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土味巨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一个行走的囧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xlewe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抽乌龟的纸牌游戏很有意思,最后剩下何灵、徐山争和黄三石三位中年油腻男的对决,最后徐山争输了,就这,他还放言下一把谁输了就洗头。

  大家一看他头顶的发量,顿时笑喷。

  冷芭更是笑得咳嗽。

  徐山争说:“不是一般的洗哦,是那种像发廊一样干洗,做一个头部按摩。你带着这个害怕的心理去抽,那气氛就不一样了。”

  何灵:“有点儿意思。”

  李铁柱从课本里抬起头:“山争哥,有个词叫作茧自缚。”

  徐山争:“我刚输了,下一把绝对不是我。”

  李铁柱:“大家会让你爱上洗头的。”

  徐山争:“嗯?如果是我的话,那就不是洗头发,是洗头皮。”

  黄三石贱贱道:“我好奇徐山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看来他对洗头有很深的感情,毕竟,上一次洗头应该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

  徐山争摸着胡子做深思状。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就用洗头做赌注,还要求李铁柱一起来玩,人多才好玩。

  李铁柱只好放下课本,坐到冷芭旁边,等着何老师发牌。

  李铁柱悄悄问冷芭:“你怎么咳嗽了?”

  冷芭:“下午下水可能着凉了吧,小问题,我带了药的。”

  新一轮抽乌龟游戏开始,徐山争第一个走,一脸嘚瑟。

  李铁柱说:“山争哥第一个走了,果然是他洗头。”

  徐山争:“我赢了!你们继续!”

  何灵也假装放下牌道:“那么徐山争老师,你是想要谁为你服务呢?”

  徐山争脸成了囧字:“你们……不能这样欺负客人!”

  玩笑过后,比赛继续,最后黄三石输了。

  黄三石刚自己洗过头,所以一本正经道:“由于我已经洗过头了,所以,我把这个特权转给一个非常想要洗头服务的人。”

  徐山争表情瞬间不对劲了,有种不好的预感。

  黄三石问过大家意见后,看向徐山争。

  徐山争吓得摇头。

  李铁柱直接起身去了卫生间。

  黄三石:“我转授给你。”

  徐山争倔强摇头:“不!对方同意才可以转授。”

  黄三石:“大家投票表决,同意的举手。”

  全票通过。

  徐山争:“你们同意没有用,我这个当事人不同意。”

  黄三石:“你接受嘛,你还……噗!”

  只见,李铁柱拿着浴巾直接往徐山争身上一罩,系上。

  徐山争懵了:“哎哎?干什么?”

  李铁柱:“你聊你的,蘑菇屋三号技师为你服务,我叫托尼。”

  徐山争:“我说我不洗。”

  吧嗒。

  一坨洗发露拍在了徐山争头顶上。

  徐山争都呆了。

  众人笑得摔倒在榻榻米上,冷芭又笑得咳嗽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黄三石笑够了问:“争子,听我的,接受洗头服务嘛。”

  徐山争怒道:“我都洗上了,接不接受还有什么区别吗?”

  李铁柱在徐山争头上抹了几下,嘀咕道:“你这不起泡泡啊!”

  徐山争:“随便洗两下得了。”

  李铁柱:“那不行,洗个头泡泡都没有,显得我很不专业。有了!”

  守着,李铁柱把洗发露按在徐山争胡子上,搓了两下就起了好多泡泡,然后搂出来放到头上。

  王辉和黄三石笑得大肚子甩来甩去,何灵接了一盆水来,笑得边走边洒。

  徐山争莫名其妙道:“这一局我是赢了的,为什么受到惩罚的是我?而且,没有人问我意见,还有个憨憨,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就给我洗上了。”

  节目播放到这里的时候,弹幕也开始了狂欢:

  “李铁柱真敢上手啊!”

  “这世上还有他不敢干的事儿?拿冰棍的还在旁边呢。”

  “黄三石也被李铁柱组团抢过。”

  “王辉被李铁柱骑车摔过,《心花怒放》片花里看到的。”

  “除了何老师,都被欺负过。”

  “你们没发现徐山争表情很不自然吗?”

  “徐大头真的很尴尬了。”

  “不得不说,这头洗得很有笑果!”

  “在胡子上搓泡泡这几下,就很精髓……”

  徐山争圆脸上的五官扭曲,保持着囧字造型:“我都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用上洗发水……”

  李铁柱:“那你平时用啥洗?”

  徐山争:“洗面奶啊,从脸洗到后脑勺。在超市的时候,路过洗发水专区的时候,我内心都会涌出一个想法……这玩意儿没有存在的必要!”

  李铁柱:“我认识一个用洗发水洗洗脸的,现在又认识一个用洗面奶洗头的了。”

  徐山争:“是你那经纪人吧?我跟你说我特羡慕他……”

  何灵突然问:“铁柱,手感怎么样?”

  李铁柱:“就很神奇!我就从来没洗过光头,感觉跟洗茶叶蛋一样……”

  徐山争:“有这么大颗的茶叶蛋吗?鸵鸟茶叶蛋?”

  众人又是一阵爆笑。

  李铁柱严肃地给他清洗了胡子和脑袋,然后拿出一张干毛巾,左右拉车给他脑袋擦干。

  徐山争:“你这是在抛光吗?”

  李铁柱:“是的呢,请问客人需要打蜡吗?”

  徐山争:“……”

  洗完后,李铁柱问:“最后一个问题,请问客人您办卡吗?”

  徐山争:“办什么卡?洗茶叶蛋的VIP卡?”

  接下来抽乌龟游戏继续,李铁柱没完,去外面给大家准备夜宵去了。

  这一轮,徐山争和黄三石模仿小H和小O,表演结束时,大家献上掌声,然后李铁柱就用托盘端着夜宵进来了,一人一小碗葱油面。

  晚了一大晚上,大家也都饿了。

  徐山争吃着面突然抬头:“不对啊!为什么冷芭的夜宵是个梨?”

  李铁柱端着盆,蹲着吃面,说:“她着凉了嗓子不舒服,给她蒸了个冰糖雪梨,怎么了?”

  徐山争:“如果我嗓子不舒服的话……”

  李铁柱:“六块钱一个梨,可贵了,这是蘑菇屋最后的六块钱。”

  何灵翻译道:“意思就是,徐山争老师您不配吃这么贵的夜宵。”

  徐山争:“噢……可是,我看着挺好吃的样子。”

  冷芭默默喝着雪梨汤,甜在心里。

  大家吃完面,电话又响了,是明天的客人打来的电话。

  徐山争就近接起电话:“嚎啊呦?”

  大家奇怪地看过去。

  徐山争囧囧有神:“爷?为什么是讲英语?呼啊呦?他说他不能告诉我!你们谁来?”

  李铁柱自告奋勇接过电话:“嚎呕鹅嘚啊哟?哎姆饭,三克油按得哟?”

  一串川味英语直接给对方干笑了,对方也来了句川味英语:“嚎嘟哟嘟?哎姆饭土!”

  李铁柱就对大家说:“是个西川人。”

  电话里道:“哎姆哪特西川人……”

  李铁柱:“瓦特菜呦点?”

  何灵憋着笑:“你开免提吧,我们一起听听。”

  李铁柱放下电话:“免提是哪一个?”

  何灵:“你已经挂了。”

  李铁柱就对电话说:“哟再打一个过来,普利斯。”

  一会儿电话又响了,直接免提。

  对方,一口外国腔中文:“我要点芋儿烧鸡和豆瓣鲫鱼。”

  何灵:“啊!我知道是谁了。”

  电话里:“不,你不知道。”

  李铁柱:“拜拜。”

  嘟!

  另一边,张小杰一脸懵:“挂得这么果断吗?”

  蘑菇屋众人也开始洗漱休息了,李铁柱给女士的小房间铺上被子,冷芭住了进去,两人言语间很礼貌,但眼神也稍微交流了一下,毕竟默契十足。

  “铁柱,谢谢你的冰糖雪梨,我嗓子好多了。”

  “不用客气,冷芭姐,你早点休息吧。”

  “你也是。”

  “晚安。”

  “晚安。”

  回到男士的大通铺房间,李铁柱上床睡觉。

  徐山争说:“李铁柱,你用什么洗发水给我洗的?我怎么现在脑袋还凉悠悠的?”

  李铁柱:“冷酸灵。”

  徐山争垂死病中惊坐起:“真的?”

  李铁柱:“假的!我关灯了。”

  至此,蘑菇屋第二季第一期正式结束,效果非常不错,李铁柱的加盟给蘑菇屋带来了新变化。最主要的一点在于,他不像彭彭那样小透明,他真的敢说敢干,就算是徐山争这种大佬也敢直接上手,这就很好。

  此外,萝卜、狗剩和虎妞三只新的小动物,也给节目效果增色不小。

  这期节目播出后,收视率直接爆表,暂列综艺节目收视率第一。

  蘑菇屋里,大家都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萝卜盘踞在李铁柱枕头边上假寐,李铁柱手机收到信息。

  被圈养的猫:“我准备在公寓阳台弄两个小秋千。”

  养猫人:“要我帮忙吗?”

  被圈养的猫:“不用,我能搞定。晚安狗剩。”

  养猫人:“晚安虎妞。”

  ……

  第二天一早,徐山争起得很早,但还有更早的,李铁柱已经在院里劈柴了。

  “铁柱,你几点起来的?”

  “六点半啊。”

  “可以啊,早上吃什么?对了,你们钱花光了是吗?那个梨!”

  “是啊。”

  徐山争就得意起来:“哈哈哈!我有钱,我出去自己买吃的去,不给你们吃!”

  李铁柱:“呃……你出门要小心。”

  “小心啥?”

  “村里养了很多狗。”

  “我会怕狗?”

  “不,我的意思是……”

  徐山争直接在柴堆里找了根木棍,拿在手上:“我练过的!哈哈,买早餐去,不给你们吃,嘿嘿嘿……”

  直到徐山争走远了,李铁柱才喃喃道:“确实没钱买食物,但还有昨天的面和蛋啊……再说了,昨天早上我就问了一遍了,村里没有卖早餐的。”

  徐山争在村里一通转悠,到处去问哪儿有卖早餐的,最后一无所获。

  肚子咕咕叫,徐山争在一个小卖部买了一包小完能干脆面,一边吃着一边走回蘑菇屋:“嘿嘿!回去馋你们!还吓唬我说村里有狗,这些狗都是小宠物狗,又不咬人……呃……”

  吧唧。

  徐山争踩地雷了,低头一看,表情扭曲眼神郁闷。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李铁柱说村里养了很多狗是什么意思了。

  在路边的草地上擦了鞋底,徐山争气鼓鼓走回蘑菇屋,推开院门的那一刻,他气得整个人都方了。

  只见,李铁柱、冷芭、黄三石、何灵和王辉五个人,坐在凉棚里吃着香喷喷的煎蛋面,桌上还放着昨晚剩菜炒的三碟码子。

  徐山争手里的半包干脆面,瞬间就不香了。

  节目组后期很给力,直接给徐山争的脑袋P成了方形,活脱脱一个行走的囧字。

  他气哼哼走到屋檐下坐着,生闷气。

  李铁柱喊道:“山争哥,你过来坐!”

  徐山争吃了一口干脆面,不香:“我不!我不是嗟来之食!”

  李铁柱:“不是!你坐那是燕子巢下,燕子容易拉屎。”

  徐山争:“不可能这么巧……呃……”

  一时间,整个蘑菇屋都禁止了。

  PS:

  感谢我本花间盗的13000打赏和月票若干,还有其他诸位的打赏和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