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的师尊仙门第二 > 第二十一章,小秘境的决议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唰——

  正在浇花的余思若被这声音吓的手一抖,弯嘴玉壶中的液体洒出来些许。她忙将玉壶往地上一放,提起裙摆往声源处跑去。

  花圃在正殿侧面的不远处,余思若赶到正殿时,正巧看见瞬时关闭的柳木制隔扇门和上面消融的巨大隔音阵法。

  “师尊回来了?”

  无极殿里,药阁长老正对殿外余思若的动作感到痛心疾首。“扶世尊者,看看你徒儿都在做些什么。”

  “她居然把梵玉壶这么随意的就放在地上,还有地仙株是不经浇这么多灵水的……!”

  安止逸淡淡的扫他一眼。

  阁老张开的嘴停住半饷,顿了顿还是闭上,这时一阵低低的笑音响起“阁老,要不你替余姑娘来无极殿照料算了。”

  “沈玉,你来了”

  未免这两人又吵起来,陆清先一步叫住了沈玉,指了个位置让他落座。

  刚好在阁老对面,沈玉拿起桌面上的茶,浅酌一口,完全无视一抬头就能撞见的不满。

  “各位都已经知道小秘境在今年开启了吧。”陆清坐得端正,等看见沈玉细微的点头后才继续道。

  “现在我们需要决定一件事,如今魔族肆虐,我们到底要不要打开小秘境,以及确定去小秘境的弟子人数。”

  魔族又开始骚动了,她好像是听几个弟子讨论过。

  朱茵不适的蹲坐在软垫上——平时她都是躺在贵妃椅上的。漫不经心的摸了下圆润的珍珠耳坠

  “照常开不就行了?小秘境只有一个入口,只要我们守住入口任哪个魔族也不能来捣乱。”

  “而且,那还是上古大能的遗迹……”

  “朱茵”龙岩犹豫着打断她的话。

  “怎么”被叫做朱茵的尊者不爽的看他一眼。龙岩急朝陆清投去一个眼神。

  陆清会意,为朱茵解释“荀凰尊者前段时间在闭关突破,可能不知道。”

  陆清停顿一会,朱茵不再摩挲拇指上的翠玉扳指转而疑惑的看向陆清,直至听到从他嘴里吐出来那两个字。

  翠玉上突然绕上一层淡蓝的火光,直融成一滴一滴,坠在白石桌上的玉杯中四散开来,将杯中的茶水煮出密集细小的白泡。

  “你说什么!”朱茵像许多其他刚听说这个消息的尊者一样震惊,蹭的一声撑着石桌站起。

  “魔尊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她焦灼不定走来走去,甚至怀疑自己还在石室中修炼。眼前的场景只不过是心魔在作乱。

  “你别激动”龙岩制止住朱茵想来攻击他的意图。

  朱茵扫了一眼在坐的人,怪不得商讨小秘境的事,如果魔尊还活着就另说了“你们有办法对付他了?”

  “只能再起一次法阵了”

  剑身泄愤似的刻在地上,划出一条土痕。连带着溅上几颗土屑卡在细纱里。

  “还没好?”姜乐乐几欲将脚下的草地当做小八,用力将卡在土里的剑拔出。以行动来体现她的焦躁。

  “还剩三分钟”

  “反正我是不练了,我下午还有任务要做。”

  小八:“是你说让我督促的,完不成就要电击。”

  “那你电吧”姜乐乐疲倦的站起,拖着步子走到石桌前。她相信以自己和小八这么久的交情……

  直到带着刺痛的电流从脚上攀起。

  “这招已经对我不管用了。你还有五分钟。”

  “不是三分钟吗?”姜乐乐捏着桌上的茶壶,灌了一大口。

  小八:“这是你试图耍赖的惩罚,不过看你这么累我就只加了两分钟”

  在灵韵枯竭的情况下再坚持两分钟,你在开玩笑?

  “少废话。”小八暗乐,这大概是它光明正大整姜乐乐的唯一方法了。

  姜乐乐面无表情的再灌了一口水。

  “……”

  于是当有人再来敲院门时,终于练完的姜乐乐随意的抹一把汗,拖着几近残废的身躯挪到门边。

  估计是女主近几天也要闭关,和自己告别来了。姜乐乐整理好表情打开院门。

  “在练剑?”

  陆清修长的身影立在门前,姜乐乐惊讶的抬头,脸上还散着潮热,碎发沿着发际线贴上额头。

  看这样子还练了许久了。

  “师尊”姜乐乐平缓呼吸问候一声,顺带理了下自己的头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状态好点。

  陆清不经意的将视线朝未被姜乐乐身体挡住的小院移。似乎有些惊讶

  “走火入魔了?”

  姜乐乐忙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草地上被砍出几道杂乱的痕迹,上面的嫩草歪歪扭扭的散成几堆,露出几个明显的脚印。

  这是她被小八惹恼后跺的。

  “没”姜乐乐忙将陆清的视线挡住。“剑式动作需要。”

  陆清眉眼显出一分笑意,没有拆穿她“我是来提醒你关于小秘境的事。”

  “嗯”姜乐乐点点头,认真聆听,抓着衣袖的手松开几分。

  陆清看见她手上带着擦痕的红色时皱了下眉,抬手伸出食指,虚空点一下,黄豆大小的绿色的光团凝在指尖。

  “长老们将会在一月后开启秘境,”

  姜乐乐感觉到掌心的一片凉意,低头看了一眼。陆清的声音严肃些许“虽说时间是紧了点,可也不必再强迫自己做如此重强度的训炼。”

  他一向不提倡那种自虐式的练习法,那样虽然更好同时锻炼灵韵和身体强度,但是如果把握不好度也容易伤到自身。

  “修为是要靠时间来积累的,单单只靠速成用处不大。”

  “……”一心想速成的姜乐乐和小八。

  与此同时,无极殿内的余思若还在撑着脑袋浇花。

  “将这个背了。”

  安止逸将一本剑谱递到余思若眼前。

  “啊?”余思若愣了半秒,立刻松开玉壶站起来,手在衣袖上擦了擦慎重的接过剑谱。

  师尊他终于肯教我修炼了吗!

  “谢谢师尊,我马上就去练”余思若捏着剑谱,憨憨的笑,说着就要往花圃外跑。

  她实在是受够浇花了。

  “等会”安止逸叫住她,不紧不慢的将玉壶拿起。余思若看他就要将剩下半壶花料往她刚浇过的花上淋。

  “师尊!”

  安止逸停住动作。

  “这个我已经浇过一次,不能再浇了。”

  “嗯”安止逸若无其事的任余思若抢过手里的玉壶

  姜乐乐不会知道,安止逸只让余思若照料无极殿的花草,却没有告诉她具体方法的主要原因是……他自己也不会。

  以前无极殿的花草大都是药阁的童子们来照料。

  安止逸:“这个剑法。”

  余思若惊讶于自己的胆大,她刚刚太着急居然从师尊的手中直接将玉壶抢了过来。

  安止逸却没有想那么多:“练剑时需要有熟知剑法的人随时指导,否则很难学会。”

  “所以接下来一个月里,由我亲自来指导你练习。”

  “只一个月就好?”余思若有些惊讶。据她所知,掌握一门新剑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一个月,将这个剑法学个五六分就够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