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土味巨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一字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上车,李铁柱就遇到了上次在船上调戏鹿哈尼的工作人员小姐姐,上去就是一个拥抱:“啊,小姐姐你好,我回来了。”

  小姐姐要去撩鹿哈尼,敷衍道:“你好你好。”

  然后,她挣扎开去对鹿哈尼说:“小鹿,你今天这发型真不错啊?”

  鹿哈尼:“哈哈哈哈哈……”

  李铁柱也不生气,得意地走到后面找个位置坐下,任务达成14。

  我真棒!

  另外几个人都憋着笑。

  坐下后,李铁柱还惦记着任务,连忙挥手:“桃红姐,这儿有座位。”

  桃红:“导演组说我和潮做另一辆车带路。”

  李铁柱:“……”

  王铁开始传达节目组的任务:“今天来到潮哥的家乡,节目组体量大家,今天全程玩,也不赚钱,免费坐车去江夏。这是上半期,下半期开始就要恢复赚钱了,而且,钱没赚够的留下继续打工,赚够为止。另外,潮哥、赤赤哥和铁柱哥还有田宇宇哥欠的钱要补上。”

  李铁柱:“我欠什么钱了?”

  王铁:“你三期半没来,扣七百。”

  李铁柱:“我合同上写的只需要参与录制六期。”

  王铁:“没错。严导说的,你可以六期不来,但没说不扣你钱。”

  李铁柱呆若木鸡,摄像师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特写。

  嗯……好像把自己坑了。

  后期更给力,旁边一个顶着李铁柱头像的小人儿卖力挖坑,然后把李铁柱丢进去埋了。

  几个大字:“我李铁柱狠起来连自己都坑!”

  陈赤赤搞事情:“这是哪个丧心病狂的想出来的损招?简直良心坏透了!你说是不是,铁柱?”

  李铁柱:“啊?哈……那个,是有点坏。”

  鹿哈尼:“哈哈哈哈……只是有点坏吗?你欠了七百啊!不是七十啊。”

  王铁:“铁柱,这你能忍?”

  李铁柱尴尬一笑:“能忍!哈!我觉得节目组讲规矩是好事,我就,多打工呗。不!等我率先完成秘密任务,就有五百块奖金了!”

  车上众人爆笑。

  李铁柱:“笑什么?我的任务特简单,肯定比你们先完成。”

  众人笑得更欢了,摄像师的肩膀都在抖,画面一度相当模糊,却没有剪掉。

  弹幕疯狂心疼李铁柱:

  “正经哥,是什么让你这么自信?”

  “这哪里是自信?这特么简直就是狂妄!”

  “心疼李铁柱。”

  “他还不知道就他一个人有秘密任务,而且,其他人都知道,肯定不会让他成功的。”

  “好惨一男的。”

  “还是正经哥有综艺感,他一来,画风都和前两期不一样了。”

  “只能说李铁柱一脸正经的样子,太吉尔好笑了。”

  不一会儿,邓潮带着大家来到一家旱冰场,大家有说有笑的换鞋。

  李铁柱一边换鞋,一边看邓潮耍宝,话痨一样叽叽歪歪吹牛逼,仔细观察他的行为。

  鹿哈尼滑了半圈回来,面对众人的夸奖,他很谦虚:“我以前滑单排,这种双排的第一次玩。”

  坐下后,他问李铁柱:“你在观察潮哥?有什么发现吗?”

  李铁柱说:“他今天很不对头,你看他一直在立flag,他的秘密任务会不会是立flag被打脸多少次就算成功?”

  鹿哈尼:“这倒是有道理,看他四肢不协调的样子,不像能滑好的。我跟你推理推理啊,潮哥他……”

  说了一大堆,听起来头头是道。

  李铁柱沉吟道:“既然连你都认为有可能是立flag,那……就肯定不是了,我再观察观察。”

  鹿哈尼愣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说是,你就认为不是?”

  李铁柱:“因为你是推理界无能狂鹿。”

  鹿哈尼想了想才明白过来,噗一声笑出来,去找陈赤赤告状:“赤赤哥,李铁柱又欺负我,他给我起新外号,哈哈哈哈……”

  陈赤赤:“什么外号?”

  “推理界无能狂鹿。”

  “无能狂怒?狂鹿?哈哈哈哈……李铁柱又帮你上热搜,哈哈哈……”

  鹿哈尼也笑得很瓜,画面定格,后期给他笑烂的脸上配上烟斗和福尔摩斯的帽子,打上七个大字:推理界无能狂鹿!

  很快邓潮也过来分享这个新梗,笑得鱼尾纹爆炸的同时,还吐槽:“他还真用心找我们做任务的证据,笑死我了!哈哈哈……要不配合一下?我就演立flag被打脸。”

  播出后,弹幕:

  “这三个真的过分,这么欺负李铁柱……好开心。”

  “李铁柱憨憨,观察得好认真。”

  “心疼我家正经哥……”

  “这时候要配上一曲你看起来真好笑。”

  “这就过分了,过分了。”

  “你看起来真好笑,像隔壁的狗一样……”

  “卧槽!你怎么可以发语音?”

  大家都下了溜冰场,会玩的不会玩的都表现了出来,邓潮很显摆地去教桃红。

  李铁柱也会玩,他的运动细胞一向很发达的,虽然只跟秦涛去过三次他们镇上的溜冰场,但也早就熟练了。

  邓潮带了桃红一段,惊喜地看着李铁柱:“铁柱,你居然会玩?你哪像九八年的,八八年我都信。”

  李铁柱:“我会的可多了,技多不压身!”

  邓潮挑衅道:“你会倒滑吗?倒滑最帅了。”

  李铁柱摇头。

  邓潮就扭动起来,唱着歌开始表演倒滑,就在李铁柱身旁显摆:“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哎呀!”

  摔了,还劈了个叉,扯着蛋了。

  李铁柱眼疾手快,一步过去抱住潮哥。

  周围的人都笑起来,尤其陈赤赤和鹿哈尼最肆无忌惮。又见潮哥光速打脸,这在他身上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潮哥惨叫:“啊啊啊!谢谢铁柱。”

  李铁柱:“你谢得太早了。”

  潮哥忍着疼:“嗯?什么意思?”

  李铁柱搂着邓潮,往下一按。

  邓潮感觉胯下火辣辣的疼,劈得更开了,哀嚎:“停停停,别别别,要裂开了……”

  李铁柱往上提了提,问道:“告诉我你的秘密任务是什么,不然,我给你正成一字马!我李铁柱说倒做到!”

  邓潮脸都涨红了:“我尼玛,一字马我就废了!求求你了铁柱,放过我好不好?都是好兄弟,相煎何太急,哈哈哈……”

  苦笑。

  李铁柱不为所动,又往下怼了怼。

  邓潮疼得嗓音都尖锐了些:“等等!等等……”

  周围人笑得格外嗨,连桃红都捂着嘴笑得格外大声。

  辰艺没笑,一脸崇拜:“李铁柱……好刚啊!”

  颜奇也没笑:“学到了学到了!连潮哥都敢威胁,难怪导演组那么重视他。”

  陈赤赤笨拙地滑过来:“这么关键的时候,你叫你儿子的名字管用吗?你要叫铁柱爸爸饶命。”

  邓潮又哭又笑,满脸通红,汗水下来了:“鹅鹅鹅鹅鹅鹅……真的很痛鹅鹅鹅……”

  李铁柱又板着潮哥上下了一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摄像师给了邓潮面部特写,表情无比扭曲,痛苦中带着笑容,狰狞下伴着绝望,额头汗珠很大颗。

  后期老师也给力,暂停画面,给了一段成语介绍:

  “哭笑不得。源自元代高安得皮匠说谎:“好一场恶一场,哭不得笑不得。”主谓式;作谓语、定语、补语;形容处境尴尬。近义词:啼笑皆非、不尴不尬。”

  弹幕一片膜拜声:

  “正经哥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连潮哥都敢整,这么狂吗?”

  “这算啥?这货第一次上综艺就给了岳雨鹏一个过肩摔,还把房渤和孙雷绑了。”

  “潮哥胯都撕开了吧?”

  “这样子真的很疼的,试过的都知道。”

  “潮哥青筋都爆出来了。哈哈哈!”

  “李铁柱真牛掰!”

  邓潮身体在发抖:“铁柱,铁柱哥!大哥!饶命啊,我真的不行了……”

  李铁柱:“那你就说出你的任务,让我淘汰你。我欠了七百了,必须搞钱。我告诉你,不要逼我,逼急了我李铁柱什么都做得出来。”

  邓潮眼神恐慌,我特么没有秘密任务啊!就你一个人有!

  陈赤赤道:“什么都做得出来?那你给做个佛跳墙。”

  李铁柱:“佛跳墙?听说过,但我不会做,好像做法很复杂,对吗?”

  陈赤赤:“佛跳墙又名福寿全,是我老家一道名菜,要用到鲍鱼、海参、鱼唇、牦牛皮胶、杏鲍菇、蹄筋、花菇、墨鱼……”

  邓潮快疯了:“怎么还聊上了?快救我啊!”

  陈赤赤:“我怎么可能救你?我是来看笑话的。”

  邓潮:“我可以骂脏话吗?”

  陈赤赤:“随便,反正后期可以屏蔽。”

  邓潮:“我#&……”

  李铁柱:“五、四、三、二、一。”

  邓潮大吼:“我说!我说!我的秘密任务是立flag,然后被打脸四次就算成功。我说了,我也输了,铁柱你放开我。”

  李铁柱:“不急,先听听导演怎么说。”

  镜头给到场外,严导双手交叉,表情严肃:“……”

  邓潮大喊:“严导,快公布啊,我自爆了。”

  严导:“录制继续。”

  李铁柱发狠:“好啊!潮哥你又骗我。”

  陈赤赤拱火道:“给他来个一字马。”

  邓潮死到临头灵光一闪:“我要举报李铁柱!我知道他的秘密任务是什么,与四名……唔!”

  李铁柱瞬间放弃了一字马的冲动,捂住邓潮的嘴,同时,邓潮也终于解脱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直冒。

  李铁柱看着陈赤赤:“你走开,不然我给你整成一字马。”

  陈赤赤乖乖走了。

  李铁柱周围没人了,才低声问:“你说,我听听。”

  邓潮龇牙咧嘴我这腿疼得抽抽,低声道:“和女孩子拥抱四次嘛,我知道。”

  李铁柱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邓潮心说,不止我知道,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嘿嘿嘿……你管我怎么知道的,现在知道错了吧?”

  李铁柱单膝跪地:“大爷!我错了,求你别爆出去。”

  邓潮抹了抹脸上的汗:“那得看我的心情,我去,我这一脸的汗,你够狠的啊!”

  李铁柱:“这不是被逼急了吗?”

  邓潮:“光道歉不够,接下来的节目要对我言听计从,知道吗?我要是稍不满意,我就举报你。”

  李铁柱怂道:“没必要这样,潮哥,大家都是兄弟……”

  邓潮都气笑了:“你现在跟我谈兄弟了?刚才让我一字马的时候呢?”

  李铁柱就笑得腼腆:“那不是不知道你有我把柄么。”

  邓潮:“合着还是没啥兄弟情!”

  李铁柱:“我这人没啥长处,就是老实。”

  最终,邓潮还是放过了李铁柱,不然的话节目没法往下录了。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李铁柱必须听他的,李铁柱选择了怂。

  而后,潮哥又骚了起来,在鹿哈尼休息的时候,叫道:“儿子,来……穿越障碍物。”

  说着潮哥就分开了腿,他曾演过鹿哈尼的爸爸,所以两人经常在节目里父子相称。

  鹿哈尼最开始是拒绝的,但架不住邓潮满脸期待,就蹲下滑过去从潮哥胯下钻了过去。

  邓潮:“可以啊!非常漂亮。”

  鹿哈尼:“心情有点复杂,有一种被侮辱了但又被表扬了的感觉。”

  大家笑起来。

  邓潮又怕播出去被人以为是侮辱晚辈,准备钻别人,但辰艺和颜奇都不敢,于是,邓潮看向了李铁柱:“腿分开,我来钻一个。”

  李铁柱刚啊,大长腿直接一分:“来啊!”

  邓潮钻了过去,又让颜奇和陈赤赤钻他,两次被撞倒,尾椎骨连摔两次,疼得大喊大叫。但他还是坚持叫李铁柱:“铁柱,来,你来钻一个。”

  李铁柱:“我第四个对吧?你的秘密任务该不会是这个吧?”

  邓潮:“你先举报,举报不是的话,再钻怎么样?”

  李铁柱想了想:“那我直接钻吧,你岔开一点。”

  李铁柱蹲着滑过去,

  鹿哈尼:“柱哥,直接上去给个头槌!”

  吓得邓潮一缩。

  李铁柱没头槌,勉强钻过去,没有让邓潮的尾椎骨收到第三次重击。

  邓潮大笑:“哈哈哈!李铁柱可以啊。”

  鹿哈尼直接捂嘴:“喔!!!”

  陈赤赤笑容僵硬了,目瞪口呆:“来真的?”

  两个新人更是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潮哥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已经来不及了。

  刚钻过去的李铁柱瞬间转身,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一把按住还没来得及合拢腿的潮哥,往下稍微一压,又劈叉了,潮哥使不上力,两条腿都在剧烈颤抖。

  潮哥:“嘶啊啊啊!柱哥,柱哥,你手下留情……”

  李铁柱:“潮哥,都说了,逼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你看是商量商量?还是直接一字马?”

  鹿哈尼和陈赤赤大吼:“直接一字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