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土味巨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三哈变四哈(六千字保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导演一时间有点僵硬,毕竟李铁柱态度实在过于强硬,且嚣张,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不会真跳船吧?

  王铁吭哧道:“铁柱,水……可凉。”

  李铁柱没崩住,笑了:“哈哈,啊?我李铁柱不怕冷!我大概率能游回去!”

  邓潮是也是高情商:“那小概率呢?”

  李铁柱有点懵:“额……”

  陈赤赤道:“小概率是游回来,朝船上喊呀!水可凉,麻烦把我捞上去。”

  鹿哈尼负责笑:“哈哈哈哈哈……”

  邓潮:“铁柱,别走了,一起去海鲜城。”

  陈赤赤:“是的,我们爱你!去给我们做海鲜吃。”

  鹿哈尼:“挺好,录节目还带个厨子,行走的蘑菇屋。哎?我们还可以邀请朋友来做客!”

  陈赤赤:“是不是还要在船上养头羊?叫动霸tua?”

  李铁柱也知道下不去船了,毕竟,经纪人张小萌似乎都和节目组达成了的丧权辱国协议,虽然很可能是临时性的。

  这猫今晚是杀不成了,只能改日了。

  李铁柱怒视导演,气鼓鼓:“那……得加钱。”

  导演也笑了:“加多少?”

  李铁柱问另外三个:“你们是多少?”

  邓超:“两百。”

  鹿哈尼:“一百八。”

  陈赤赤:“一百五,哎?为什么?”

  李铁柱:“嗯,我签的是一百,那谁,你看着加点,给我个台阶下。”

  导演突然很爽快:“一百二。”

  李铁柱:“好。具体细则你跟张小萌谈。”

  王铁:“那导演我,我才二十……”

  导演:“好了!先给你们几分钟时间,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刚才的这段不播。”

  明星也是人,这四人现在情绪都不太对,所以,自然是需要平复的,尤其是狂躁的李铁柱。

  李铁柱已经在好声音、蘑菇屋、无限挑战和蒙面唱将都证明过自己的综艺实力了,比起音乐天赋来说丝毫不落下风,加上他最近人气爆棚,这价位是真不算太高的。

  也正是因为李铁柱最近的人气,让严导选择了铤而走险,一得知李铁柱要来,就提前给张小萌打了电话暗中勾结。

  视频暂时切断了。

  王铁:“我也得平复平复,都是冠军,凭什么脱口秀冠军这么没牌面?”

  导演:“要不你下船吧?船上其实有救生艇的。”

  王铁:“那倒不至于,我就是感慨一下,抒发一下情感。”

  餐厅里,邓潮、陈赤赤和鹿哈尼自己还懵着呢,却也只能去安慰李铁柱,他们被坑情有可原,李铁柱这纯粹是无妄之灾。

  李铁柱欲哭无泪,情绪由狂躁转为憋愤,被宽慰了一番后,说:“这个导演真的狗,超级无敌狗!”

  邓潮点头:“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

  陈赤赤和鹿哈尼大笑,周围的工作人员和摄像师也笑了,李铁柱这憨憨,你会被严民针对的,他出了名的小心眼。

  不一会儿,视频重启,录制继续。

  严民说:“欢迎大家来到四哈旅行社,我是社长老严,这是四哈旅行社的导游小王。”

  王铁弹了弹吉他:“嗨!”

  鹿哈尼和邓潮举手招呼道:“小王好。”

  陈赤赤楞笑:“我们合同上签的不是三哈吗?怎么随口就改成四哈了?这么随意的吗?”

  邓潮:“之前我们是三兄弟,现在我们是四兄弟,四哈没毛病。”

  鹿哈尼:“还是铁柱有牌面,你再看看王铁,哈哈哈……你是不是想问为啥不能叫五哈?”

  王铁看了看导演,委屈巴巴:“想问,不敢问。”

  严导说:“鉴于李铁柱的加入,哈哈哈正式改名哈哈哈哈,四个明星要同等对待嘛。”

  王铁:“我不是明星吗?”

  严导:“你充其量就是个艺人。”

  王铁:“……”

  餐厅三人爆笑。

  李铁柱低着头继续吃东西,依旧闷闷不乐。

  严导继续介绍,并公布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消息,第一站洲山。然后是,团费日结和打工赚钱的问题,没人两百块,所以,四个人要赚到八百块。

  陈赤赤反击:“这是强制消费,最近都在抓这个事情。”

  导演无视:“然后,我们这个节目不允许刷脸,所以一旦你们被人叫一声名字,就要扣一块钱……商务植入?啊!没有商务植入,那我们就开始工作吧。”

  然后工作人员拿上四份像菜单一样的合同,花里胡哨的。并且,开始给四个人身上装麦,那三个还算活泼,李铁柱则像个木雕,全程一动不动。

  妈卖批!老子刚准备好的热气腾腾香喷喷的皇岗秘卷!!!

  毕竟,李铁柱不是穿越犯不是重生犯,没有什么几十年的人生阅历,他只是一个带系统的土著,至今为止就只活了十八年,血气方刚到爆炸!即便猫没有准备好,还是之前那种操作模式,李铁柱也忍不了啊。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

  李铁柱总结了,蹭饭这种事情以后一定要少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导演:“把大家手机收掉。”

  鹿哈尼和陈赤赤当即反对:“这过分了吧?”

  李铁柱终于醒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休想收走我的手机!”

  说着,李铁柱就跳了起来,反应稍显激烈。

  严导:“大家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可以现在打电话。”

  陈赤赤对李铁柱道:“认了吧,别反抗了,我们上了贼船了。”

  李铁柱不跟陈赤赤废话,可以先打电话还行,转身就走出了餐厅,找个偏僻角落,给皇岗秘卷打电话。

  ……

  公寓,刚洗过澡的冷芭,把自己新买的沐浴露和毛巾、浴巾等叠好,穿着睡裙把李铁柱的洗漱用品也全都换了一遍,都是她今天新买的,还添置了一些小家电和新厨具。

  手机响了,李铁柱打来的,居然是电话不是视频?

  李铁柱:“老师,我上了贼船了,嗯嗯,严导把我扣下了,现在开始录制了都,马上要收手机。”

  冷芭接起电话:“啊?啊?在拍了?所以不视频,怕被拍到是吗?这严导是真的过分了……”

  一股失落的情绪油然而生。

  李铁柱:“我现在很生气很生气。”

  冷芭:“噗!你那边说话是不是不方便?身上带着麦?”

  李铁柱:“是的老师。”

  冷芭又问:“那我问,你答吧,他们听不到我说话。铁柱,你什么时候录完?”

  李铁柱:“我哪知道?节目组不按套路来的,也许明天晚上,也许后天早上吧。反正我后天要去京都彩排春晚,他不敢不放我走,再说,我就参加这第一期。”

  “你有没有冲动?有没有过分的行为?有的话,让节目组剪掉。”

  “没有,严导躲在屋里跟我们视频,揍不到。”

  “那就好,注意不要做出有损形象的事情来,你现在……是不是憋得很难受?”

  “额……”

  “真不凑巧呢,老师刚刚把自己洗白白了。”

  “你别说了。”

  “我那个刚完,还是安全期,都可以不用苹果味呢。”

  “求求你,别说了!”

  “想吃吗?”

  “我要挂电话了。”

  “老师穿的是第一次当猫那晚上那件睡裙,防御值50。喵呜”

  “我……我现在想打死严民。”

  “好了,不逗你了,你好好录节目,不要甩脸色,知道吗?遇到事情多向潮哥请教。老师等着你,总有时间的,到时候,老师教你玩游戏呀。”

  “我恐怕做不到。什么游戏?”

  “不说,我怕我说了,你真的会打死严民,呵呵呵……”

  “好吧,那再见。”

  “再见主子,舔你哟”

  挂了电话,李铁柱更惆怅了,狗节目组啊!

  海风带着咸味,吹动着李铁柱已经蓄长的头发,飘来荡去,跟他的心境一样,久久无法平静。

  李铁柱顶着一头被吹乱的头发回到餐厅,潮哥正在给家人视频。

  “我现在儿子和女儿很担心我,他们以为我被绑架了。”

  鹿哈尼笑了两声,问李铁柱:“跑那么远去打电话,给竹儿打的吧?我们收七天,你两天,有这么舍不得吗?”

  李铁柱:“对哦,还要给松竹儿打个电话。”

  鹿哈尼疑惑了:“啊?兄弟,你刚刚在跟谁打电话?跑那么远。”

  李铁柱面不改色拨视频:“我刚给老师打电话请假。”

  陈赤赤:“这叫家庭地位,小鹿你看你刚才打电话那卑微的样子,再看看李铁柱。”

  很快,松竹儿接起了视频,有点过于激动,李铁柱第一次主动跟她视频了。

  “哈喽啊!我滴小可爱。怎么想起主动给我视频了?哎嘿嘿……搞得我心脏砰砰乱跳……”

  “辣爪,你别乱说话,我这录节目呢。”

  李铁柱脸色还是变了,略显慌张。

  陈赤赤和鹿哈尼无情嘲笑,真的很大声:“哈哈哈哈哈……”

  邓潮一抖:“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小可爱?”

  摄像老师给了李铁柱手机屏幕一个特写,松竹儿穿着古装,在片场一蹦一蹦的,显得有些亢奋。

  松竹儿:“录什么节目啊?”

  李铁柱:“不知道什么破节目,我被骗上船,然后船开了,现在要收手机,我两天内没有手机。你不是每天跟我视频嘛,跟你说一下,免得到时候你发视频没人接,让你心情不好。”

  抑郁症,还是要照顾一下的。

  松竹儿哦了一声:“那行吧,我后天再跟你视频。一起的都有谁啊,你让我看看。”

  李铁柱就把手机反过来,给那三个人看。

  邓潮、陈赤赤和鹿哈尼给松竹儿打招呼:“哈喽,哈喽……竹儿好。”

  松竹儿大声道:“潮哥、赤赤哥、哈尼哥!拜托大家了,帮我照顾我汉子,小女子必有重谢……”

  邓潮懵了:“现在的小女生这么霸气的吗?”

  陈赤赤和鹿哈尼狂笑不止。

  李铁柱怒了,果断挂掉视频:“你闭嘴啊!节目组,这段必须剪掉啊!谁收手机啊?拿去。”

  笑笑闹闹一会儿,邓潮录了一段“告别”视频发朋友圈。

  接着就是签那份明显不正经的合同,导演也狠:“关于这份合同,有什么问题就别问了。”

  鹿哈尼签了个鹿壮实,陈赤赤签的陈大头,李铁柱签的是艾恩裴拉李。

  只有邓潮签的是自己的名字。

  陈赤赤笑道:“这合同里全是坑,你竟然敢签真名?”

  ……

  另一边,松竹儿已经开启了女主模式,首先给李铁柱的经纪人张小萌打电话。

  “哦?你已经知道了?还改签成了常驻合同?至少六期?哈哈哈都改成哈哈哈哈了?李铁柱还不知道?你这……干得漂亮!我也支持的,这节目能让他涨不少人气呢。那什么,萌哥,给我安排一期呗……我把我经纪人庄姐的电话给你。”

  接着,给刘小花打电话。

  “你哥录一个节目,手机被节目组暂时收了,你转告一下他爸,别打不通电话着急什么的。嗯嗯,嫂子下次来的时候,送你个普拉达的书包。”

  最后,松竹儿又给最近非常不喜欢的一个知名女演员打电话。

  “喂?冷芭姐,那什么李铁柱录节目收手机了,你最近别联系他。”

  “什么破节目还收手机啊?竹儿。”

  “不是破节目!是潮哥他们的新节目,收视率肯定高的,你别打扰他。”

  “他给你打电话了?真羡慕你。”

  “直接视频的!我还跟潮哥他们打了招呼呢,哼!”

  “好吧,我知道了。”

  “再见!”

  哈哈哈哈,关键时刻铁柱还不是首先给我松竹儿联系?哼!跟我比,你还差点儿,大管什么用?而且,你们那关系见不得光,我就不一样了,光明正大!

  ……

  签完了合同,严导现身和李铁柱确认不许揍人之后,带着大家到了下面的小厅。

  “零食还要锁起来?”

  “听音乐还要钱?”

  “这是烧水的。”

  “哈哈哈哈……”

  “厕所也要五块钱?那真的要……串稀怎么办?”

  李铁柱的心情稍微好了点,反正皇岗秘卷就在那里,又不会跑,晚点就晚点吧,先把钱赚了。

  鹿哈尼呐喊:“啊……进不去房间,收费五块。”

  李铁柱:“我可以在过道里睡。”

  然后四个人就在地上躺下了,还顺便聊了会儿天。

  参观完坑爹的游艇后,四人又回到了小厅,各种花式吐槽。

  鹿哈尼指着桌上玻璃柜里锁着的芒果汁和甜点:“我觉得那饮料再不喝就热了。”

  陈赤赤:“对,还是冰的。”

  邓潮看向对面的导演,耍心眼:“说实话,这种东西你给我五十块我都不想吃。”

  陈赤赤:“你要是小龙虾、螺蛳,五百块我都给你要了。”

  邓潮:“对!一看这就是他们付了游艇费,人家送的。”

  李铁柱就不一样了,走到小桌前,蹲下,伸手抓住那过于秀珍的锁,一转。

  啪嗒!

  李铁柱:“开了。”

  陈赤赤一脸茫然,有些呆滞。

  鹿哈尼张大了嘴。

  导演突然有点慌张,站了起来。

  刚刚说不想吃的邓潮反应最快,凑过来:“拿出来,拿出来,喔,真香……”

  邓潮给每人倒了一杯芒果汁,陈赤赤反应过来,开始分甜点,李铁柱退到一边坐好。

  鹿哈尼拿过被李铁柱拧开的锁研究着:“铁柱,你天生神力啊!”

  李铁柱摇头:“节目组看不起谁啊?这种锁能锁住人?”

  严导:“好的,既然你们吃了这些食物,就要支付五十块钱。”

  邓潮笑道:“凭什么?我们都拿到了,凭什么给你钱?”

  陈赤赤:“我们凭实力开锁,关你什么事?”

  李铁柱冷漠道:“导演,你要这么说的话就没意思了,你要是敢朝我们要钱,我把你那边的玻璃柜子全拧开!你信不信?我光拧开,但是我们不动里面的东西,还不用给钱。”

  严导略尴尬:“这……你这就有点打脸了。”

  邓潮在一旁拍腿大笑。

  鹿哈尼说:“铁柱就是这么霸气。”

  陈赤赤:“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还锁着?全给你拧开了!”

  严导:“要不这样,这些吃的,就打个一折,象征性给五块钱,怎么样?不然,李铁柱我让你赔锁。”

  鹿哈尼赶紧把拧坏的锁塞给李铁柱。

  李铁柱:“啊???”

  陈赤赤至贱无敌:“谢谢铁柱请客!”

  李铁柱:“现在把东西放回去还来得及吗?”

  邓潮咬着一个蛋糕,凑到李铁柱面前:“吐出来的算吗?哈哈哈……”

  李铁柱:“……”

  严导又道:“我觉得我们基本的旅行费用还是要有的。”

  正吃东西的几个人眼睛都亮了,尤其是出师未捷先五块的李铁柱,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五对夫妻的画面。每人选一组,然后可获得相应的基础基金。

  圆脸胖鹿站起来就是一波分析:“那我知道了,肯定不能选带孩子的,带孩子的经费有限……”

  陈赤赤无视小鹿的叨逼叨,直接下手:“我选c。”

  小鹿说道:“我选e,因为我觉得e他老婆长得很面善。”

  李铁柱:“哪一个不面善呢?我觉得都很面善。”

  小鹿:“铁柱,你这样我不好回答啊。”

  陈赫笑了几声:“你把我想说的话抢了,李铁柱李怼怼。”

  而后,邓潮选b。

  轮到李铁柱了。

  小鹿又是一波分析:“我觉得a吧,a一定会有大反转,大惊喜。铁柱,信我的没错。”

  李铁柱认真点头:“既然鹿哥强烈推荐a,那我就选d吧。”

  鹿哈尼:“啊?你会后悔的。”

  视频开始播放。

  a老婆:“像这种不带老婆的不给预算。”

  邓潮和陈赤赤纷纷给李铁柱竖大拇指,李铁柱也松了一口气,差点就万劫不复了。

  鹿哈尼强行解释:“喔!你们看我的推理,分分……额头头是道。”

  啪啪打脸。

  很快,剩下四条视频也放完了。

  邓潮三百块化身邓有钱,陈赤赤八十八块,李铁柱五百块晋级李首富,推理大师鹿哈尼最惨五十块。

  接着,导演给四人发放了新手机,并把钱转给他们。

  李铁柱震惊脸:“喔!这么高级的手机吗?”

  邓潮看着微信里的三百块,嘲讽一下鹿哈尼,又调侃陈赤赤:“五十,八十八,你俩加起来还没我多呢。哈哈哈……”

  李铁柱:“你们三个加起来还没我多呢。”

  邓潮:“……”

  鹿哈尼和陈赫大笑,笑着笑着表情就悲伤起来了。

  然后王铁背着吉他推着零食车进来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你们已经吃上了?”

  鹿哈尼:“导游?”

  邓潮:“卖零食来了?”

  陈赤赤嘲讽脸:“哈哈哈哈……”

  李铁柱:“昂,五块钱买的这些。”

  王铁臭着一张脸,还是弹唱了一段:“磨剪子嘞充电宝……无品会上东西真不少……”

  王铁推销失败,潮哥同情地掏钱买了一袋花生。

  然后,王铁看向李铁柱:“大家都是冠军,你……不表示一下?”

  李铁柱一笑,上前给了个拥抱:“加油。”

  王铁:“……”

  之后,几个人吃着花生,突然讨论起啤酒的问题,潮哥忽悠李铁柱买。

  李铁柱想都没想,直接给钱,五瓶啤酒一百零五块。

  潮哥突然好奇:“哎?铁柱,不是网传你特别抠吗?怎么今天这么爽快?”

  李铁柱:“又不真是我的钱,明天之前花不完的话,那不浪费了吗?反正我明天录完就走了。”

  邓潮笑容诡异:“你真的确定你只来这一期?后面游戏再来一次?你确定?”

  李铁柱在远处开啤酒:“昂!”

  邓潮还要说什么,被陈赤赤打断了,挤眉弄眼:“少说两句啊老邓头!人家孩子满心欢喜,明天录完回家做皇岗秘卷呢,你别捣乱。”

  鹿哈尼偷笑,低声道:“因为铁柱,节目连名字都改了,他还以为节目组能放过他?”

  邓潮:“这傻孩子,哈哈哈哈……”

  喝了会儿酒,邓潮鼓动鹿哈尼和陈赤赤花钱。

  鹿哈尼起身要去开厕所。

  李铁柱拦住他:“不要乱花钱,留着买吃的,干嘛要开厕所啊?到甲板上直接就解决了。走,我带你去。”

  鹿哈尼也不局气,跟着李铁柱就跑了。

  导演大叫:“摄像别跟,别跟。”

  邓潮和陈赤赤对视一眼,邓潮:“他俩把事情搞复杂了吧?”

  陈赤赤:“对啊,喝完的啤酒瓶别扔不就行了。”

  ……

  ps:

  起点推荐票按钮取消了?那就求点月票吧,各位彦祖和天乐有就施舍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