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戏精守护者 > 第14章 第 1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搬家花了半天的时间,等俩人东西都弄过去,各自收拾布置,买盆子买碗,再去西区办健身卡,三五天就过去了。

  陈彩起初还担心住别人家里会不自在,等开始布置新家,他才发现这处房子虽然东西齐全,但好像一直没什么人住。厨房客厅甚至书房到处可见过期物品,比如长毛的咖啡豆,过期的药片,四五年前的电影票根……空调外挂机的小洞里还有一小堆建筑垃圾。

  王成君笑呵呵道:“我哥们说这房子空置好几年了,他觉得往外租太麻烦,不想跟外人打交道,所以就一直放着。但是房子老空着也不好,又得定期找人来打扫又得白交物业费。咱俩在这住住看,如果觉得行的话就在这住着,那房租就当替他分担物业费了。”

  陈彩问他:“这边物业费怎么算?”

  王成君想了想:“好像18一平。”

  18一平的豪宅,看面积差不多快三百了,物业费一个月四千肯定打不住。这便宜捡的真不是一般个大。

  王成君也有些不好意思,笑道:“他心意我明白,以后有机会再报答就是了。”

  他一毕业就留在这,几年省吃俭用的所有积蓄还不够买这里的一平米。好在哥们俩情比金坚,钱又不是一切,王成君做人坦荡荡不矫情,朋友帮他也不必瞻前顾后。

  陈彩听得明白,心里十分赞同,鼓励他:“你好好把握机会,说不一定以后也能买个这样的。”

  王成君傻笑:“那怎么可能,中五百万彩票都不够。我就盼着以后挣多了在这个城市买套房,将来有了女朋友结婚不啃老就行。”

  陈彩忽然想起陆渐行,心道这么想就对了,一定要坚守阵地啊兄弟。

  他忙给人灌鸡汤:“对的,男人吗,就应该找个香香的女孩子,这样才是天生一对。”

  王成君却知道他的情况,怕他多想,忙说:“男孩子也不错啊!”

  “什么不错?”陈彩警铃大作,立刻道,“差远了,十个基佬九个渣,还有一个烂菊花。”

  王成君:“……”这样抹黑自己人好么。

  陈彩看他不说话,严肃脸问:“知道没?”

  王成君不敢反驳,连忙点头,“哦。”

  陈彩又着重强调,“尤其是在健身房,离那些爱露肌肉的或主动搭话的远点。”

  王成君:“好的。”

  “还有有钱的,”陈彩补充,“有钱的又主动的,更不是好东西。”

  王成君:“……”

  陈彩左右叮嘱划范围,就差给王成君写出陆渐行三个大字了。但他不敢提这三字,怕王成君本来没觉得有什么,被他一提醒反而再留意上了。

  带一个傻孩子就这点不好,处处让人操心,还好这次他机智的选了西区健身房,应该跟陆渐行撞不上。

  陈彩安顿好王成君,转而再操心自己的工作。

  那天许焕说天颐想挖他的时候,陈彩很是激动了一阵子,晚上睡觉翻来覆去地想,琢磨着要不要主动跟天颐那边联系一下。不过他很快又冷静下来——他自己的实力和经验都不够,如果去了天颐,估计是不能给艺人做经纪人的,多半还是从助理开始做起。

  陈彩其实之前了解过天颐,当初找工作,自然想着以大公司大平台为主。只不过大公司的岗位要求都比较苛刻,所有职位均要求有经验——经纪人需要有一年以上的执行经纪的经验,执行经纪要求一年以上经纪助理或艺人宣传的经验,艺人宣传还分新媒体宣传和传统媒体宣传,同样要求繁多。

  陈彩这种完全跨专业的两眼一抹黑进去,只能先给艺人当助理,等一步步熬过去,两三年后再往上升。而现在娱乐圈里分工愈发职业化,以助理为跳板的上升通道也越来越窄,大部分人一做助理好多年,并没有转型的机会。

  陈彩不想在这上面耽误,最后左右衡量,这才进了鱼猫娱乐。

  小公司的坏处是没什么资源,经纪人依旧是保姆式服务,面面俱到大包大揽。但好处是自由度高,可以边摸索边试错,也更能锻炼人。陈彩做了这一年觉得愈发顺手,老总对他又不错,于是又打消了跳槽的念头。

  不过这些他并没有跟老总讲,安顿好后陈彩去公司汇报工作,先把梦圆的部分交接了,又趁着孙玉茂高兴,提了王成君的剧本。

  孙玉茂知道他在活动《大江山》的事情,但没料到能抓住这么好的角色,当即表示十分重视。

  陈彩有意给王成君争取点条件,便道:“这事好是好,就是也有些麻烦的地方。”

  孙玉茂也觉得事情不能那么顺利,关心道:“什么事?都到这关节了,公司能出力的肯定不含糊。”

  陈彩神色有些为难,搓了搓手,“剧组的意思是,希望他至少有三个助理。因为王导组的团队要求很严格,主演必须带助理,负责跟剧组对接沟通的事情。王成君这次可是三号,戏份吃重,更要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要不然对方看他状态不好,随时会换人的。”

  孙玉茂在请助理这种事上一向小气,一听这话“嘶”了一声,有些肉疼:“那这样,一个就行了吧,怎么还得仨呢?”

  陈彩道:“一个生活助理,负责饮食起居叫起床这些,另一个工作助理,专门跟剧组对接沟通陪着对台词,还得有个替补人员,万一有人生病或请假,替补要跟上。而且剧组说了,请的人得干活,要是咱自己配不上,剧组就给安排,工资按他们的标准来,直接从片酬里扣。”

  孙玉茂抠门,给梦媛的助理一个月才三千多。陈彩来之前跟王成君商量过,这次一定要有俩助理跟着,公司如果不给出他就自己掏钱请。

  陈彩原本猜着孙玉茂这脾气,顶多也就同意一个,谁知道他这次狠狠心咬咬牙,竟然道:“那行,就招两个吧。”不过同时强调,“你亲自去招,工资稍微高点没事,一定不能太高了,我看他们什么助理七八千的,搞笑吗!第三个……不行你就顶上吧,咱公司小,都勤快点辛苦点,你说是不是。”

  “是的,”陈彩心里窃喜,不好表现出来,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不行我就再辛苦点。”

  孙玉茂十分欣慰。

  陈彩趁机道:“那这样我时间是真不够了,霍兵那边……”

  “霍兵你要是实在不想管,那我就给他另安排人带。”孙玉茂笑道,“这事本来不太好办,但梦圆的事情你解决的好,王成君那现在又有重要工作,这几天我看着安排安排,回头让他去找你交接。”

  话是说得很为难,陈彩回家后没两天,就接到了霍兵的电话。对方表示公司对他有了新的安排,以后不能跟着陈彩混了,言语之中竟然十分开心。

  陈彩不知道老总怎么安排的,诧异地问了句,这才知道霍兵被安排到了梦圆经纪人的手下。梦圆刚接代言的事情公司的人已经知道了,但没有人清楚其中原委,只知道梦圆有了个代言,还是跟另两位二线的女演员一块。这种资源别人未必多激动,搁在小透明身上却等于是飞升。

  孙玉茂也会忽悠人,对霍兵说那经纪人手里还有机会,想着推一推公司的男艺人,想来想去就他最好。这才悄悄把他挪过去。

  霍兵信以为真,高高兴兴给陈彩打了电话,又约好时间来取一下东西——陈彩给他们制作的简历是请专业人士帮忙做的,从个人简介到媒体热度、电视剧照宣传照都十分齐全,信息更新快,排版也好看。

  双方约着见面,霍兵又表示要请陈彩吃饭,到时候叫上王成君一块,地方他们定。

  陈彩对于吃饭这种事情不太热衷,又把这事抛给了王成君。当然这种事及早不及晚,他希望周末就搞定。

  王成君却正愁着跟他说另一件事——陆渐行也要请他吃饭。

  这事说起来有些长,最初是王成君搬家的头两天因为兴奋又认床,所以晚上一直睡不好觉,日夜颠倒的十分严重。等到三五天后情况稍稍有所缓解,但仍是一大早就醒,四点之后就睡不着了。

  陈彩那个点儿睡得正香,王成君刚跟他合住,怕自己起来活动发出动静,于是便拿着手机去小区跑步,顺道带早餐回来。第一天的时候还正常,小区密度低,住的人少,他自己跑来跑去也自在,等到第二天,撞上陆渐行后就不太一样了。

  王成君越来越觉得陆渐行的态度……有些防备。

  这叫他有些受伤。他这人自来熟,属于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上次陆渐行跟他相谈甚欢,他几乎要将人列为知己。哪能想到才几天的功夫,知己就翻脸不认人了。

  第一天的时候王成君还特意跑上去打招呼,陆渐行一脸震惊地盯着他看,他跟人介绍:“是我啊,王成君。”

  陆渐行神色古怪地问:“你不是早上七点半才跑步的吗?”

  王成君没多想,如实道:“我刚搬来,睡不好。就起的早了点。”

  小区的人行道挺宽,俩人并行跑步也绰绰有余。王成君乐呵呵地跟着,又看陆渐行早上只穿一件运动衫,露出精壮结实的胳膊,比自己的肌肉线条漂亮很多,便恭维了几句,想着跟对方学一学。

  陆渐行跑快了,他也跟着加速,陆渐行过会儿气喘吁吁慢下来,他也深呼吸换气,在一旁有样学样。

  这样学了两天,陆渐行就不来了。

  王成君心想老总估计忙于事业,日理万机去了,心里还默默心疼了这位大兄弟两秒。等他早起锻炼了几天,活动量加大,起床时间也开始恢复正常。

  周六这天他七点自然醒,换上衣服戴上耳机,刚一出门,就跟跑路经过的陆渐行又撞上了。王成君再次高兴地跟人打招呼,哪想到陆渐行像是见了鬼一样,开始拔腿狂奔。王成君跟着追了两条道,话都没说完,那人就跑回自己的楼了。

  这下傻子也看出来了,陆渐行是在躲他。要么说有钱人翻脸如翻书呢,王成君心里郁闷,不明白这才几天的功夫啊,君君就不是君君改成细菌了。

  他心里别扭,想起了自己的健身卡,心想不就是肌肉吗,自己练练比他的还好看。他兴冲冲拿着健身卡直奔西区健身房,先去做热身,转头就见这个不大的健身房里,站着个熟人。

  陆渐行的嘴角像是挂了两个秤砣一样,朝下弯着。

  王成君人穷志不穷,转头当做没看见,也不搭理他。谁知道过了会儿,陆渐行朝他走过来了。

  “兄弟,”陆渐行挡在他跟前,一脸深沉道,“问你个事。”

  王成君面皮薄,心里不高兴,不过还是搭茬问:“你说。”

  “我不是跟你说东区的健身房好吗?你怎么来这边了?”

  王成君心道,你说东边好你怎么自己不去?忽悠人呢是吧,多亏我陈哥英明。他啧了一声,有些骄傲:“我陈哥说的,让我来西区。”

  陆渐行眉毛一挑:“陈彩?”

  “是啊。”

  “他说什么了吗?”

  王成君想了想,“陈哥说声东击西,西边……”

  他还想把前后的句子补充上,谁知道陆渐行脸色一变,伸手打断了他。

  “高,实在是高,”陆渐行锁着眉头沉思了会儿,最后下决心道,“这个周末,让他来找我一趟。”

  “……”王成君一愣,“找你?找你干什么?”

  “就……一块吃个饭吧,”陆渐行忧心忡忡道,“我得跟他谈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