,“你谈恋爱了???”

  梦圆点了点头。

  “你经纪人知道吗?”

  “不知道,”梦圆说,“反正她也没问过,我怕麻烦,再说公司知道了肯定逼我分手,所以就一直瞒着了……我平时挺注意的,反正也没几个粉丝。我男友比我还注意……”

  陈彩听这话越听越不对,打断道:“他也是圈里人?”

  梦圆愣了愣,抿嘴算是默认。陈彩再问是谁,她倒是打死也不说了。

  陈彩第一反应想骂她,可是又一想,姑娘签约的时候二十了,年轻漂亮,条件也不错,本来就不会没男孩子追。做演员虽然要注意恋情,但是也不能一杆子戳翻,真去棒打鸳鸯了。

  可是娱乐圈这行不比其他,艺人谈恋爱,总体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梦圆现在还不是腕儿,但陈彩却不得不考虑她的以后,如果哪天她出名了,那位神秘的男朋友会不会突然爆料?对方人品如何?手里有没有艳照?这种事上女孩子总是要吃亏一些,也幸好梦圆一直走的是妖艳奔放的路线,否则的话,这种事万一摊上人渣,就是个不□□了。

  他想到这,忽然想到了许焕。虽然从个人感情来讲,他极其不待见那人,但不得不说对经纪人而言,许焕那样的挺省心,他自己就会自动扫除所有障碍。

  陈彩稍稍走神,心里叹了口气,又转回念头考虑以后可能遇到的麻烦,怎么防患于未然,比如留存证据,又或者在什么地方做点铺垫,没事就还好,万一以后有事,能拿出来自保甚至反击。

  梦圆还不清楚陈彩的内心活动,此刻见他眉头微锁,目光微亮盯着一处,似是着恼又思考事情的样子,忍不住抱怨了句:“演员也是人啊,干什么要管那么多,恋爱也不能谈。”

  陈彩回神,打量了她两眼,却一言不发。

  梦圆自知做错事,又想着得指望陈彩帮忙,只得道:“而且公司签我的时候,我俩已经好一年了。”

  “你的经纪人不是我,我不会管太多,”陈彩转开脸,摇了摇头道,“你自己为你的以后负责。”

  “行了行了,反正已经分了,”梦圆看他不追究,叹了口气,“再说现在是他踹了我,他可比我红多了。”

  梦圆坚信她能把那男的给约出来,因为对方也在这边拍戏,所以便托陈彩请半天假,到时候她去对方住的酒店就行。

  影视城里的好酒店一共就那么几家,陈彩没想到那人住在名气最大的那家里。

  这么看来,那男的至少也得是个二线了,住在那种地方,要么自己有钱,要么剧组有钱。他知道打听不出什么来,只得等到中午大家休息的时候,去找剧组的负责人请假。

  那负责人听完陈彩说明来意,态度却很差。

  “怎么就你们家事多?三天两头的请假。剧组里这么多人,演员上百个,今天你请明天我请,到底还要不要拍了?”

  陈彩忙赔笑脸:“梦圆她这不是胃疼犯了吗,小姑娘进组一直挺配合的,这还是头一次请假,就去看个病打个吊瓶,一天就来回了。我到时候跟着她,保证把人准时送回来,不耽误您发通告。”

  负责人只摇头。

  陈彩又道:“我也不情愿来给她请假的,但这不也是怕耽误剧组的进度吗。她的时间不值钱,但她跟主演的对手戏还挺多,这万一因病延误进度……主演可都是按小时算钱……”

  “如果她真出问题了,我自然有办法,”负责人道,“你也别跟我来这套,合同上怎么写咱们怎么办,别的没商量。”

  他说完把手边的红牛罐子一捏,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打发人似的丢陈彩怀里,道:“饮料钱给你,不占你们便宜。”

  陈彩再好的脾气这会儿也上火了,心里简直想骂人。他接触过的剧组不少,虽然难说话的也有,但是这么冲说话这么难听的还少见。

  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叉腰来硬的,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陈彩吓了一跳,回头去看,是之前认识的一位统筹。

  统筹姑娘激动地啊啊大叫,喊他:“陈哥,我刚刚看着就是你!你怎么来了!”

  陈彩表情酝酿一半,被人打断,脾气发不出来,无奈地解释了一遍。

  统筹跟负责人很熟,立刻笑着介绍:“这是阿正,我男朋友。这是陈哥,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次多亏他背我去看病,人特好。”

  统筹姑娘之前在那个《老街》剧组里,陈彩原本是去给王成君探班,正好遇到这姑娘感冒发烧,于是等剧组收工后背着她去了诊所,又守着她输液。虽然诊所离着当时的剧组并不远,但小姑娘一人在外,受到陌生人的照顾便格外感恩。

  俩人加了微信,偶尔聊起天很是投缘,无奈平时工作都忙,也不是时时能联系。

  陈彩跟阿正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

  阿正跟他握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道,“刚刚我脾气有点冲,陈哥别介意。”

  陈彩忙双手握过去递台阶,“哪里哪里,你那是认真负责,有空请你俩吃饭。”

  俩人寒暄片刻,这下请假倒不是事了,统筹姑娘正好要回宿舍一趟取东西,又有好多话跟陈彩聊,干脆拉着陈彩给自己当劳力,让他去开外面的小电驴。

  俩人边走边聊。

  统筹道:“梦圆的经纪人是你啊?没少挨骂吧,她脾气是真大,为了排戏跟我吵吵过好几次,阿正给她批假才怪了呢……”

  陈彩听梦圆的经纪人说过,这个剧组的统筹排戏不合理,经常让梦圆上完大夜戏接着又是日戏夜戏,连着三十多个小时没觉睡。梦圆有些吃不消,让经纪人去跟剧组说,但经纪人怕得罪人,糊弄了一下就走了。

  没想到梦圆自己跟剧组撕了。

  陈彩心想怪不得这姑娘在剧组人缘这么差,不过说到底还是因为没后台,小透明没人权。

  当然小透明的经纪人……也没人权。

  陈彩笑着给人赔礼道歉,又道:“……你看这样行不行,回头你稍微照顾照顾她,她给你招惹的麻烦就算我头上,等回去了我请你吃饭,多少顿都行。”

  统筹“吆”了一声:“对她够好啊!”

  陈彩苦笑着卖惨:“能有什么办法,她要闹腾就闹腾我,我这次为了她可上火了,嘴里还起了个包。”

  “行吧行吧,”统筹很好说话,见他伏低做小,忍不住道,“你可真不容易。”

  陈彩没觉得自己不容易,他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种鸡汤,干了好事被人照顾的时候更是幸福感爆棚,另一旁的陆渐行却不这样。

  陆渐行觉得自己不容易极了。

  他十分讨厌今天见的那个导演,人丑,脑袋秃,脾气差,嘴巴臭。两年前俩人闹了点不愉快,当时陆渐行刚刚当上公司老总,发火要撤资撤不成,只得暗暗忍下一口气。谁想到两年后再见面,老家伙还是胆大包天。

  不过这次陆渐行没忍着。

  导演说他:“两年没见,小陆总的气质是越来越好了,拉我们剧组里能当头牌。你说这江城的水土就是不一样啊,才两年,小陆总这气质就跟山旮旯里不一样了。”

  陆渐行坐那喝茶,不耐烦地跟他寒暄,听这话当即黑脸,慢吞吞道:“就长相这一点,我一直很感激我的父母,尤其是发量,基因好,不秃头,从小不操心。”

  导演是地中海,一直细心搭理额前的几根毛发,平时就格外听不得跟秃有关的词语。

  陆渐行仗势欺人,专门往人痛处踩。

  俩人开头谁也不让谁,后半截便一直冷场。

  秘书原本还担任着提醒陆渐行谈合作的任务,这下哪敢再提,等到探班完成,陆渐行黑着脸上车,他连忙开车往外跑,盼着这位散散心,别耽误正事。

  秘书劝道:“陆总,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人就这样。才子嘛,都有些怪脾气。”

  陆渐行不听:“去他的吧,我是他金主爸爸!惹恼了我就撤资!”

  秘书好心提醒:“陆总,咱投的钱不多……剧组的金主爸爸是别人。”

  “……”陆渐行一滞,随后有理有据道:“那也是他金主叔叔!”

  秘书:“……”

  他这会儿气还没消,但是早上开车往这赶,也没怎么吃东西,话一说完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秘书听到两声动静,灵机一动,提醒道:“陆总中午吃点什么?那家酒店的飞奴竹林鸟听说很不错,还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做的也是一绝。咱来了还没吃呢!”

  “吃什么吃?说了不回去了。”陆渐行不悦地从后视镜瞥他一眼,教育道,“不过你饿了就直接说,我是不体谅下属的人吗……掉头吧,去酒店。”

  秘书:“……”虽然习惯了,但是还是觉得好幼稚。

  他松了口气,正要掉头,突然又听陆渐行道:“等等!”

  前面有个人影,是一男的骑着电动车,后座带着一个女的。

  男的边骑边说笑,时不时侧过头,看着挺帅气。

  秘书有些惊讶,偷偷从后视镜里看自家老板。

  果然,陆渐行好像很感兴趣,哼了声催促,“给脚油门,去打个招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