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快穿之任务对象你清醒点 > 第11章 密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细细观察尸体的江黎,洛尘有些讶异。

  “殿下,您不害怕吗?”

  “洛大人有所不知,本公主胆子一向大,不过是具死尸,没什么好害怕的。”

  江黎仔细的观察了一遍这具尸体,这才转头看向洛尘:“大人你可知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

  “殿下可是有什么发现?”

  “倒是有些发现。”,她看向洛尘:“大人可否方便派人将这具尸体从上面挪下来。”

  “慕楠。”,洛尘示意了声,很快尸体就被挪到了用来摆放刑具的长桌之上。

  “大人你看这人的手脚,都有着很厚的茧子。我看了下,这人的体格,不像是习武之人。他的右腿处受过伤,是被人打断过。我猜此人应该就是在这上京城之中的流浪汉。”

  慕楠上前查看了一番,有些诧异:“大人,这人右腿处确实是被人打断的,他的小腿内侧处有一处明显的突起,想必当时应该伤的挺重。”

  洛尘眼眸微闪,“想不到殿下竟然观察的如此细致,在下佩服。”

  就在这时,一直跟在江黎身后的寻川突然开口:“看那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这牢房的墙角处有着一个密封的木桶。

  慕楠上前用刀撬开了桶盖,顿时一股更为浓烈的血腥味溢了出来。

  “是血!”

  江黎的眼睛跳了跳,完蛋了,这任谁都会想到鬽魔的身上去吧。果然下一秒,她就见慕楠一脸兴奋。

  “大人,你说会不会是鬽,那种东西不惯以人血为食。而且,在大堂的那具尸体,一看就是被抽干了血的样子。”,他顿时就像想通了什么,一拍大腿兴奋的道:“大人,这里一定是那些魔物的秘密场所。他们在城中开了这家花楼想必只是为了引人耳目,真正的目的就是隐藏这座地下密道,好为他们提供新鲜的血源。”

  洛尘蹙了蹙眉头,似是有些不喜,但并没有直接反驳他的话,而是看向了江黎:“殿下,您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江黎心中有苦难言,他旁边就站着个鬽魔呢,还是她的任务目标。她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洛大人,据我所知,传闻都说这鬽魔是以鲜血为食,可从未说过一定是人血。再者如今事情尚未查清,如果现在就认定是鬽魔所为,怕是有所不妥啊。”

  世人对他们这种魔物都是深恶痛绝,但凡牵扯到人命都会往他们身上想。而如今这么一桶的鲜血在这,她竟没直接认定是鬽魔所为。寻川看着女子的侧颜,一瞬间有些晃神。

  “殿下所言有理,此事疑点重重,尚不能这么早下定论。”,洛尘看向慕楠,就欲说些什么。

  “大人,小人知错了。小人这就去审问这里的老鸨,她一定知道什么,到时再向大人汇报。”,也不等洛尘开口,他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洛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请殿下不要介意,慕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怕我念叨他。”

  江黎有些好笑的摆了摆手,“无妨,不过是件小事。”

  慕楠走后,他们三人又把这里的其他牢房转了一遍。这才发现,在这座密道之中竟然关着二十几人。在最里间的牢房里,还堆着几具瘦骨嶙峋的尸体,那些尸体和外面大堂中的一样,就如干尸一般,显然是准备处理掉的。

  这间密道中大大小小的又十多间牢房,紧挨着分布在密道两侧,使得整个空间异常的讶异。每间牢房的布置所差无几,像之前存血的木桶,每间牢房都有一个。

  他们巡视了一周,也没有发现还有什么其他的出口。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在这座密道的最里面,有一间牢房中的布置有所不同。江黎看了看屋中的布置,一张床,一个桌子,几把椅子,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并没什么特别的。

  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未有所发现,反而看到洛尘站在桌前,不知正做着什么。江黎有些好奇的走上前,发现他正拿着一个茶杯细细看着什么。

  “大人可是有什么发现?”

  “没有,我只是好奇,这里的东西都很简陋,唯独这套茶具还算可以。”

  江黎有些稀奇,也拿了个茶杯瞅着,然而并没有看出什么差别。这不和普通的茶具一样,除了上面的花纹好看了些,也没什么区别啊。

  “殿下可看出了什么?”

  “这。”,她有些为难,“如果我说上面的花纹挺别致的,这算不算发现?”

  洛尘微愣,有些好笑的看向江黎:“算,下官自愧不如。”

  “洛大人有心思在这调侃我家殿下,不如多看看这里的环境,说不定还能有所发现。”

  听寻川这么一说,她瞬间想到了什么:“这里应该就是看守此处的人所住的,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只有一张床。但这个密道中关着这么多人,他是怎么管的过来的?”

  “其实也不是不可能。”

  江黎不解的看向寻川:“此话怎讲?”

  寻川的眼眸沉了沉,轻笑了声:“殿下可否想过,倘若看守此处的不是人呢?”

  江黎一噎,额角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她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明白寻川了,这是嫌自己日子太/安逸,所以想自曝了?

  “寻公子所言不错,倘若此处看守的是鬽魔,那一人便够了。”

  “这也不一定啊,那说不定看守此处的是一个绝顶高手呢?”,江黎不死心的辩解道。

  “殿下说的这种可能也存在,不过又有哪个高手愿意整天呆在这样的环境之中。”

  江黎讪笑了声,试图转开话题。“哪个高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大人有没有想过,这么多血液是怎么保证它不凝固的呢?”

  其实这一点也是她想不通的,这一路走来都没见洛尘对此有所怀疑,她便正好借此机会问了出来。

  洛尘眼眸闪动,似是想到了什么:“想必殿下也只是听过鬽魔的传闻,但并未真正的了解过。鬽以血为食,自是有保存血液的方式。他们将一种草药熬制成的汁水混入鲜血之中,可保血液七日不凝。我从一只鬽魔的口中得知,这种草的名字叫紫炎草,因此草叶呈紫色,末端却有处如火焰般的纹路所得名。”

  江黎了然,有些好奇的看向洛尘:“从魅魔的口中得知?看来这中间有故事啊。”

  洛尘唇角微弯、眼中含笑的看向江黎,“今日幸得与殿下相识,才知道传闻并不可信。不知在下可否有幸与殿下交个朋友,改日也好亲自将这故事讲与您听。”

  还不等江黎回话,寻川就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视线,带着些不悦的看向洛尘:“故事就不必讲了,我家殿下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洛大人还是同他人说吧。”

  “谁说我不感兴趣的?”,她推了推挡在面前的男人,示意他让开。然而,她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警告的眼神。

  “对!他说的没错!本公主确实对那些个事情不感兴趣。”,江黎当即就改了口,这说什么也不能驳了自家人的面子不是。寻川见她这般听话,这才让开了身子。

  洛尘有些意味不明的看向寻川:“想不到多日不见,寻兄倒是找了个好去处,下官实在是羡慕啊。”

  寻川轻笑了声,“洛大人过誉了,能做好本职之事,寻川也就满足了。”

  “对哦,你俩还是好基友呢。不过你俩也太生分了些吧,这一路上都没怎么交流,我都快忘了这一茬了。”,江黎并没有注意到二人之间的不对劲,自顾自的说着。

  寻川的眉头蹙了蹙,一把抓住了江黎的手腕:“殿下,如今天色不早了,该看的也看到了,我们该回府了。”,他带着些警告的看向洛尘:“想必洛大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